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忠平:美軍南海「自由橫行」動機及中國對策

2018-10-05
宋忠平
鳳凰衛視評論員
 
AAA

SHIP1.jpg

2018年9月30日,美國海軍「迪凱特」號導彈驅逐艦擅自進入中國南海有關島礁鄰近海域。中國海軍170艦迅即行動,依法依規對美艦進行識別查證,並予以警告驅離。

但在美軍眼裡,這艘中國軍艦是以「侵略性」動作靠近美軍艦,迫使美軍艦採取動作避免碰撞。美國太平洋艦隊發言人蒂姆·戈爾曼表示,一艘中國驅逐艦以「不安全、不專業的動作」靠近美軍「迪凱特」號導彈驅逐艦。中國軍艦進行了一系列越來越具有侵略性的動作,同時警告「迪凱特」號離開該海域。在美軍艦被迫採取動作避免碰撞之前,兩艘軍艦一度只相距41米。

對美軍的無禮行為,美軍的回應依舊是「自由航行」。此外,美國空軍的B-52戰略轟炸機近期已經多次飛臨南海領空,並美其名曰「自由飛行」。但無論是「自由航行」還是「自由飛行」,其本質都是「要對中國實現抵近偵察,並防止中國對海洋的過度開發」。

美國對海洋的重視程度達到了痴迷的境界,因為美國的發展要「靠海而生」,同時美國的全球霸權依舊要「靠海而生」。

在第一次世界大戰前後,美國對海洋的渴求是兩點,「自由」和「中立」,因為只有實現了海洋的「航行自由」,美國才能堂而皇之的實現全球貿易,也只有實現了「中立」的政策,才能與交戰多方國家做生意來大發戰爭財。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如果不是德國不開眼,妨礙了美國的這兩項權利,美國是不會最終捲入這場戰爭。同樣的道理也出現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德國和日本的極端粗暴行徑再次讓美國在全球的「自由航行權」遭到挑戰,美國再次被拉入到了這場戰爭中。

但一切變化是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美國強調的不僅再是「自由」和「中立」,還有「霸權」。

作為新興海洋強國的美國所倡導的海洋大國利益,不僅包括傳統的海運貿易、公海捕魚、海洋資源開發利用,還包括安全和軍事層面的利益,如海軍的全球機動、情報搜集、水道測量等,而且這種軍事利益對美國的重要性日益凸顯。第二次世界大戰後的一個顯著標誌就是,美國海軍力量空前強大,各類型航空母艦多達120多艘,軍事基地遍及全球。隨着「冷戰」的開始,美國對海洋的軍事利益訴求就更加多元化,尤其是美軍宣布要控制全球16條黃金水道就成為美蘇海洋爭霸的重要體現。

如果縱觀全球戰略布局,美國認為,地球表面的70%被海洋覆蓋,地球上80%的人口生活在沿海地區,全球貿易的90%要通過海洋運輸完成,因此,無論如何也要維持在全球水道上的控制權,而美國海軍的使命就是要維持、訓練並裝備一支「召之能戰、戰則必勝」的強大海軍力量用以維持霸權,維護美國的所謂「海洋自由」。如此一來,美國維持海洋霸權的借口就變身為冠名堂皇的「防止其他沿岸國家對海洋的過度開發」。這種借口也成為美國在各類國際海洋會議維護其自身利益,但損害絕大多數發展中國家利益的重要體現。比如,美國認為領海寬度應為3海里為宜,並且進入它國領海可以不予通報的「無害通過」;美國對《聯合國海洋法公約》中的200海里專屬經濟區也頗有微辭,認為威脅到了美國的全球海洋利益,導致其他國家的「過度開發」。對中國南海問題,美國枉顧歷史地認為中國有「過度開發」嫌疑,比如,將U型線範圍內劃定為歷史性水域,將其中的島礁認定為中國領土,並以此劃定領海、毗鄰區及專屬經濟區。此外,中國在南沙島礁進行必要的建設也成為美國口中的「過度開發」。同時,中國軍事力量,尤其是海空軍力量的長足進步,也是美國眼裡的另一種「過度開發」,會危及到美國在西太平洋的霸權利益。

為了維護海洋霸權利益,美國在涉及到各類國際海洋法中都會積極操控,同時美國也會利用國內相關法案積極配合,比如,卡特政府提出來的《自由航行法案》,列根政府發表的《美國海洋政策聲明》,老布殊政府的《國家安全指針49號文件》,克林頓政府的《總統決策指針/國家安全委員會32號文件》,等等,這些行政法令無不是為了防止它國的「過度海洋主張」。同時,為了配合這些法令的執行,美軍也揮舞了軍事大棒來保障其利益實施。僅在2000年到2011年期間,美軍就針對32個國家和地區進行了幾百次軍事宣示行動,以挑戰這些國家和地區的過度海洋主張。

最典型的宣示行動有兩次,一次是針對利比亞在錫德拉灣的所謂「過度海洋主張」,美軍通過三次軍事行動,最終迫使卡扎菲放棄其主張。另一次是針對蘇聯在黑海的所謂「過度海洋主張」,儘管蘇聯軍艦有意撞擊了美國軍艦來維權,但在隨後的談判中,蘇聯確定了美國可以「無害通過」其領海,也讓這次英雄的撞擊事件失去了應用的意義。

如今,美國以武力相威脅的手段同樣落在了中國南海區域,意圖利用「利比亞模式」和「黑海模式」來逼迫中國放棄對海洋的「過度開發」,來滿足美國在中國海附近的海洋霸權訴求。從1991年開始至今,美國幾乎每一年都會針對中國實施宣示挑戰,尤其是2000年後更是變本加厲,南海撞機事件、「無瑕」號事件、「迪凱特」號事件等等,這些都是美國不斷挑戰中國的具體表現。

中國在這個問題不會妥協,也沒有妥協的餘地,畢竟涉及到國家安全和軍事安全。但也要深刻認識到一點,那就是美軍會不斷加大挑釁力度,包括慫恿盟國和沿岸國一起來挑釁中國,許以共同利益來集體逼迫中國就範。

中國該怎麼辦?

中國愛好和平,渴望和平,不謀求與美國對抗,但中國不惹事,也不怕事,更不懼怕衝突和戰爭,尤其是外交上的強硬必須有軍事能力相配合,因此,解放軍要加大力度強化軍事能力和軍事鬥爭準備。習近平主席多次強調,「天下不太平」,樹欲靜而風不止,尤其這次又是類似「山竹」級別的超強颱風,解放軍面臨的嚴峻考驗也就可想而知,面對強大對手的解放軍必須具備更強大的軍人血性品質和敢打敢拼的犧牲精神。同時,解放軍要在中國的領海、毗鄰區等為美軍量身定製更多美軍所謂的「不安全區」,決不允許美軍「肆無忌憚、安全」地在中國這些敏感海域「自由橫行」,否則美軍安全了,中國不安全了。「在遠海遠洋,美不懼我,但在中國海內,我不懼美」,這就是中美軍事力量對比的基本判斷和共識。因此,在中國領海等核心區域就是要建立更多的美國「紅線區」,一旦挑戰這些底線,解放軍必然給予反擊,也只有守住底線才能維護國家尊嚴和國家利益,這一點不容置疑,也絕不能動搖。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