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仁諺:日本對香港 誰家語言文化更靠譜?

2018-02-20
夏仁諺
學研社成員
 
AAA

osaka1.jpg

把香港和日本的語言文化比較,感覺做的人不多,但對向來哈日的港人來講,相信是個新鮮題目。

港日兩地,最妙的差異,無論文化和政策上,是香港多語並行,而日本永久單語──獨孤一味只使用日語。

根據語言百科全書Ethnologue之記錄,世界語言多達七千種以上,聯合國會員國約193個,把7,000除以193得出約數36,即大概平均每個國家/地區擁有36種語言。而且這計法假設一種話只能在一個地方被使用。實際上,很多語言跨越地區國界,由多個社會共享。比如德語流通於德國、奧地利、瑞士、盧森堡等多個國家地區,並非德國人專有。那即是說,平均每個國家/地區所用語言應該高於36種才是常態,多語並存才是世界社會語言使用的通則,一個地區社會所用語言種類愈少,愈是奇怪和不正常。

香港人以粵、英、普三語為主,加上印尼語、客家話、圍頭話、上海話、閩語、日韓語等數埋也只十來種語言,低於36種,已算有點怪,但還夠不上日本,因為在日本幾乎就只有日語一種語言流通着。

以下,讓我們先看香港的語言狀況,再看日本的情形吧!

粵語「快死論」並不準確

根據蘇與劉《從方言雜處到以廣府話為主》一文(見中國重要會議論文全文數據庫),大約在1949年,廣府話在香港雖然已相當強,但使用人口估計只有48.8%,而不是像今天那樣幾乎全民使用粵語。那麼,那時香港人怎樣講說話呢?

須知道在1949年其時,香港交通並不方便,新界人前往香港島如同過埠,收音機還未普及,免費粵語電視還未誕生,而香港主要人口是來自中國大陸的移民。因為大家的溝通對象只有自己的鄰居,大家講自家鄉音,也足夠日常生活。

及至1971年,經過六七事件、香港節、基礎教育普及、無線免費電視誕生等事件,香港人的主要語言才由方言雜處的境況轉移為以粵語為主。按蘇與劉資料顯示,1971年香港操粵語人口增至88.1%,粵語成為新一代香港人的共同母語。

夏仁諺是圍村子姪,村民講圍頭話,但因為家住市區,生活以廣東話為主,不會講圍頭話。由此可見,廣東話在上世紀70年代起強到無朋友,新界村民鄉音遭廣東話蠶食。

為此,雖然近年社會流行粵語快死論,但夏仁諺並不贊同。實情是,粵語強,而且強得令作為自己祖輩母語的圍頭話瀕危起來。當一個語言還被城中90%以上人口天天使用時,說這個語言快死,簡直是天方夜譚,不是嗎?

1997年,香港政府首次在施政報告提出兩文三語政策,認為香港人應該兼備良好中英文書寫能力,並能操粵英普三種語言,理據是保持香港人的世界競爭力,實用主義味濃,並非如今天港人所想那樣出於政治理由。其實,港人甚至沒有意識到,兩文三語政策首次讓粵語在香港的中心地位獲得官式的認可。

將「兩文三語」政治化並不合理

兩文三語政策的架構,是周詳慎密考慮的結果。首先,粵語是三語之首。粵語作為香港90%以上人口的母語和日常生活語言,肩負起團結市民的重任,特色是毋須在學校施教多數人口可以自行精通。至於英語和普通話,則是世界上兩種最大的通語,假如香港人兩語皆通,可望在經濟層面吸收世界上最多的生意和資金,又在文化層面上容許港人接收世界上最多的信息。

時至今日,社會反對普教中,搞保護粵語運動,大家早就把兩文三語政策的初衷忘得一乾二淨。香港人,沒有了工業、沒有了農業,只能從事金融業和服務業。如此經濟架構,意味着香港人必須具備多重語言能力,招徠外來投資者和客人。因此,1997年政府提出的兩文三語政策,至今仍然是香港必要的政策。

與香港相反,港人至愛的旅遊勝地日本,卻是個工農商業並重的國家,經濟平衡發展。日本人口一億,內需市場比香港大。一般日本人靠自己社區的內需市場和家傳工藝,已能謀生。這意味着日本人只須懂得日語,便能維持生計。這是日本社會單語文化的主要基礎。

311重創後日本急需脫離單語社會

然而,日本近年經濟走勢不好,特別農業受2011年福島核災影響受到極大打擊,這逼得日本人也得開始學習外語,借旅遊業振興地區經濟,而日本人重點學習的外語即包括韓語和普通話。由此可見,只要內需市場不濟,連日本人也得脫離單語社會行列。

無論如何,日本人學習外語,動搖不了日語於日本人社會中的地位。近期,夏仁諺留意到,日本人即使在網絡遊戲中,也桑前桑後的以敬語相稱,以此建立團隊合作關係,證明日本人的嚴密社會關係已然烙印在民族語言的語法和詞語之中。不能講好敬語,即無法在日本社會生存。據說,一個日本人,如果搞不清楚對方的身份地位,他就連跟對方交談也做不到,因為不知道身份,就不知該用何種程度的敬語說話。

港人應改善吸收外語的「毛病」

為此,日本人吸收西洋文化,不能直接以英語學習,因為英語不重視身份地位,講英語會讓日本人感到萬分之不自在。作為補救,日本人在自己語言中創建了片假名系統,把世界各地外來詞語音譯,變成自家詞彙。日本人對外來詞語態度開放。對於外來詞,日本人認為多多益善,但日語中的社會關係和敬語系統,萬萬不能更改!

日語既是為日本人社會度身訂造的語言,同時又吸盡了世界文化資源。對於外來詞語,日本人採用了馴化的方式來吸收,使其與日語同化。與此相對,香港人對於外來語,時而不加過濾直接吸收,造成歐化漢語毛病,時而死命抗拒,例如把普通話斥為匪語,拒絕接受。日本人對待外語的態度,值得香港人學習。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在教育中多滲透一些語言教學,我想對小朋友未來適應社會和更好的生存一定很實用,並不會因為推行普教中而打壓了當地文化,希望我們把眼光放得更遠,更長。 

    孫玲玲  2018-12-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