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奕寧:父母助上車 幾時變「老奉」?

2018-06-11
林奕寧
自由撰稿人
 
AAA

OFFICE1.jpg

大家還記得玲姐嗎?前文《中年就業無限「耆」?》內談到的那位公司阿姐,剛入職時鬧出不少因代溝而起笑話。最近,玲姐又有新搞作!

「林小姐,Cat-fin有無幫人做基金?」某日,玲姐問我。

澄清返,Cat-fin其實叫Katherine,她是我的基金經理也是好朋友,名字一直被玲姐誤讀。

「當然有了,你也知道她是基金經理。」我冷冷地回應玲姐。心想每次Katherine來的時候,玲姐都借機斟茶遞水沖咖啡想偷聽投資建議,現在竟然敢扮嘢?

「不是呢,我是說遺產那些基金。我想成立自己的基金。」

我瞪大眼看著玲姐,難道她有幾百億身家?關於信託基金,那是名門望族的玩意,豈是我們平民所能接觸的?

「成立基金有沒有最少的金額?」玲姐在我無言的時候繼續追問,並道出事情的來龍去脈。

三十年來,玲姐憑著毅力與節儉的美德,捱出幾個細價物業作收租用,熱愛磚頭的她手持物業長線收租,她膝下有三名子女,大多進入成家立室之年。然而,玲姐怕自己離去後子女爭產或將物業賣掉套現,故希望成立信託基金管理資產,將租金收入和股票利息分派給子女。

「你前世欠了他們嗎?還為他們著想?你幾百億未開頭?」我氣憤地道,想起她的一身兒女債。

買樓贈兩女 兩女不領情

去年9月,我第一次接觸到玲姐的兒女債故事。當時她看中了一個市區舊樓單位,打算加按現有物業,套現為兩名女兒購入居所,持貨數年再套現為小兒子買樓。慈母出首期的故事也許聽得多,最神奇的是玲姐還代女兒供樓,眼見她左計右計,我勸說她道,五十多歲人背上兩個物業的按揭並不是輕鬆的事,叫她三思。事情最後戲劇性轉彎,大小姐和二小姐都說物業太舊,不喜歡,不會住。玲姐苦口婆心,勸女兒們先上車,日後再換理想居所。一家人吵起來,兩個女兒為防止媽媽買樓,實行經濟封鎖,不再交家用!

買樓的事告吹了,單位如今已升了80萬,玲姐一直耿耿於懷。

早一陣子,玲姐又重提將現有物業加按的事,今次更激,是付海外物業的尾數!一位連基本英文名也不會讀的阿姐,竟然手持一個澳洲物業。話說,大小姐早年和男友去了澳洲工作假期,喜歡當地生活,有意移民。玲姐一聽到此消息,馬上飛身買樓給女兒做嫁妝,業權與女兒聯名,如今,男友已成過去,澳洲物業卻要收樓找尾數。

「林小姐,你相熟的按揭中介阿Sim,介紹給我好嗎?」又要澄清,是Sam。

「你太衝動了,下次女兒去法國你又在巴黎置業嗎?」我說。

廿四孝母親 溺愛得過分

「林小姐,我是衝動,但你要明白呀,女兒嫁得風光,才不會被男家欺負。我很希望她嫁人安定下來,她年紀不輕了……」下刪一億萬字封建觀念煩音播放……不過,來一個煩音精華:原來玲姐自女兒出生,每年都用公司花紅買金,為她們結婚的金器作準備。金器一定要多,嫁得好好睇睇,她繼續煩音。

玲姐是一座古老石山,她讓我感動,但我更替她忿忿不平。很多個早上,她看起來很累,說原來昨晚三名子女按不同時間回家,七點八點十一點,她為三名子女分別弄了三次晚餐。他們沒說會回家吃晚飯,突然回來,我連忙要做飯,十一點吃完我再洗碗已是深夜……

雖說家家有本難唸的經,兒女債更是算不清,外人也不便評論太多,但原來直昇機父母到處都是,我直言玲姐對子女太溺愛,她承認,說:我年輕時很窮,現在能給他們的都會給。他們在街上吃飯沒營養,我能做飯一定會做,飯菜要即做即吃才好吃的……

富有的父母幫助子女置業,當是財富承傳或資產增值也勉強說得上去;經濟條件一般的父母為了子女而背上債務,卻未考慮到自己年齡已不輕,萬一健康出狀況誰來應付開支?最諷刺的是,子女視之為老馮並不領情,免費買樓給你竟然嫌三嫌四。玲姐連身後事都設計規劃,自己不在還擔心子女,真是養兒一百歲,長憂九十九都要改寫,應該是直昇機永恆盤旋。

玲姐還在糾結澳洲物業應否撻訂,因為大小姐已經淆底,男友沒了物業也再沒用,還抱怨玲姐讓她賠掉訂金。玲姐在糾結之時,請了一周假,說要去寺廟祈福。

「女兒與我不和,我要祈福,希望能化解。」她說。

「小心一點,不要被騙性交轉運。」我叮囑她。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調查發現,近六成受訪港人表示過去一年感到生活快樂,而港人三大新年願望依次是身體健康,家人開心及婚姻美滿。「上車」願望相對排得較後,只有7%受訪者視之為新年願望。

    2019-0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