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man 姐姐:因為純粹的熱情而閱讀

2018-09-18
 
AAA

BOOK1.jpg

邱杰森《刻畫造音》

台灣的台北市立美術館於2018年7月21日至10月14日期間,有一展覽叫「跨越讀寫-藝術中的圖書生態學」,此展覽有數個重心,1)藝術家對讀者的觀察;2)書本身也是一件藝術品;3)書的分類也是一種藝術形式。

Carman姐姐於暑假參觀這個展覽時,也令我深深反思閱讀書本有時離不開「聽、說、讀、寫」的功利作用,而台灣的作家、藝術家卻將「書」及「閱讀」再推高一個層次,是一種超越讀寫的閱讀美學。

邱杰森、張致中及莫珊嵐利用了流聲機的喇叭、光影機的投影、3D打印的地景地境模型,將閱讀的文字變成實體、圖像,將視覺訊息轉為聲音,使參觀展覽的讀者們,以更多的感官去感受閱讀這回事,是另類的聽、另類的看、另類的觸摸。

BOOK2.jpg

張致中《來福槍》

其中,陳曉朋的展覽中有討論書寫這回事,他的展品「我真的好想變成一個作家!」,用最單調的灰底加深紫色的文字就能反映出作家的那種「好想」,從心底裡逼爆畫框的好想,這種是因為純料的熱情而書寫。

BOOK3.jpg

陳曉朋《我好想變成一個作家》

齊簡亦重新演繹1859年由Henry Bursill出版的《手影重重》這本書。由於書中本身的手勢和影子關係是不太準確。齊簡重新拍攝不同的手影,並將手影相錶上畫框,連同原書的書頁連續一幅幅地展示在牆,使書變成一種可閱讀的藝術品,大眾們邊走邊看牆上的新手影畫及舊書頁,就好像同時閱讀著兩本書、比較著兩本書的不同。

BOOK4.jpg

齊簡《手影重重》

最後,Duncan Mountford的「幽靈圖書館」是一個不可進入長廊,展覽中有一排排的書架,亦呈現了分類秩序,但這井然有序的圖書館經歷時代的轉換,因為閱讀風氣不盛行,也「幽靈化」了,甚至有些公共圖書館更被變賣了。

我發現自己能由單純的、喜歡閱讀的心出發,欣賞每個展覽作品的美,而不是單單在「讀書」。正如導覽書所說,有些人如同維吉尼亞•伍爾芙筆下的「真正的讀者」(true reader),因為純粹的熱情而閱讀。

 

童書會:良好的親子關係和閱讀習慣能讓兒童愉快成長,親子閱讀有助建立親子關係,繪本是開展閱讀的重要媒介。 

https://goo.gl/dWUqDT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筆者買書買了50年,藏書數以萬計,是時候放手了。這幾年一直在和「斷、捨、離」拔河,拉拉扯扯沒法處理掉一屋舊書,最近決定狠心切割。

    鄭明仁  2019-1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