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迺強:外交無小事

2018-02-22
劉迺強
資深時事評論員
 
AAA

CHINA.jpg

未來好一段時期的國際關係新形勢,我和不少論者都稱之為新冷戰。

新冷戰的特徵


新舊冷戰的主要分別,在於今天中美關係,以至我國與歐洲列強關係,都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不是老死不相往來,更不是下下撕破臉皮。

相同的地方是,要是處理不好,冷戰可以隨時變成熱戰。而熱戰也不光是飛機大炮,而是全面對抗,有時甚至可以無硝煙地把敵人打敗、消滅。

我國於新冷戰時代的國際外交中,有幾點要突出:

首先,我們是大國,是發展中國家第一大國。於處事上,我們不但不能藏頭縮尾,許多時更要採取主動,並作為發展中國家的表率。我國不很習慣這個角色,有時候甚至不知所措。

這裏我們當然要照顧本國的本位利益,但也不能完全實用主義。大國的重要作用,就是要制訂規則,因而大國始終是需有她的理想,才能有效制定相關的規則和規範。

像特朗普的下下都堅持美國優先,這本身已失其大國風範,難以得國際上的尊重,成了孤家寡人。

其次,於當今形勢,中國基本上沒有非黑即白的朋友和敵人,中國與個別國家,於某些問題之上可能是合作關係,但於另外一些問題上,則可能是對抗關係;甚至在同一問題之上某時段是合作關係,某時段則是對抗關係。

於這錯縱複雜的國際形勢和關係中,我國要善於辨別形勢,分清時刻轉變的敵我關係,並進行精巧的縱橫捭閤。

我國政府同樣不很習慣這個角色,因而經常為國人所詬病。

新時代外交路線


我對我國外交系統有不同的評價。

首先,與軍方天生要對外辦演鷹派角色剛剛相反,外交系統一定要辦演鴿派,即便雙方交戰,也盡量維持溝通渠道。

其次,我國從建國至今,都奉行「外交無小事」的原則,由中央作決策,外交部,特別是前線的使領,都只是執行者,姿態強弱,並不是他們決定的,不應怪罪外交人員。

再其次,不但過去弱國無外交,再加上「韜光養晦」的指導思想,外交系統只能處處忍氣吞聲,並不存在缺鈣與否問題。

我國目前的外交體制底下,外交人員,只要求忠誠幹練,精通外語便可,當前的外交隊伍,完全勝任。

但是在新時代中,我國目前的外交體制已經不能適應,需要從頂層設計開始,從新規劃。「綱舉目張」,新時代外交路線定了,幹部和組織等問題的解決,很容易便水到渠成。

有一點我想特別指出的,就是我國缺了一個像美國國務卿那樣專注國際關係,並且能不停地飛來飛去縱橫捭闔,排難解紛的高規格人物。


這個人最好是國家副主席之一,最低級也應該是個國務委員,並且是國家安全委員會的重要成員,掌握內外全面信息,和國家政策方針,這樣才能取信於國際間,並且能作出正確的判斷,以及意見和建議。他應該有很大的授權,許多事情能直達最高領導,其意見建議得高度重視,很快作出決策。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文章及圖片獲《灼見名家》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
  • 團結香港基金邀請復旦大學中國研究院院長張維為教授來港出席「中華大講堂」,就解構中國模式背後的文化內涵,以及中國崛起對世界的重要意義發表演說。張維為教授預測中國將成為世界最大經濟體和最大消費市場,十年內中產階層將是美國人口兩倍,基本實現了全民醫保和養老,亦是可再生能源和新工業革命領跑者。

    中華大講堂  2019-0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