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伯達:梁副主席寫的是寂寞和悲憤

2018-09-14
李伯達
媒體人
 
AAA

cy11.jpg

對於一位以政治為職志的人,在盛年之際被投閒置散,那是一件痛苦的事。前特首梁振英榮升全國政協副主席之後,本來已經失去舞台,泛民政黨、學者及傳媒仍就其UGL事件不斷狙擊,反而為他提供重返鎂光燈的良機,不但頻頻撰文和發律師信「回敬」,還計劃以眾籌集資討回公道。死咬「過氣政客」,低估對手之難纏,無功而返,民主派實乃愚不可及。

梁振英執政五年,是與民主派以及某些財團鬥爭的五年,結果兩敗俱傷,梁被迫放棄連任。雖獲安排為全國政協副主席,但壯志未酬,可以想像內心之鬱悶。本來不在其位,不謀其政,梁振英不適宜就香港內部事務指指點點,偏偏有兩大議題令其化身鍵盤戰士,找到舞台,一是港獨議題沉渣泛起,二是民主派繼續拿其UGL事件說事。

梁已卸任 再炒作UGL並無意義

所謂UGL事件,是指梁振英在二0一二年上任特首前,在與澳洲UGL公司的協議中,獲UGL支付四百萬英鎊的「分手費」,被指沒有申報涉嫌違規。此事由二0一四年開始發酵,民主派緊咬不放,甚至向廉政公署舉報。從戰術而言,民主派是成功的,儘管缺乏鐵證,儘管梁不斷解釋,但已「水洗不清」,狼狽不堪,形象受損,也成為其倉皇辭廟的原因之一。

本來已經達到目的,在梁振英卸任之後再炒作此事無意義,一般市民興趣也大減。中央安排梁振英擔任國家領導人,事先應該也作出全面評估,判斷梁不至於因此被起訴,換言之,梁已經穿上金剛罩鐵布衫。但民主派又發起「天下為公」計劃,又搞眾籌又到外國「求援」,要求英國國家打擊犯罪調查局(NCA)跟進UGL事件,一些評論員也繼續狙擊。

豈料這正提供梁振英「開闢戰場」的機會。別忘了寫政論、發律師信正是其強項,反正他現在已不是特首,沒有包袱,豁出去了。某個程度而言,梁副主席寫的不是文章,而是寂寞和悲憤,他愈戰愈勇,兵來將擋,土來水掩,將民主派搞得灰頭土臉。

民主派低估對手的韌性

尤其是NCA回覆,指有關指控發生在香港,於英國無違法行為,已停止調查UGL案,梁振英馬上發文,批評到英國舉報的民主黨立法會議員林卓廷等人對他的指控是「惡意大於常識」,揚言以牙還牙,研究在英國起訴林卓廷等人,又不排除會以眾籌方式「討個公道」。

民主派錯估形勢,不懂見好就收,低估了這位對手的韌性,折騰了一年多,不僅徒勞無功,反而處於下風,更讓參與眾籌的市民失望。相反,又為梁振英提供了舞台,令其師出有名,日日上新聞,重聚人氣,「洗刷清白」。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新政府上任超過一年,社會政治氣氛得以緩和,實在有賴林鄭月娥以包容及以對事不對人的施政作風,願意聆聽各方意見,令香港與仇恨政治越走越遠。如果泛民主派繼續狙擊梁振英這個稻草人,鼓動市民對他的仇恨,相信最終只會適得其反,賠上的是民主黨的聲譽。

    余海澄   2018-09-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