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風:區諾軒以本土騙選票

2018-03-07
 
AAA

au1.jpg
(香港電台資料圖片)

到今天,泛民的招牌已不再是品牌效應,特別是青年人,在青年人當中,更有不少人對所謂傳統泛民缺乏好感,因此,在今次立法會補選泛民初選中,傳統泛民政黨的參選人沒有一個成功,在泛民初選勝出的都是標榜本土的參選人,當然大家不敢提港獨,提倡本土,目的是要爭取青年人及存反共心態的選民的支持。

就算是後補的區諾軒,都自認為本土派,而事實泛民陣營也不敢找傳統泛民政黨的成員代替周庭,因怕不能取得青年選民的支持。區諾軒原本是民主黨成員,因為不高興民主黨仍堅持一國兩制,於是離開,與該黨畫清界線,走向本土自決,也與共產黨畫清界線,但他又怕與港獨連上關係,因如果被歸為港獨,政治前途就玩完。於是就標榜自己是本土,去吸引反中央的支持者。

區諾軒所表述的本土,其中一個重要的觀點是本土自決。而本土自決一直以來都並不能使人聽得懂的政治路線。如果本土自決是指任何香港事務,都是由香港自決,中央並沒有任何角色,那與港獨的觀點有什麼分別?但如果本土自決是某程度的自決,而中共仍有憲制角色,那與民主黨堅持的一國兩制,港人高度自治的立場又有什麼分別?那區諾軒講的本土,本土自決,是香港單一自決,還是香港尋找最大自治空間呢?筆者觀察,區諾軒的本土立場,只是功利考慮,並不是完整的政治路線。

說到底,本土派從沒一套如何帶領香港持續發展的政治觀點,既怕被打成港獨,又不服氣接受一國兩制,所謂本土,也只是撈取政治本錢的手段,目的是要騙取存有反共情緒的選民的支持。事實放在眼前,本土派包括區諾軒除了衝擊社會,製造社會不安外,有什麼工作及意見是令社會進步呢?更令人心傷的是不少青年人受到本土派的誤導,以身試法,入罪判監,前途盡毀。

今次立法會選舉,市面十分平淡,由於立法會的本土派在立法會宣誓就任議員時,為要標旗立異,結果玩死自己,更要社會付出代價,花費公帑進行補選。其實不少實事求事的香港市民都看在眼裡,厭倦政治人邁無目的的抗爭,所以對今次補選莫不關心,不願與激進本土政治人玩遊戲。如果區諾軒當選,立法會並不會提升議政質素,只會多一把嘈吵的聲音。

(港島區候選人尚有陳家珮、伍迪希和任亮憲)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上個月1125補選後,非建制派的矛頭亂指,連杜汶澤都可以成為被指責的對象,可以見到經過311及1125兩次補選後,非建制派內部都亂得一團糟。劉小麗李卓人團隊固然有問題,但劉信認為問題的根源全部源於一個組織:民主動力。

    劉信  2018-12-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