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迪恩‧拉赫曼:特朗普與習近平的協議不會持久

2018-11-23
吉迪恩‧拉赫曼
《金融時報》外交專欄主筆
 
AAA

1c.jpg

你是一個馬克思主義者、一個現實主義者,還是一個歷史偶然論的信徒?每個學派都為分析美中關係危機提供了不同的方法。

世界兩個最大經濟體正在打一場貿易戰。如今在華盛頓和北京,一場新的冷戰正被人們廣泛談及。兩國剛在APEC會議上有過一次冷淡無果的相遇,而就在本月底,美國總統唐納德·特朗普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將在阿根廷的G20峰會上舉行重要會談,會談有可能最終達成一項新的貿易協議,也有可能導致緊張局勢的加劇。

一個馬克思主義者有可能預料商業利益會佔上風,因此中美貿易戰將很快休戰。「現實主義」的國際關係理論追隨者則會假設,一個美國這樣的守成大國與中國這樣的崛起大國會不可避免地走向衝突,因此經濟和戰略關係的緊張將不斷升級。而認為歷史是由偶發事件驅動的人會告訴你,沒有哪種理論可以解釋事情將如何發展,因為它在很大程度上決於不可預測的人類。

仍有可能出現幾種結局的一個跡象,是特朗普政府內部的對立陣營之間爆發公開內訌,同時,北京方面也有不那麼公開的緊張跡象,比如中國政府正想盡一切辦法試圖安撫特朗普先生。

華盛頓存在着一個強大的鷹派陣營,他們正積極推動與中國的長期對抗。經濟方面,它包括白宮貿易顧問彼得·納瓦羅和美國貿易代表羅伯特·萊特希澤;戰略方面,包括總統的國家安全顧問約翰·博爾頓和副總統邁克·彭斯,彭斯最近在中國問題上發表了極其強硬的講話。

與他們對立的是鴿派,領頭者是美國財政部長史蒂文·姆努欽和白宮首席經濟顧問拉里·庫德洛。

鴿派希望見到當前的貿易緊張局勢迅速得到解決,而鷹派知道特朗普是他們的最大希望,同時也可能是他們的最大軟肋。他在對抗中國方面已經比任何美國總統都走得更遠,他對近一半的中國輸美產品加征關稅,並加強了海軍在太平洋有爭議水域的巡航。

但特朗普先生也易變,且有與獨裁者做交易的弱點。他的一些顧問對6月份他與朝鮮獨裁者金正恩的新加坡峰會仍心有餘悸。當時特朗普先生突然中止了一年來可怕的威脅,讓自己致力於對話。從那以後,這位美國總統甚至還發推特,寫他對金先生的「愛」。

讓鷹派擔憂的是,特朗普先生一直強調他對習先生懷有最高的敬意。他還表現出一種令人不安的傾向,聲稱取得了想像中的突破。例如這位總統最近聲稱中國已經放棄其「中國製造2025」產業政策,因為他本人發現該政策「很無禮」。但沒有證據表明中國在這方面有任何改變。

納瓦羅最近在華盛頓的演講表達了鷹派的焦慮。他在演講中指責「全球億萬富翁」充當中國的說客。幾天後,他遭到白宮同僚庫德洛先生的直接反駁,庫德洛表示納瓦羅先生的評論「錯的離譜」。

隨着貿易上的對立,戰略緊張也在加劇。美國的軍事戰略家擔心中國在南海建設軍事基地的計劃改變了地區力量平衡。美國印太司令部司令、海軍上將菲爾·戴維森最近告訴國會,「中國現在有能力在不與美國開戰的一切情況下控制南海」。

為表明美國沒有默許中國支配這些水域,美國加強了海軍的巡航,而最近雙方海軍的艦艇險些相撞。華盛頓一些鷹派人士還希望美國說服其盟友,特別是日本和韓國,允許美國在該地區部署短程核導彈。理論上它可以威懾朝鮮,實際上這一信息是直接針對中國。

這些軍事緊張使美中貿易爭端遠比特朗普政府與墨西哥和加拿大的貿易爭執更難解決。墨加兩國並不是美國的戰略競爭對手。

正是這種地緣政治爭端——而不是經濟爭端——使我認為,「現實主義者」對美中對抗的評估最有可能被證明是正確的。所以,就算特朗普先生在G20峰會上同意推遲他對中國加征關稅的計劃,在超級大國競爭加劇的背景下,貿易休戰可能也不會持續太長時間。

不過,這位美國總統的個性和衝動讓一切可靠的預測都不可靠。如果曾經存在過一個歷史「偶然論」的化身,那它就是特朗普先生了。

 

文章原刊於《中美聚焦》,本網獲授權轉載。

全文翻譯自《金融時報》(The Financial Times Limited),原文標題「A Deal Between Donald Trump and Xi Jinping Will Not Last」(2018)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