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澤遠:中美關係面臨攤牌?

2018-04-09
 
AAA

55555.jpg

中國“兩會”(全國人大、全國政協年會)剛結束半個多月,中美突然拉開架勢要打一場“史詩級”的貿易戰,中美關係似有攤牌之勢。

中美建交近40年來,雙邊貿易額增長了230多倍,中美已經互為第一大貿易伙伴國。長期以來,經貿關係一直是中美關係的“壓艙石”。一旦雙方全面開打貿易戰,這個“壓艙石”可能不復存在,中美關係確實面臨翻船的風險。

這場突如其來的風波源於美國總統特朗普對中美巨額貿易逆差的不滿。早在競選總統時期,特朗普就多次揚言要糾正往屆美國政府在貿易問題上的無能和無力,他不能再讓中國等國家佔美國的便宜。當時很多人都把特朗普的表態當做競選語言,不料上任剛一年多的特朗普說幹真幹,對中國揮起了貿易制裁的大棒。

3月22日,美國政府宣布因知識產權侵權問題對中國商品徵收500億美元關稅,並實施投資限制;4月4日,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發布對中國輸美商品加徵25%的產品清單,4月5­日,特朗普要求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依據“301調查”,額外對1000億美元中國進口商品加徵關稅。

中國則以牙還牙,根據美國宣布徵稅的節奏發布相應的報復措施,中美貿易的前哨戰已經拉開帷幕。如果雙方公布的制裁與反制裁措施在6月份付諸實施,不僅中美經濟將受重創,世界經濟也將受到拖累。

可以肯定的是,中美貿易戰不可能僅僅限於經濟領域,還會向其他領域蔓延。中美之間在政治制度、意識形態和重大國際問題上原本就有很大差異,緊密的經貿關係是雙方和平共處的重要基礎。一旦這個基礎遭到破壞,其後果可能遠比經貿上的得失嚴重的多。盡管雙方目前都只是就事論事,似乎貿易戰就是貿易問題,但雙方暗地裡不可能不對貿易戰可能產生的其他後果進行預判和準備。

對中國來說,美國貿易制裁的矛頭直指中國高科技發展規劃,明擺著就是壓制中共十九大提出的2035年基本實現現代化的戰略目標;美國上月通過“台灣旅行法”,美台官方往來升溫明顯,美國甚至批准美國公司幫助台灣製造潛艇。這些都已超出經貿關係範疇,中國已“忍無可忍、退無可退”。

近幾天來,中國外交部、商務部和主流官媒集體上陣,高調指責美國單方面挑起貿易戰,並將美國的行動定性為單邊主義對全球多邊主義、保護主義對全球自由貿易的挑釁,強調將不惜任何代價,堅決回擊美國的“霸凌行徑”,其聲勢已不亞於一場戰前動員。

新華社前天(4月7日)發表文章說,與美國打貿易戰,中國完全有信心、有底氣、有能力,天時、地利、人和皆在中國這邊。中國擁有巨大的國內市場和發展潛力,為應對貿易摩擦提供了較大回旋餘地和廣闊空間。更重要的是,中國人民從來不信邪、不怕鬼,在風險和挑戰面前始終團結一心、同舟共濟。

人民日報社下屬的《環球時報》更發出“用打抗美援朝的意志打對美貿易戰”的呼籲。該報社評稱,今天的中國與美國打貿易戰,與60多年前打抗美援朝時候的中美力量對比已經完全不可同日而語。今天的中美貿易戰將不是美軍飛機大炮對中國志願軍“一把炒面一把雪”的戰鬥。北京有能力在每一場戰鬥中打痛華盛頓,讓美方蒙受與中國大致相同的損失。

相對中國輿論的同仇敵愾,美國輿論並沒有表現出一致支持政府對華展開貿易戰的跡象。但這是美國多元社會的常態,不等於美國政府扭轉中美貿易逆差的努力就“失道寡助”。相反,作為長期以來的“世界老大”,美國打貿易戰的籌碼不會比中國少。

無論如何,中美貿易戰沒有贏家是基本事實。在中美貿易戰可能全面升級,中美關係面臨攤牌風險的緊要關頭,好勇鬥狠只是策略而不應是結果。雙方領導層還是應該以大局為重,在局面失控之前坐下來談判,找到雙方都能接受的妥協方案。

而對於如何談判,無論商人出身的特朗普還是中國新選出的領導層,都有足夠的經驗。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文章原刊於《聯合早報》,本網獲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
  • 許多美國專家相信,拜登政府不會全面重置(reset)已嚴重惡化的美中關係;相反在現行的政治氛圍下,拜登政府更可能延用特朗普政府的一些對華手法和工具,但在氣候變化等一些領域會尋求合作機會,以讓自由落體的雙邊關係着地。

    2020-1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