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伯光:讀體育有出路

2017-12-19
鍾伯光
香港浸會大學體育學系教授
 
AAA

SPORT.jpg
體院精英運動員培訓情況。(大公報資料圖片)

在我讀中學那個年代,玩運動被視為沒出息,喜歡踢波,便被標籤為波牛。到了我向同學和老師說打算讀體育,他們都異口同聲說:「讀體育冇出路」。

被瞧不起的體育系

到我真的決定參加當年台灣在港的大學聯合招生考試,我揀選了師範大學的體育系為首個入讀志願,但最終我被第二個志願的教育心理系錄取了,原因不是入體育系的分數不夠高,而是那年體育系沒有任何名額給予香港考生。因此,當我到了師範大學報到那天,已經決心申請由教育心理系轉到體育系。以收生成績,教育心理系比體育系的高,所以轉入體育系沒有困難,但在教育系迎新(當時還未確定轉系的結果)那天,學系上的師姐知道我已經申請轉讀體育系時,很不高興地對我說:「為什麼你要轉往一個垃圾系,難道你不知道我們的學系是多麼難考上的嗎?」當我聽到「垃圾」兩個字當然很生氣,但要知道在別的系一些同學眼中,體育根本就跟垃圾扯上關係,從那刻起我明白到要不被人看不起,便要自強不息,把自己喜歡的體育的形象提升。

今天,讀體育有出息和出路,就以我們浸會大學的體育及康樂管理課程為例,每年畢業生都不難找到工作,而且工資比很多其他學科的畢業生要高,以去年為例,我們的畢業生第一份工作的工資,在浸會大學各個學科畢業生工資的總排名佔第二位。當畢業生有出路,自然受到高中生歡迎,在過去5年,我們這個體育及康樂管理課程,在大學聯合招生多個不同學科課程中,排名前五位,屬最多人競爭的課程,這代表申請入讀學生的人數和該課程名額的比例。如果10年前告訴你體育有出路,你不會相信,但近5年,你不得不信,因為事實證明一切。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文章及圖片獲《灼見名家》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
  • 究竟我們應該怎樣加強年輕人的國家認同感?讓他們做一個頂天立地堂堂正正的中國人?我認為這是一個值得所有教育工作者,乃至整個社會一起深思的問題。

    林芸生  2021-09-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