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大鈞:不要輕言「我都成日冇記性」

2018-09-13
黃大鈞
網站《毛城城》總編輯
 
AAA
miss1.jpg
 
老父長居加拿大溫哥華,年初返港時,被診斷患有初期的認知障礙症,到上月於當地再由長者專科醫生,確認已惡化至中期認知障礙。
 
這個病由多年前稱為「老人痴呆」,之後有指對患者不敬而改為「腦退化」,再因腦退化實為另一病症再改為「認知障礙」。名稱雖然一改再改,可是治療這個病症的科技,並沒有一步又一步的改進。目前醫生可以處方的藥物,暫時都只能緩和病情惡化的速度,並未能將已經喪失認知能力回復過來。
 
情況就像男士脫髮,吃藥就只能減慢掉髮的速度,不能令頭髮再長出來一樣道理。但脫髪還可以戴假髮,甚至植髮。但腦袋有問題,沒有其他代替品可替補。
 
老父今年初開始服藥,但短短半年間情況不但未有緩和,更有快速惡化,作為兒子,除了感到憂心,其實也非常不忿。
 
不忿除了沒有早一點狠下心,推老父去找醫生檢查外,還有一眾親朋戚友的態度。
 
大約兩年多前,家母與筆者已開始發現老父的變化,除了短期記憶開始差,很多事說完便忘記。家人在談論最近發生的事物或新聞,完全沒有參與,就算以往關心內地一些政治新聞,也變得漠不關心。最壞是脾氣變得越來越暴躁,令家母照顧他倍感困難。
 
華人社會,男人多數愛面子,有多少人會像姜大衛般會承認「最鋒利的刀也有生銹的一日」。兩年前已開始叫老父去看醫生,他就是不肯。試過苦口婆心地勸告,試過講道理去討論,試過閙交,也試過激將法,通通不行。
 
本想找一些親友幫忙勸勸老父,而這些親友也不只三姑六婆,當中也有醫療專業人士在內。可是他們不但沒有幫手,還要輕鬆地說「唏,我自己都會成日唔記嘢啦,冇事嘅。」
 
可能這些親戚是出於善意,只是想安慰老父,但後果就是令老父延誤了診治。
 
所以奉勸大家,如果有年長親友記憶力開始退化,千萬不要看輕,應盡快勸其接受診斷。如證實有就盡快去治療,沒有得個安心也好。
 
最後要介紹房協在油麻地的長者安居資源中心,內裡有一個為認知障礙症長者而設計的示範單位,以便更好照顧他們。筆者早前到去參觀,確實對這個病認識多了很多。提提大家,去參觀前請先預約。
 
e1.jpg
e2.jpg
e3.jpg
e4.jpg
e5.jpg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每當看到新聞標題「逆子狠心賣樓棄母」或是「吞產個案創新高」時,不禁想到長者在經歷這些事件後所承受的壓力和創傷。如何預防發生侵吞財產個案?

    林芷楓   2018-09-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