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海澄:自決派前路該怎麼走?

2018-01-31
余海澄
公營機構公共事務顧問
 
AAA

DQ1.jpg

國家主席習近平去年來港,確切地表明國家的底線是不容許任何形式的分裂活動,主管港澳事務的官員亦多番強調自決與港獨本質上沒有分別,兩者同時鼓吹分離活動。但是,自決陣營以至整個泛民陣營卻對此毫不忌諱,以為可以蒙混過關。今次補選中,周庭被DQ絕對是對自決派的一個警號,若他們下一屆希望繼續成為尊貴的立法會議員,昂首踏進會議廳,就必須調整政治主張,否則將自取滅亡。 

放棄自決是為保存資源 

政治,從來都是資源再分配。泛民政黨資源較建制派緊絀是不爭的事實,如果他們無法進入議會,變相失去收入的重要泉源,最後無法延續民主運動。政治原則以外,所謂的民主自決,對自決派來說更是生存的問題。當然,他們也可以「輕輕的來,輕輕的走」,因為他們在進入議會前早已習慣一無所有,但是這對他們的政黨未來發展是好還是壞?他們心裡有數。 

分離活動不可能在經濟繁榮地區成功 

古今中外,要策動反抗或分離運動,必要條件是經濟不穩,人民生活困難,未能滿足三餐溫飽,迫不得已推翻政府。加泰隆尼亞人因不滿財政分配,年前舉行獨立公投。加泰地方政府未能成功獨立外,最終釀成一場暴力衝突,浪費民氣,與馬德里政府兩敗俱傷。相比之下,香港比加泰隆尼亞或西班牙的經濟繁榮,大部分人都過著安穩的生活。本港雖庫房年年「水浸」,在遵從一國兩制的規定下,中央政府從沒有要求香港上繳收入。若要香港人無端放棄安穩生活,推動自決,大多數市民根本不會支持。 

此外,香港人的處事方式和態度都是比較著重實際成果及講求效率,若更多人明白香港自決將得到加泰隆尼亞同一下場,自決運動可說是天方夜譚。 

放棄自決才能走得更遠 

觀乎自決派在議會的表現,他們其實鮮有將民主自決掛在口邊,因為他們深知這是難以付諸實行的行動。誠然,朱凱迪及姚松炎及其團隊熟悉本港政策,在議會中經常發現政府意圖蒙混過關的政策,使政府可以加以糾正,切實扮演監察者的角色。若果他們害怕放棄自決就失去選民支持,倒不如反思選民的支持是來自對議政能力的肯定,還是所謂的「自決」運動呢? 

既然自決在法律上及實際的社會經濟情況下均不可行,又超越中央底線,自決派應把握機會,放棄自決,踏上一條專業議政的道路,造福香港市民。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泛民會議召集人毛孟靜近日則在網上重貼一幅圖片,顯示她在2016年立法會選舉的宣傳易拉架,蘊含「香港自決」、「拒絕大陸化」的字眼,並質問政府「使唔使DQ埋我 (是否也要DQ她)」。那麼,究竟毛孟靜會否被DQ呢?

    陳凱文  2019-0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