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易:選舉分析,更切忌「酸葡萄」

2018-04-06
路易
傳媒人
 
AAA

aaa.jpg

上一篇關於立法會補選的文章發布之後,同為思考香港撰稿人的陳凱文撰文《選舉分析,切忌摘櫻桃》專門批駁筆者觀點,認為文章立場先行,邏輯不通,為了證明自己的理論正確,故意隱瞞對自己結論不利的論點,犯了「摘櫻桃謬誤」。

本人很少專門為了某一篇文章而寫作回應,今日見陳生如此抬愛,鄙人甚為感動。但愛不能發電,也不能讓人忽略其文章中的失誤,不如我也禮尚往來,稍作回應。

首先,陳生質疑筆者對勝利的定義,說我只談九龍西的勝利,而對港島、新界東的落敗則避而不談。試問,如果建制以現有實力將整體得票率從「四六分」拉近到只差4%還不算是勝利的話,那我真不知道怎樣才算是勝利了。這就好比香港足球隊1:2輸給日本隊,你還說香港隊沒有勝利一樣。

當然,陳生也明白差距收窄了,於是他拿出2016補選的數據證明補選投票率必然遠低於大選,這跟政府的戰略沒關係。那我們就對比一下兩次選舉。

兩次選舉中,社會都有較重大的政治議題。2016是梁振英政策,本次則是反DQ。按殺傷力來講,梁政策是長期的,是溫水,DQ是直接的、即時的,是滾水,但2016補選的投票率超過今年3個百分點。兩次補選只隔兩年,選民人口結構、地區工作、政局變化都不大,社會的最大變量就是換了政府,這個事實應該不需要爭議。政治氣氛溫和理性,「情緒票」、「同情票」減少,難道與政府的「和解」、「休兵」的思維無關嗎?

文中還講到同樣是新界東補選,2016年周浩鼎跟泛民楊岳橋的差距,比今次鄧家彪差距少28,000票。

在下孤陋寡聞,的確是第一次聽說政治還可以像小學加減法一樣分析。2016補選,本土民主前線梁天琦拿到67,000票,得票率高達15%,大大分薄了楊的票數。而今年泛民只有范國威一人出戰,兩次選舉情況可謂大相徑庭,任何一個理性的人都應該清楚二者不可直接對比。

可能羅列數據顯得專業,陳生繼續列出了一系列數字。但他這次犯了前後矛盾的失誤。前面說補選不應和大選對比,講到陳家珮,他又拿出2016年大選建制派得票數與今次補選做對比,證明陳丟了票。足球教練搬龍門都不一定能搬的如此熟路。

liangmeiling_b854f659309c78a443eb858569b4b900.jpg

至於後面陳生再引用2007年葉劉補選的票數證明陳丟了票時,我無語了。根據香港統計處資料,2007年港島區總人口127萬,最新數據2017年港島區總人口123萬,少了4萬,絕對票數真的適合直接對比嗎?關公和秦瓊真的適合直接對戰嗎?

政治環境此一時彼一時,時時不同,所以政治與其他社會學科一樣很難用精准數據量化,真正想得出正確結論只能靠對社會氛圍的分析與對社會心理的揣摩。這也是為什麼近年多數選舉民調預測失準,從2015英國大選到特朗普爆冷,再到英國脫歐都是例證。

迷信數據或預設立場套用數據的結果很多時候不僅錯誤,甚至可笑。去年在內地,某航母級的互聯網影業公司通過數據分析發現《芳華》與《戰狼2》觀眾結構有很大差別,因為前者比後者的觀眾消費了更多熱飲。但他們忽略了一個重要事實,《芳華》12月上映,而《戰狼2》是7月。

當然很明顯,陳生並沒有看懂我整篇文章的邏輯,所以在文章末尾還在證明六席合併比分兩次補選的方案更有利於增加建制派的議席數量。其實這不用證明,大家都明白。但對建制派來講最重要的不是短期內如何增加議席數量,而是長遠上如何贏得更多選民的支持。對政府來說最重要的也不是這次補選的得失,而是長期如何控制社會氛圍,減少非理性的「情緒票」、「同情票」。

b06c85f3a84d40077f32315f57d3e10e.jpg

我不了解陳生的政治傾向,只是粗粗瀏覽了他的幾篇文章。從其中觀點比較鮮明的文章如《一地兩檢證明,和解只是幻想》和《林鄭不應低估港獨思潮》來看,想必也是對林鄭的「和解」、「休兵」路線頗有微詞。

誠然,一場選戰成敗因素頗多,但如果忽略社會氛圍這個重要因素和政府在營造社會氛圍中的角色,就很難得出正確的結論。

之所以寫這篇回應文章也是因為最近聽到了不少與陳生相似的意見。可能他們習慣了以強硬的方式解決問題,不信任所謂軟性處理。於是林鄭的「和解」政策帶來歷史突破,不免讓一些人「酸葡萄」心理發作,很不服氣。

筆者對林鄭及其管治團隊並無好惡,也不兜售任何理論,我只知道一切政治觀點必須面對現實。歷史和政治的複雜因素讓香港特首必須學會與「反對者」和平共處,在不觸及底線的情況下,必須尊重「反對者」的價值觀。一味強硬處理,很容易激化社會爭議,不利於特區管治,只有長期營造非對抗的社會氛圍才有希望爭取更多支持。我想北京的對港政策強調「長期」繁榮穩定也有此考慮。

我不奢求此類人士轉呔,只希望未來任何政治評論都可以建基在對社會氛圍的觀察,對社會心理的理解和邏輯上說得通的論據之上。立場先行的所謂分析,實在是多寫無益。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上個月1125補選後,非建制派的矛頭亂指,連杜汶澤都可以成為被指責的對象,可以見到經過311及1125兩次補選後,非建制派內部都亂得一團糟。劉小麗李卓人團隊固然有問題,但劉信認為問題的根源全部源於一個組織:民主動力。

    劉信  2018-12-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