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仲達:中梵大突破 建交在路上

2018-02-06
劉仲達
資深媒體人
 
AAA

vati1.jpg

中國和梵蒂岡關係出現大突破。路透社引述教廷高層稱,雙方已就內地主教任命這個棘手問題達成共識,可望數月內簽署框架協議。根據協議,梵蒂岡接受北京「自選自聖」的七名主教,並因此要求兩位受教廷認可及任命的「地下主教」讓位或轉任輔理主教。這似乎排除中梵建交一大障礙,但建交與否還涉及種種問題,包括中國社會穩定,協議如何運作,愛國會未來的角色及運作,天主教內部的反彈等等。

梵蒂岡是政教合一的天主教國家,控制教區主教的任命權。但中國六十年前開始實施「自選自聖」,並且成立中國天主教愛國會(簡稱愛國會),梵蒂岡由此長期與台灣保持外交關係。 

目前,內地天主教徒大約一千多萬,分裂為二:服從愛國會領導的「地上教會」及服從教宗領導的「地下教會」。有的主教獲雙方認可,有的則是受教宗絕罰處分,變成「非法主教」,如天主教主教團主席、昆明主教馬英林,汕頭教區主教黃炳章,閩東教區主教詹思祿等。

自2013年3月阿根廷出身的方濟各繼任教宗,對華友好,中梵不斷走近。2016年,中梵成立對話工作小組展開對話,歷時兩年終於傳出達成共識。

主教任命未解決 建交言之尚早

這是雙方妥協的結果,雖然地下教會公開化、地下主教受到政府承認,但顯然是梵蒂岡作出較大的讓步,北京「以我為主」,因此引來教廷內部的質疑。當中以香港教區榮譽主教陳日君反對最力,認為是「負賣教會」,並為此到梵蒂岡向教宗陳情,暗示有人蒙騙教宗。但教廷這次頂住壓力,並且狠狠打臉陳日君,發表聲明反駁暗批其言論混淆視聽。

應該說,這是中梵關係的大突破,但建交言之過早。首先,這項協議只是解決七名主教的問題,並沒有一次解決主教任命問題,因此只能說是試金石。協議如何運作,會否再起波瀾尚待觀察。

習近平執政之後高度重視國家安全,強調「天主教中國化」。他曾經表示,處理中國宗教關係,必須牢牢把握「堅持黨的領導、鞏固黨的執政地位、強化黨的執政基礎」這個根本,必須堅持政教分離。要堅決抵禦境外利用宗教進行滲透,防範宗教極端思想侵害。

北京不會放棄控制中國天主教

教廷也知道這個協議「仍像籠中鳥」,爭取「擴大鳥籠空間」,但注定無法實現。如果仍是「籠中鳥」,教廷內部反對聲音必然上升。

中方在主教任命一定要掌控絕對主導權,除非梵蒂岡願當「橡皮圖章」,不然很難形成任命模式。即使能夠達成,還面對重重問題,比如愛國會何去何從。北京強調「獨立自主自辦」,絕對不可能放棄愛國會;愛國會繼續存在,與教廷又是什麼關係呢?

越南與梵蒂岡已就主教任命達成共識,越南領導人也曾正式訪問梵蒂岡,但雙方迄未完成建交談判。北京「維穩」高於一切,與梵蒂岡改善關係,就主教任命問題進行溝通、妥協,可以提升國際形象,孤立台灣,但不會放棄對中國天主教的控制,不急於與梵蒂岡建交。試想想,假如建交後教宗訪華,萬人空巷,那還能夠「黨領導宗教」嗎?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大部分人都會以為香港對中國的貢獻只局限於經濟領域,並不知道原來新中國成立以來,香港在中國和其他國家建交過程中也扮演着一個特殊的角色。

    戴慶成  2019-04-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