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和:從麥難民、三和大神和月光族 看兩岸三地年輕人前景

2018-09-20
梁和
美資金融公司資訊科技總監
 
AAA

mc1.jpg

筆者最近與一些台北朋友和深圳朋友聊到,大家都對自身的就業前景感到有點迷茫。而回看最近新聞,發現在香港也有不少人租不起房子,或是只能租住劏房過活,這些地方只能堆一點私人東西,衣服要拿到街上的洗衣房去洗。而既悲慘的是,一些人竟然要睡在麥當勞的桌子上或椅子上度過晚上。這些人,甚至還有了一個共同的稱號,叫做「麥難民」,而香港的這種現象,甚至還被CNN及BBC等國際媒體報導。何以政府沒有能力為這些人安排居所,也沒有足夠的社福津貼給予他們?住在劏房的人何解輪候公屋的時間那麼長?

同樣地,深圳也有一些這樣的情況,三和大神一詞最近非常火爆,引起網民討論。只要大家上網查一查,就知道深圳發展迅速之際,還有一個破舊的一角,聚集了無數外省人打散工,只能一天吃幾口菜,住在木板上,活一天過一天。再看看對岸的台灣,年輕人的人工長期低迷,只要不到三萬台幣,卻要負擔日益增加的開銷,做一些兼職和合約工。基本上就是月底就淘光了薪金。

不論是經濟繁榮的香港、高速發展經濟的內地,還是經濟緩慢增長的台灣,都存在著同一個問題,就是社會經濟地位低下的階層,相對沒有知識或謀生能力,只能從事技術含量低的工作。政府需要想想,有了人工智能後的世界,類似問題只會越來越嚴重。外國評論員開始使用 useless class (無用階層),正正是指出未來社會技術含量低的工作都會被人工智能所取代。在可見的將來,只會有更多人負擔不起租金,越住越小,或是更多的三和大神出現,只能每天過著貧苦的日子。而經濟得不到發展,工種被取代,自然人工就停留在不到港幣一萬多元,無從建立事業。

兩岸三地的政府應該想想如何攜手推動區域經濟,創造內需,增如彼此的貿易往來。而且,極需要勞工部門提供轉型的課程和教育,讓剩餘的勞動人口能夠在新興行業找到工作機會。這不但可以解決就業問題,同時也重新帶動向上流動的機會。當各地政府大談創科之際,不要忽略了人們轉型的速度和步伐未必跟得上,需要時間去一步步調整。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