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氣虹:特金會背後的中國利益

2018-06-11
 
AAA

80002.jpg

美國總統特朗普與朝鮮最高領袖金正恩6月12日在新加坡進行舉世矚目的會晤,會前一波三折,尤其近幾個星期各種傳聞不斷,包括傳出韓國總統文在寅,甚至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可能共聚獅城。

但中國在6月9日和10日舉行上海合作組織峰會,習近平得在青島接待俄羅斯總統普京今年(也是其新任期開始的)首次訪華,不可能趕來參與特金會,更何况來了有淪爲配角之虞。加上5月27日文在寅表示:“如果美朝首腦會晤成功,期待美朝韓三方首腦可以會晤來促進終戰宣言的達成”,引發了中國可能在特金會後被邊緣化的猜測。

本月4日,中共官方喉舌人民日報社旗下的《環球時報》針對文在寅的講話,發表題爲《沒有中國,半島終戰宣言無效!可隨時推翻》的評論文章,指出朝鮮戰爭(又稱韓戰)在1953年7月27日由同一陣營的朝鮮人民軍和中國人民志願軍,同敵對陣營、以美國爲首的聯合國軍隊簽署的《板門店停戰協定》,幷非和平條約。因此朝韓仍處于戰爭狀態,而停戰協定明確規定“各條款在未爲雙方共同接受的修正與增補,或未爲雙方政治級和平解决的適當協定中的規定所明確代替前,一直有效。”

由于中國參與制定停戰協定中包括劃分軍事分界綫的所有條款;如果沒有中國參與,美朝或美朝韓三方簽署的終戰宣言,無法從技術層面取代《停戰協定》,隨時可以被推翻。如果要簽和平條約,必須有中國代表參加並簽字才有效。所以,對于“半島終戰宣言,中國被爆出局”的猜想,《環》文霸氣地表示:“對不起,我們一直是局內人。”

學界對于1950年韓戰爆發原因長期有一種看法:金正恩的祖父金日成未知會毛澤東就發動南侵,導致美國出手援救李承晚政權而兵臨中朝邊界,中共被動被迫參戰。但近年來中國學者根據較新史料研究發現,中共雖未參與朝鮮戰爭的準備和爆發,也算是“部分知情者”。

張歷歷在《中國外交簡史》(1949—2014)中指出,中共中央早在1949年1月就考慮到美國直接出兵介入國共內戰的可能性,該年5月曾指示解放軍第二和第三野戰軍準備對付美國可能從東北亞方向的干涉。徐澤榮在《抗美援朝决策真解》中指出,中共早在韓戰爆發的半年前、即1950年初就調集七個師(8萬到9萬人)到東北, 幷在參戰的兩個月前就爲出兵制定了戰爭預算。中共主動干預韓戰有其自身目標——讓蘇聯協助解放軍迅速現代化及獲取蘇聯大量經濟援助。

中朝關係研究權威、華東師範大學歷史系教授沈志華,在其新書《最後的“天朝”:毛澤東、金日成與中朝關係(1945—1976)》中指出,由于斯大林爲避免蘇聯與美國直接交戰,只答應出動空軍穿上中國人民志願軍制服參戰,中國出兵“抗美援朝”付出了慘重傷亡代價,在社會主義陣營內部取得了對朝鮮問題的話語權和主動權。

但在戰爭期間,中朝兩國領導層就聯軍統一指揮權和朝鮮境內鐵路的管理問題,發生嚴重歧見和衝突,需要斯大林居中協調,在金日成心中種下陰影。停戰後,金日成開始整肅黨內异己派系,以鞏固其個人權力地位,1956年大量“延安派”幹部逃回中國,引起毛澤東强烈不滿。1959年中蘇關係破裂,金日成更利用中蘇關係惡化和緊張對立而左右逢源,兩頭獲利。

沈志華分析指出,毛澤東在處理中朝關係的出發點,表面上是基于世界革命的理念,內核却是中國傳統的中央王朝觀念,把朝鮮等周邊(尤其是東亞)國家視爲同一陣綫或聯盟中的被領導者,試圖打造一個革命的“天朝”;金日成一生奮鬥的目標,則是追求朝鮮的獨立地位和個人(及其家族)的專制統治。

因此,中朝之間存有潜在矛盾,時時發酵。冷戰時期爲了應對美國的圍堵,中國需要朝鮮成爲東北亞的戰略緩衝地帶,而朝鮮也需要中國成爲自己的“大後方”,但雙方關係始終處于若即若離的狀態。當中美關係緩和以後,中朝同盟關係在外交戰略層面就出現裂痕。在更深層次上,中朝關係和中蘇關係一樣存在社會主義國家關係的結構性弊病,即以國際共産主義運動中的黨際關係爲基礎,但這種特殊關係幷非現代國家的正常關係。

朝鮮從第二代領導人金正日開始核試驗計劃,幷把核設施部署在靠近中朝邊界,其實對中國的威脅更大;萬一發生核泄漏事件,必將危及中國東北三省的安全。因此中朝在朝核問題上的政策、立場是根本對立,中國政府反復要求朝鮮半島實現無核化。

特朗普認爲北京可以對平壤起到决定性主導作用,一再施壓要求中國對朝采取極限經濟制裁。金正恩因爲中國不停止對朝制裁,在去年10月中共十九大之前雖向習近平發出賀電,却全然沒提及中朝兩國友誼;11月中旬更拒絕會見到訪平壤的習近平特使——中共中央聯絡部部長宋濤。

去年12月2日,《環球時報》發表社評《中國盡力了,美朝出來混各還各的》,除了批評美韓軍演和全面對朝貿易禁運無助于緩解半島緊張局勢,也批評朝鮮開發核武器導致東北亞的地緣政治震蕩,威脅到中國東北地區的安全。

另一方面,中國國防部在11月26日稱,北部戰區第78集團軍在中朝邊境舉行了代號“嚴寒—2017”實戰演習,幷已進入“作戰實施階段”;12月4日,中國空軍出動戰機赴黃海進行訓練,目的是提高備戰能力。外界普遍認爲,中國軍事演習針對朝鮮的意味非常明顯。正是擔心陷入被美韓和中國兩面軍事打擊的困境,金正恩才在今年初借平昌冬奧會向韓國伸出橄欖枝,在朝核問題上突然轉向。

從中共與朝鮮勞動黨交往的歷史經驗來看,中朝兩黨兩國利益並非完全或高度重叠。金正恩上台後就處决與中國關係良好的姑父張成澤,其長期居住在澳門獲中國保護的同父异母兄長金正男在吉隆坡遭毒殺,使朝鮮領導層內親華勢力再度遭完全清除。

在確保國內無人能够威脅其統治地位後,金正恩在3月和4月兩度訪華,姿態謙卑地向習近平請教應對特朗普之道,獲得習近平的熱情款待,畢竟只要金家政權願意向北京俯首稱臣,美國勢力無法越過北緯三八度綫以北,最符合中國在東北亞的戰略利益。

文章原刊於《聯合早報》。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從中朝貿易統計數字看,聯合國不斷加碼的禁運對朝鮮的經濟打擊是很大的,特別是過去兩年的貿易額跌幅極大。因此,金正恩是很急於在特金會中取得成果,主要是希望除去禁運的緊㧜咒!而只有這樣朝鮮才有實現現代化發展的機會!

    劉佩瓊  2019-03-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