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金鋒:香港需要政治領袖學院培育人才

2018-08-20
郭金鋒
資深傳媒人
 
AAA

pp.png

新政府上任一年,專注在民生事務和盡全力解決土地和房屋問題,值得讚賞。但是回歸至今,以政務官為首的政治體系,輔以建制主導議會的政治現況,逐漸未能回應社會的新挑戰和形勢。年輕人在社交媒體主導了輿論,形成了長期的對立和不滿,致使不少好的政策都沒有人關注,反之,一些矛盾被無限放大。政制發展雖然未有明顯改進,但是香港依然需要一個穩健,有效和高層次的政治人才培訓制度,政府和民間應合力推動政治領袖學院,培育未來管治人才。

香港目前有不少院校都有政治及公共行政學科,也有碩士課程,吸引了不少公務員修讀。最近清華大學也在深圳開辦課程,主打香港政治人才培訓。但說到底,香港需要的是全方位的政治人才,既熟悉政策,也了解政府運作,同時也懂得社區和地方議題,以及如何跟媒體和居民打交道。而公務員政務官共有700多名,但剩下17多萬名公務員主要是負責執行政治領袖的理念和方案,未必是未來香港要求產生的領袖。故此,如何在700多萬人當中找出有能力又熟悉公共政策的人是關鍵。

筆者因此建議政府加快籌建公務員訓練學院,也鼓勵政黨集資,強化自身的政治培訓基地,然後由政府出資,為現有的立法會議員、區議員和社區主任提供政治領袖課程,讓大家認真讀一次政治及行政課,而不是單純參與選舉,而不知道政府怎樣制訂政策、如何處理民生議題和社區工作。政治工作,絕對不是單為一次選舉和贏得選票就完,領袖,需要懂得調動人手和資源去謀劃。

另一方面,政治領袖學院培訓出來的人才,應該與問責制和政務官系統接上,確保畢業生能有機會服務市民,為社會出一分力,也能夠透過實戰,把香港建設得更美好。不少年輕人畢業後投身了商界,因為不少大公司的薪酬較好,視野也更寬廣。但參考新加坡的做法,政黨會積極從商界吸納人才,提供培訓和選舉資源,讓在商界發揮不錯的人吸收到政治工作。如果香港也有這個旋轉門,把政治領袖學院作為一個中轉站,為未來的政治人才做好儲備,相信領袖和問責班子不會出現斷層。

有別於香港,新加坡政府和政黨早在高中就會物色表現優秀的年輕人,為他們提供獎學金出國學習,之後要求他們回國為人民服務。香港未來不能夠再單單依靠公務員治港,而是需要廣泛吸納人才,以五年作為基礎去物色未來的管治班底。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如果後年選舉,依然找不到各方認同的候選人,最終香港只會不停重覆過去二十多年的情況,商界的管不到政界,政界的管不到公務員,公務員的凌駕不到政治人物。

    趙婷  2019-12-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