凱梅爾•托克托姆舍夫:腐敗與新絲綢之路

2018-10-22
凱梅爾•托克托姆舍夫
中亞大學研究員
 
AAA

silk1.jpg

腐敗在中國歷來很普遍。正如中國央行2011年的報告所顯示,從上世紀90年代中期到2008年期間,僅政府官員和國有企業高管就從中國攫走差不多1230億美元。因此不奇怪,自2012年掌權以來,習近平主席展開了一場前所未有的反腐運動,承諾嚴厲打擊各種形式的甚至是黨員內部的「違紀行為」。

截至2018年8月,反腐運動已經抓了254隻「老虎」(高級官員)和2447隻「蒼蠅」(低級官員)。按照官方的判決聲明,這些被定罪官員貪污或濫用的資金資產總額達到13160088581元人民幣,相當於近20億美元。

中國領導層遏制腐敗的手段與中國的許多政府項目一樣規模可觀,從授權一個強大的全新反腐機構——國家監督委員會,到審訊任意的政府僱員並拘押長達六個月而不許見律師,再到試行社會信用體系,確保中國公民、私人企業、公職人員和國家機構遵守規則。即使這樣,習近平看來也還有很多工作要做。在最近的排名中,「透明國際」將中國排在其清廉指數的第77位。不少批評人士質疑這類指數是否是評估各國反腐進展的有用工具,但不管在國際上的腐敗排名如何,貪腐現象在中國依然司空見慣。

所以,在歐亞大陸尤其是在中亞地區實施「一帶一路」倡議項目的同時,中國領導人必須解決的問題之一就是推動良好的治理,打擊腐敗現象。北京重振古代絲綢之路的旗艦計劃不僅有可能成為中亞竊賊式統治精英侵佔公帑的犧牲品,而且,中國企業本身也可能有意無意地助長該地區的腐敗行為。

中國沒有禁止中國公司在國外從事非法活動的法律。因此,某些愛冒險的中國公司選擇了以非法或半非法的方式在國外經營業務,這顯然不符合負責任的外國投資的標準預期。轉而,人們透過中國企業認為是中國在助長社會的不公,即使它是無意的間接的。這又進一步強化了人們對中國根深蒂固的負面感觀。

就在不久前,2018年4月,吉爾吉斯斯坦小鎮Kazarman的居民縱火燒了一個金礦加工廠,並向前來維持秩序的警察投擲石塊。這個建設中的工廠是由一家中國公司開發的。吉爾吉斯斯坦北部的Kara-Balta鎮和Orlovka村也發生了類似事件,當地有中國投建的一家煉油廠和一家金礦廠。一般來說,中方投資者與當地社區爆發衝突的根源主要是人們不滿中方的投資不透明、勞資糾紛、環境問題和腐敗指控。

不過,引起當地民眾最強烈共鳴的還是中國企業的腐敗,它不僅僅是發生在資源稀缺的地方。2018年1月一座火力發電廠發生故障,導致伊薩科夫和薩特巴爾季耶夫這兩位前吉爾吉斯斯坦總理因涉嫌貪污而被拘留調查。他們面臨為中國特變電工股份有限公司進行利益遊說的指控,這家公司曾贏得3.86億美元的電廠現代化合同,而項目本身獲得了中國進出口銀行的貸款支持。兩年前,也就是2016年4月,由於捲入涉及一家中國建築公司1億美元公路建設項目的腐敗指控,當時的吉爾吉斯斯坦總理薩里耶夫不得不下台。

這類趨勢也許會削弱「一帶一路」倡議的良好意圖。那些項目有可能成為勢力集團新的租金來源,成為當地社會斷裂的一個原因。時至今日,中國在中亞地區公眾眼裡已經成為了大惡人。2016年3月在哈薩克斯坦發生的動亂證明,即使這樣一個中亞國家也在竭力遏制本國民眾不斷上升的恐華情緒。

中國在中亞的參與大多局限於主要是讓中國承包商獲利的貸款,而這只會讓反華負面情緒有增無減。當地居民的這種擔心似乎與項目的實際規模並不一致。哈薩克斯坦2016年3月發生的動亂表明,在公眾看來中國農民和商人是對哈薩克斯坦主權的最大威脅,儘管當時中國僅租賃了9950萬公頃出租耕地中的282公頃。

說到底,中國主導的「一帶一路」倡議究竟有沒有能力讓中亞感受到自己是「命運共同體」呢?中國尚未在本土贏得反腐鬥爭的勝利。然而值得稱道的是,中國領導人堅持對腐敗「零容忍」。中國是否能在新絲綢之路沿線保持這種政策呢?到目前為止問題仍然多於答案。

 

文章原刊於《中美聚焦》,本網獲授權轉載。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