悠然:從英國政客被拒看時局大勢

2017-10-19
悠然
資深時事評論員
 
AAA

444.png

近日中英有一次小規模的外交,本是小事情,卻反映了大格局的改變,香港是英國昔日的殖民地,是今天中國的特別行政區,世局此消彼長,港人不得不深思。

事件是這樣的,英國保守黨人權委員會副主席羅哲斯(Benedict Rogers)被香港拒入境。英國外長約翰(Boris Johnson)發表聲明要求香港及中國政府解釋,而英國的大哥美國也來湊熱鬧,國會及行政當局中國委員會(CECC)共同主席、共和黨眾議員史密斯(Chris Smith)譴責香港及北京當局禁止羅哲斯訪港。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回應簡單有力,也意味深長:「允許誰入境,不允許誰入境,是中國的主權。」

羅哲斯為什麼來不了香港?這應和他揚言要到香港監獄探視正在服刑的激進反對派人士有關。但如果我們只把它當作一場外交小風波,卻是大錯特錯。

如果我們還記得今年七月,外交部發言人陸慷的一番話,那就會豁然開朗,他說:「《中英聯合聲明》作為一個歷史檔,不再具有任何現實意義,對中國中央政府對香港特區的管理也不具備任何約束力…..英方對回歸後的香港無主權、無治權,無監督權。希望上述人士認清現實。」

中國抬頭 外交態度亦趨強硬

陸慷的話還引發一波《中英聯合聲明》「失效」爭論。事實上,如果我們細看《中英聯合聲明》有關香港回歸後如何管治的問題,是第三條的中方單獨聲明,而非中英的聯合聲明,即早在1984年,中方已認為「英方對回歸後的香港無主權、無治權,無監督權。」陸慷的說法不過在三十多年後,把話再說一次而已。

今天,羅哲斯被拒入境,是中國把陸慷的話用行動表達出來,是一個重要的外交表態,也表明中國的外交政策轉向強勢,不會再對曾經的日不落帝國假以顏色。究其原因,是中國的外交戰略在習近平治下呈現翻天覆地的變化,從「韜光養晦」到「有所作為」,從釣魚島巡邏到南海造島,再到「一帶一路」,並在今年主動提出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貢獻中國智慧和中國方案,四面出擊,目不暇給。

另一邊廂,曾是世界一流強國的英國在過去一百年衰落頗速,去年的自殺式脫歐,更是宣告它從二流向三流邁進,處境尷尬。今天的英國已沒有本錢和中國爭鬥,外長約翰遜只能表個態,向國民交代一下而已,正是心有餘而力不足。今天的中國已大可以完全不在乎英國的態度,中國在乎的是英國的小動作有沒有損及中國的利益,所以林鄭說的「不排除拒彭定康入境」,看來也不一定是官話。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整份《中英聯合聲明》,從沒提過中英任何一方若是違背聲明,將需承擔什麼責任或任何後果。既然如此,侯俊偉所提及的「約束力」、「嚴重後果」,究竟又是從何談起?

    陳凱文  2019-07-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