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暉:不要對「塗黑臉」太認真

2018-02-20
童暉
學研社研究員
 
AAA

BLACK.jpg

今年央視春晚節目竟惹來涉嫌歧視非洲人的非議,事緣在歌頌中非友好的小品中,有演員塗黑臉扮黑人,觸動了人們敏感的神經。

塗黑臉(black face)是指不是非裔的人把臉塗黑扮演黑人,在歐美,是一種歧視非洲人的做法。2016年美國有白人學生把臉塗黑,諷刺參加抗議當地警方針對黑人的遊行人士,她的學校隨即道歉。日本也曾有演員把臉塗黑,扮成美國黑人演員,引來批評。在過往,的確有人透過塗黑臉來表達歧視的意味,形成一種文化。其實類似的情形也發生在中國人身上,比如荷李活影星把眼皮貼成單的扮演中國人,也有人認為是諷刺中國人。人們有這種觀感,反映了一個事實,在歐美文化當道的今天,無論是非洲還是中國,在文化上都處於弱勢,確實受盡歧視,因而塗黑臉和貼單眼皮等扮演弱勢民族的事,都被視作不懷好意。事實上,不是塗黑臉和貼單眼皮這種行為有問題,而是對於這種行為的詮釋出了問題。

再舉一個例子,港人流行染髮,把原本黑色的頭髮染成金色,又是否歧視歐美人士呢?相信大家都不會這樣想,因為,在現實生活中,歐美文化處於強勢,崇洋媚外就有,何來歧視?把頭髮染成金色,只怕是羨慕人家的金髮碧眼。在性質上,塗黑臉、貼單眼皮、染金髮都是在外貌上模仿其他民族,然而人們對背後的意義卻有不同的詮釋,前二者是歧視,染金髮則是追求時髦,這只是反映了社會文化現象。

只想表達親善之意

歧視與親善只是一線之差,行為本身說明不了什麼,關鍵還在於行事者本身的意圖。歐美歧視非洲人的問題嚴重,因而塗黑臉已成為特別的意符,但不等於中國也是這樣的。正如某國食品廣告用了兒童扮演廚師,在本國效果良好,可是一旦到童工問題嚴重的國家播映,卻可能惹來非議。歐美塗黑臉有歧視的意圖,但中國人卻壓根沒這種想法,也就不是歧視。大家都知道,中國的國策是促進中非友好,表達親善唯恐不周,豈會在春晚節目中歧視非洲人呢?相信製作節目的團隊都沒有留意到歐美塗黑臉的文化,而只是想表達親善之意。有人用歐美的文化符號詮釋中國的文娛節目,也就很可能捉錯用神。

對於塗黑臉、貼單眼皮這類行為,大家不必過分較真。尤其是被模仿的弱勢民族,大可一笑置之,開懷一點,不必聲嘶力竭地責罵人家歧視自己,這充其量只顯示自己看不起自己,因而也常感到被歧視。模仿者是否歧視,是意圖問題,有時難以說得清,關鍵是自己不要當作一回事。這樣,即使對方是出於歧視,久而久之,也沒了這回事。

又如港人稱呼歐美人士為「鬼佬」,也很不雅,可是歐美人士卻不見得很介意,久而久之,這就變成一種親暱的稱呼。大家若不對於塗黑臉、貼單眼皮太肉緊,這些行為或許也可變成一種親善的意符。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