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歷山:浸大普通話風波之反思

2018-02-01
吳歷山
香江智匯主席
 
AAA

77a.jpg

浸大部分學生因反對校方把普通話能力列作畢業要求以及去年推出豁免試合格率低,採取「佔領」浸大語文中心8小時的行動,現場錄像曝光,這班學生粗口爛舌、對師長惡言相向的行為公諸於眾,震驚社會。

事後學生會會長劉子頎「道歉」後強調「對方有責任」、「無悔當日行為」,誠意欠奉、盛氣依然。

校方勒令暫時停學的除了劉子頎同學外,就是自稱「最出名」的中醫學生陳樂行,原來陳是「反普通話先鋒」,長期擔任支持以粤語教中文團體「港語學」的召集人,前年由他發起大學公投,才迫使浸大設立「豁免試」,因此他是「普通話事件」的始作俑者。

錢大康校長表示,根據早前拍攝的影片,學生的行為令老師受威脅和侮辱,違反了學生守則,根據浸大《學生紀律程序》10.1條,勒令兩位學生暫時停學、停考,直至紀律委員會既定程序完成。其實,學校的決定不必要有先例,只要符合條例,有根有據,不存在「未審先判」或「違反程序公義」。

按常理講,學生實習也是學習,停學期間陳同學前赴廣州中醫院實習,應屬違反學校的「勒令」行為。結果大家都知道,他不是被大學召回,而是經不住內地網民的「圍攻」,「落荒而逃」回香港。

陳樂行認知缺失咎由自取

令人費解的是,陳樂行既要反普通話,又要回內地接受普通話實習;既要帶頭「佔領」浸大文化中心,又以為可以神不知鬼不覺潛回內地學醫;既要發表「來得大陸多,心腸都惡毒了」這類挑釁性帖文,也要内地網民不要反擊⋯⋯,作為「學生領袖」,其言行不一、認知缺失,令人咋舌!

在內地,排斥普通話者,不只是「語言認同」問題, 更是「身份認同」和「國家認同」的問題,持這種觀念在網上不被痛打才怪。

事實上,全世界任何一個國家都不會排斥自己國家的共同語言。近年來,由於國家的強盛和發展,學習普通話成了世界的潮流。與世界潮流形成強烈對比的倒是回歸20年的香港!這與香港實施「新高中課程」有關,自從政府取消普通話作為選修課,令普通話的學習基本上停留在中三,原來普通話學習是中學熱帶動小學,現在轉變為小學熱、中學冷。如果大學再不重視普通話的入學和畢業要求,恐怕香港普通話學習將停滯不前甚至日漸式微。這與香港融入國家「一帶一路」和大灣區發展大勢背道而馳。

有個別教師認為:「同學不及格不代表不思進取,沒有學習興趣這對師生都是折磨」,所以主張取消普通話畢業要求,云云,這無疑是嚴重違反辦學理念的不負責任態度!試問,如果學生覺得對中、英、數沒有興趣,是否要取消中、英、數要求?大學要為社會作育英才,提高學生兩文三語的表達和溝通能力,是不可或缺的基本要求和教學原則。

提防黑手的挑撥搧動

近日,「普通話風波」在不停發酵和漫延。除了各大學學生會聯署聲援和抗議,還醖釀遊行、罷課,幾所大學校園「民主牆」更相繼出現比過往更加出位、惡毒的標語,如「錢大康我X你老母」、「擊殺輔導長XXX」⋯⋯。

這些標語也許不是出自同學之手,正如日前報紙引用陳樂行同學接到恐嚇信息,其中一條:「听讲你要到广卅中医药实习呀?我真系好期待你來广卅,我絕对让你体验下俾人打地满地搵牙既滋味」,帖文雖然是「簡體字」,但行文和口氣均以「港語」表達,值得分析,上述這些行為會否出自「黑勢力」的挑撥和搧動,這是社會各界不能不重視和高度警惕的。

 

文章原刊於2018年1月27日《信報》。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