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歲鑿字師傅不言退  承傳狀元好字堅守旺角小檔看香港變遷

2018-10-26
 
AAA

你記得上次甚麼時候執筆寫字嗎?

從前甚麼都要靠手寫:寫信、寫標示、造招牌前都是手一筆一畫寫出來再做字模。

03.jpg

隨著電子印刷的普及,字字千金的年代早已不復見。現在要打文件、印海報,想要甚麼風格的字體,上網一找,新細明體、標階體、行書體各種字型應有盡有,在電腦上按個按鈕就能印刷出來。

科技愈發達,有人愈要堅持一筆一畫地寫字,再一筆一畫地鑿字模。也有人欣賞這始終如一的藝術,特意遠道而來的設計師光顧這門手藝。

01.JPG 

80多歲的胡定強每日都會在旺角擺字檔,提供寫字、鑿字的服務。

不惑之年跟狀元先生學師

熙來攘往的旺角鬧市中,滿街機械雕刻印刷的招牌下,亞皆老街佇立著兩檔寫字鑿字的攤檔。攤檔外掛滿橙紅色底紙的毛筆字、鐵片字模,與對面現代化的朗豪坊一併分外格格不入。其中一檔中,80多歲的胡丁強正低著頭,右手握槌子,左手持鑿子,默默地雕著一個「金」字。

「我做左幾十年,經歷過3個港督、4個特首!」胡丁強顛顛巍巍的聲音中流露出隱約的自豪。他40多歲才跟著寫得一手好字的狀元先生學師,靠自己多練習,學成後就在旺角街頭擺鑿字檔。他覺得寫得好的字便掛在當眼的牆上作「生招牌」,掛了幾十年的字模,和胡丁強一樣歷久常新。

相關文章:

《香港事‧情》旺角以前係菜田 填海填出繁華地

《香港事‧情》元朗魚米之鄉 絲苗米出名到做貢米

02.jpg

攤檔周圍掛滿他寫好的字帖、字模,作為「生招牌」吸引路人。

坐看幾十年香港變遷,時代變,行業變,但手藝始終如一。

「生意好不好都是這樣做。」鑿字行業日漸凋零,胡丁強似乎滿不在乎,繼續專注於手上的鐵片,「有人要我做我就繼續做,這是責任。」

風光不再? 捧場客依舊

被字帖重重圍繞,一下一下敲在鐵片聲的叮叮聲,吸引不少路人駐足欣賞,讚歎聲不絕。記者當日停留的短短兩小時,已經有5個顧客來光顧。

04.jpg

他寫好草稿,拿著鎚子敲敲鑿鑿,廿來分鐘就雕刻好字型。

「這是一門藝術!」其中一名首次光顧的王先生指著字模連聲讚嘆,因為早前經過攤檔,被胡丁強的好字吸引,所以特地前來訂造地盤要用的警示牌字模。交代好要鑿甚麼字,他繼續站在攤檔旁欣賞胡伯的手藝,「藝術的意思就是不是人人都做到,你和我都做不到,但伯伯就做到。」

浸大學生拜師食白果

來光顧的人除了裝修師傅等常客,更不乏專程拜訪的年輕設計師。

設計師林小姐來自深圳,在網上得知胡丁強的鑿字攤檔,為了胡丁強的字專程來港,鑿一套字模用作海報設計。別出心裁的字,讓她願意特意到訪之餘,一個星期後專程來取字,「這字別的地方找不到,很好看。」

懂得珍惜和重視傳統手藝的年輕人越來越多,同日也有其他年輕人來光顧胡丁強。那有人來學師嗎?

05.jpg

胡丁強鑿好初完成的字模,還要將鐵片揼平。

06.jpg

最後一個步驟,就是剪掉字模邊緣突出的枝節。

「當然有!」胡丁強停下手上工作,趾高氣揚地咧嘴一笑,「浸會大學有學生要我教,不過我不教,沒有時間。」

話音剛落,又有裝修師傅來找胡丁強鑿樓層數字的字模,「收費沒有定的,他要便宜點就便宜點給他吧!定實就沒有人找你了。」鑿好一個字,胡丁強再慢條斯理地用剪刀修飾,剪走字邊的枝節。

07.jpg

胡丁強的客源多是地盤工人、裝修師傅,要求他鑿警告牌標示語、牆上噴字的字模。

或許就算電腦字體再多,科技再方便,有些人情味和手藝仍然無可取替。

相關文章:

《香港事‧情》西貢曾出抗日英雄 「東江縱隊」聽過未?

《香港事‧情》重陽同重光 點解一齊慶祝?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