禇簡寧:立法會補選哪一方真正獲勝?

2018-03-16
褚簡寧
資深傳媒人
 
AAA

election.jpg

人們往往過分解讀選舉結果,選舉結果只是在一段特定時間內公眾情緒的反映。如果一個月後再舉行同樣的選舉,結果可能大相逕庭,關鍵在於公眾情緒受政治事件影響的程度。

大多數分析師和民意調查都曾預測希拉莉會在2016年美國總統選舉中獲勝。但最終特朗普勝出,震撼了美國以至全球。他贏得選舉的原因,是懂得如何利用部分搖擺州分的公眾情緒,主導這些情緒的主要是處於失業狀態的白人選民,他們要求在政治上改變自由主義的左派意識形態。

掌握選民情緒 特朗普勝希拉莉

特朗普形容這些人是「被遺忘的美國人」,將他們的憤怒轉變為忠於自己的選民基礎。然而,他的意外獲勝,只是2016年11月8日投票那天公眾情緒的反映。儘管票投特朗普的選民,至今大部分仍然擁護他,但這段時間已發生了很多事情。

特朗普不按牌理出牌、言語苛刻、半夜發推特(twitter)攻擊對手,讓許多美國人甚至和他同一陣線的共和黨人感到不安。公眾情緒已起了很大變化,許多人懷疑,如果再舉行一次總統選舉,特朗普還會勝出嗎?

補選各取兩席 雙方陣營未完勝


回到香港,我們又應該怎樣解讀周日立法會補選的結果?這次補選旨在填補四名被DQ(取消資格)議員的空缺。與梁振英時期相比,林鄭月娥出任特首,政治氣氛發生了戲劇性的變化,這些因素會不會影響公眾的情緒?

反對派為爭取重奪四個席位,已把同情因素計算在內。他們把這次選舉視為「事實上的全民公決」,指政府DQ了六名泛民立法會議員,又禁止香港眾志的周庭成為候選人;建制陣營也將這次補選定義為「捍衛法治,回歸理性」的選舉。

這次補選,泛民和建制陣營各贏得兩席,意味着雙方都未能充分地掌握公眾情緒。公眾不同意取消六名反對派議員的資格嗎?答案只能是「是」或「否」,泛民的區諾軒重奪了被DQ的香港眾志羅冠聰在港島區的議席;另一屬於泛民陣營的范國威,則重奪了被禠奪議員資格的梁頌恆在九龍東的議席。

公眾情緒支持建制陣營「捍衛法治,回歸理性」的呼籲嗎?答案自然也只可能「是」或「否」。儘管建制派的候選人不能擊敗區諾軒和范國威,但建制派的鄭泳舜在九龍西擊敗了被DQ的姚松炎,奪得因為游蕙禎被取消資格而騰出的席位。而建制派的謝偉銓也在功能組別擊敗司馬文,奪得姚松炎被DQ而空出來的席位。

結果不是永恆 分析選舉太簡單


這個結果說明,無論建制派或泛民,都沒有贏得真正勝利。然而選舉清楚表明,公眾情緒是變幻莫測的,意味着分析選舉結果充其量只是一門不精確的科學。評論者急於分析補選結果,當中不少人認為這是「民主運動」的衰落和對建制派「回歸理性」呼籲的回應。

他們大都基於以下兩點來分析:姚松炎的敗選,是反對派在地方補選的首次失利,建制陣營亦已打破了傳統上反對派對建制派55%:45%的得票比率。

不過,這樣看選舉結果未免太簡單了!不為其他,只因為建制派在補選中打破反對派得票55%:45%的傳統份額,並不意味着這是永久不變的定律;反對派首次在地區直選中落敗,也並不意味着「民主運動」的衰落。

周日的補選結果,只是當時公眾情緒的反映。很多政界人士和分析員事前都信心滿滿地預測,律政司司長鄭汝樺非法僭建引起的風波,以及DQ六名反對派議員,勢必令選民傾向投票給反對派候選人,但這兩件事不見得能夠左右選民投票的意向,事實上,在司馬文被揭發也有僭建問題後,公眾對鄭若樺的看法已有所轉變。

反對派在西九龍的失利,與姚松炎作為候選人「人氣」不足有關,大於選民對「民主運動」的熱情冷卻。鑑於姚松炎只是輸了約2,000票,未來很有可能由更強的反對派候選人重奪席位。

北京少干預香港 建制將蒙其利

「長毛」梁國雄及劉小麗就DQ案的上訴一旦失敗,將會有另一次補選。公眾情緒到時會不會轉變?沒有人知道。如果立法會最近修改議事規則後,運作得更加暢順;如果林鄭月娥能夠成功推動令人有良好觀感的事項,如果不同的政治陣營少些針鋒相對,公眾情緒可能會轉向建制。

然而,如果北京進一步加強對香港的控制;如果特區政府繼續針對反對派,禁止更多他們的候選人參選;如果人們認為北京變本加厲干預香港事務,令香港的自由不斷惡化,那麼公眾可能支持反對派候選人,藉此作出反彈。所有這些因素,都將對2020年立法會全面普選產生重大影響。

香港不像其他中國城市,她經過百多年英國殖民統治,習慣了沒有充分民主的自由社會這種生活方式,但現在共產黨的中央政府卻要下決心,確保這座城市的自由,不會被外國勢力利用來破壞國家。

我不禁想到周日在香港和北京這同一國家兩座城市同時發生,結果卻截然不同的兩次選舉。在香港,選民有全面的自由選舉他們想要的立法會議員;而在北京,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的「橡皮圖章」通過修改憲法,刪除習近平主席的任期限制。

香港與內地的這種差異,可能會導致本地居民的情緒發生巨大而不可預測的變化。如果北京不干預香港,建制陣營將蒙其利。如果北京重手干涉市民的日常生活,則受益的將是反對派。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文章及圖片獲《灼見名家》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
  • 上個月1125補選後,非建制派的矛頭亂指,連杜汶澤都可以成為被指責的對象,可以見到經過311及1125兩次補選後,非建制派內部都亂得一團糟。劉小麗李卓人團隊固然有問題,但劉信認為問題的根源全部源於一個組織:民主動力。

    劉信  2018-12-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