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家健:選舉工程不能臨急抱佛腳

2017-12-29
朱家健
全國港澳研究會香港特邀會員
 
AAA

vote1.jpg

雖然香港市民大都政治冷感,不太認識選舉,但選舉權和被選權卻是公民權利,也是表達意見或選出賢能代議的途徑,與生活和政策息息相關。 

不計算屋苑互助委員會、大廈業主立案法團、街坊福利會和聯誼會,香港幾乎每隔年便出現與憲制有關的選舉 (含補選),這包括立法會選舉 (包括立法會主席選舉)、區議會選舉、村代表選舉、行政長官選舉、行政長官選委選舉,及剛舉行的港區人大選舉,如個別選舉的議員/代表因健康理由、精神行為、被判囚或宣佈破產、宣誓無效而被喪失資格、去世等原因,則亦要安排該議席的補選。 

莫做「忽然」政客辜負選民 

每逢選舉前夕,社會氣氛特別熱鬧,有人突然活躍,或在社交場合跳出來發言,又或報章評論版亦見到較多疑似候選人「忽然彈出」,「忽然關心社會」。關心社會原本是好事,但若然只是短暫的選舉工程,或只當為政綱的一部分,卻無以為繼,未能成為持續的承諾,則是辜負了選民。若平時鮮有發言,「忽然」增加了曝光,外界也會質疑個別人士的代表性和權威性。 

選舉過後,離下一屆選舉又是數年之隔,當選人或許可以「回復平靜」甚至沉默,奈何所競選崗位需要服務的民生範疇則不會停下來,仍需要有心人默默耕耘,致力出心出力和發聲,而頭頂著虛銜光環或享受議席酬酢的「沉寂政客」,雖然享受著榮銜的光環,卻並不是言正名順。或許有一天,真心服務的無冕建言獻策者,能夠在更合適的崗位繼續貢獻。 

選舉前,要勇往直前;選舉後,要承諾兌現。看似容易,但亦有政客是做不到的。很多政客擅於模仿,見到意見領袖或政治領袖開始某話題或政績,他又跟隨,但永遠是跟隨者甚至是鸚鵡,相反,意見領袖或政治領袖或已在沙場奔波多年,也已具備潛質、能力和經驗去擔當某些崗位,但成也選舉,敗也選舉,或不喜歡現時的選舉生態而不參選、不從政,選舉便成了成王敗寇的分水嶺。

當選舉猶如商業項目 

選舉工程不能臨急抱佛腳,平時不添香油,臨陣先求神庇護,其實是一種病態。但話說回來,現今選舉講求的是團隊,也要經費,參選人背後可以是一個團體,台前的只是代言人或是巨賈,而錢可以使得鬼推磨,設計印刷單張是錢,義工制服也要錢,傳媒招待會也是開支,選舉變成了商業項目似的,有項目經理人,有財政總監,團隊各自分工,只是,究竟這是一場長線投資,還是短線投機;而勝選或敗選後,是否如「售後服務」般堅持,為選民提供應有的增值服務。 

遺憾的是,政壇太多投機者,虞爾我詐。選舉完結後,近期仍將有多場其他的選舉。 

其實,選舉以外,也有提供可供服務社會的崗位,包括透過「半選舉」和推薦方式產生,然而,若所謂遴選,也只不過是「過過場」、「走流程」,或透過「拍膊頭」,這只會成為實幹派的門檻,不少有心有力者沒途徑進入建制,也是社會的損失。若然,能把具潛力和已展現能力的議政論政者受以公職或重任,寶劍出輎後有望轉化為社會的政治資源,將締造多贏。至於筆者,仍是不太熱衷選舉,也不臨急抱佛腳,只愛慢工出細貨,或許仍是一塊有待琢磨的寶玉。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光復香港、時代革命」這句口號,蘊含不同的歧義,給予參選人寛闊的詮釋空間。當然,選舉主任是否信納參選人的解釋,還是認為對方為求取得參選資格而玩「捉字虱」,可能才是參選人會否被DQ的關鍵。

    陳凱文  2019-1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