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順傑:大陸是民進黨的政治提款機

2018-10-22
 
AAA

te1.jpg

在台灣,政治上可以被一再消費,且可讓人從中榨取政治分數或利益的,通常會被戲稱為「政治提款機」——想用就提,用完再提,源源不絕。例如,獲總統蔡英文力挺的台北農產運銷公司總經理吳音寧,因其「靠爸族」形象,激起年輕世代的相對剝奪感,成為台北市長柯文哲和國民黨攻擊綠營的「提款機」。原本非建不可的深澳燃煤電廠因其潛在空污威脅,而成了國民黨新北市長參選人侯友宜打擊對手蘇貞昌的「提款機」。那麼民進黨的政治提款機呢?中國大陸。

何以見得?最近,身兼民進黨主席的蔡英文到台灣中南部縣市為黨籍首長候選人賣力輔選時,總會在演講壓軸提及對岸。在彰化替縣長魏明谷站台時,蔡英文直呼當地鄉親對「中國的威脅」最有感,因為前陣子鬧上國際新聞版面的「五星廟」碧雲禪寺讓彰化顏面無光,多虧魏明谷「守護主權」的魄力把廟拆了。她拜託選民把手中一票投給魏明谷,讓他有「更大的力量」守護台灣人的尊嚴。在故鄉屏東,蔡英文為爭取連任的縣長潘孟安造勢時,也提醒選民北京當局對台灣的種種打壓,並疾呼屏東鄉親「選擇民主、選擇尊嚴、選擇台灣」。

在選情原本十拿九穩,現卻陷入膠着的高雄市,蔡英文不但延續「投民進黨候選人等於不接受中國打壓」的論調,民進黨中央今天更準備大動員,在高雄舉辦「反并吞,護台灣」大遊行(雖然更大的原因是削弱台北喜樂島聯盟遊行的勢力),好向國際社會「表達我們對中國鴨霸行為的憤怒」。可見,每當選情或民調指標對民進黨不利時,綠營總會情不自禁地把中國大陸當做政治提款機不斷消費。

民進黨能如此屢試不爽,說明「反中牌」在台灣選舉,尤其在政治版塊綠大於藍的南部縣市不僅有市場,而且能奏效。即便是政治屬性不強的台北市,民進黨市長參選人姚文智也不惜賭上一把,全力將支持「兩岸一家親」的柯文哲打成親中派,甚至呼應美國作家葛特曼的質疑,指柯文哲與中共政權為虎作倀,從良心犯身上活摘器官。

然而,民進黨真能為了勝選而無止盡地把大陸當成政治提款機嗎?有評論認為,民進黨這一招已用了十餘年,隨着藍綠勢力消退,中間力量崛起,「反中牌」的邊際效用也快到了山窮水盡。再說,兩年前支持政黨輪替的「天然獨」世代,如今不但成了對蔡政府施政最不滿的階級,更是踴躍到對岸尋求發展機遇的「西進」族群,「反并吞」「護尊嚴」究竟還剩多大魅力,令人存疑。綠營若一心只想着躲在「反中牌」背後,轉移執政不佳的注意力,民進黨的問題最後恐怕還是無所遁形。

更何況,面對北京一波接着一波的強勢打壓,身為執政黨的民進黨不提出具體方略,反而號召民眾上街遊行,也着實讓人不解。這不禁令我聯想到去年底在台中舉行的反空污大遊行,抗議者要求當局減煤減碳排,作為主政者的市長林佳龍居然也現身遊行隊伍中高喊口號,氣得現場民眾怒嗆「解決問題才重要」。

另一方面,蔡英文不久前才剛承諾不貿然升高兩岸對抗,現卻又下令黨公職人員全力參與「反并吞」遊行,難道不是坐實了北京對民進黨說一套做一套的批評,同時限縮了蔡政府或民進黨未來在兩岸有所作為的空間?

政治提款機就像吐鈔機一樣,當發現鈔票吐完,又沒有後備方案,那可就為時已晚。

 

文章原刊於《聯合早報》,本網獲授權轉載。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