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西補選數據分析 各派勢力版圖有無變化?

2018-11-26
 
AAA

WhatsApp Image 2018-11-26 at 10.33.05.jpg

 立法會九龍西補選塵埃落定。陳凱欣擊敗代表泛民主派的李卓人當選立法會議員。跟據票站數據分析,當區選舉版圖未有出現太大變化。

陳凱欣取得106457票當選,領先李卓人約13000票。而李卓人加上馮檢基的選票都不及陳凱欣多。對比非建制派於2016年立法會選舉時,一共奪取約16萬票,民主派於今年兩次補選的票數,均只能獲其中約10萬票。

馮檢基穩守民協地盤


馮檢基穩守民協地盤。他取得的12509票中,主要票源位於深水埗區,十大得票最多票站,分別位於「南山、大坑東及大坑西」、富昌、南昌西、幸福、李鄭屋,以及他曾出任區議員的麗閣等。


民建聯成功「過票」陳凱欣


當選的陳凱欣,主要得票地區為九龍塘、土瓜灣北、啟德北、啟德南和紅磡,得票率介乎59%至66%。其中陳凱欣十大得票最多的票站中,有7個與民建聯鄭泳舜於3月補選時的十大得票票站重疊。


李卓人中產、基層都失票


雖然李卓人十大得票最多的票站中,有6個與姚松炎於3月補選時重疊,但李卓人於有關票站的得票率,下跌4至15個百分點。


李卓人得票最少的十個票站中,有8個屬於基層集中的區域或公屋區,例如深水埗的富昌、南昌中、土瓜灣北,得票率均少於37%。


至於在中產階層集中的區域,李卓人只能於黃埔西、奧運、荔枝角及美孚獲五成或以上得票率,其餘中產階層集中的區域,包括九龍塘、何文田、嘉道理、大角咀北及又一村等,李卓人得票率介乎三至四成,較3月補選時姚松炎的得票少17%至25%。

WhatsApp Image 2018-11-26 at 10.16.49.jpg

陳凱欣勝選即認建制派 李卓人:最後一戰


雖獲得一眾建制派支持助選,但選舉時刻意與建制派保持距離的陳凱欣在當選後於電台節目上表示,稱她為建制派並無問題,她指早前自己過去因工作原因,無加入政黨,加上初次從政,因此需時時間摸索,又強調她是一步一步爭取建制派支持。被問到選舉期間有無接觸中聯辦,陳凱欣說,在公開活動有見到中聯辦的代表,但無討論選舉。

至於落敗的工黨李卓人表示,今次選舉最大障礙是「心淡」,包括選民對香港整體政局心淡,對民主派無力挽回劣勢心淡。他說,雖然團隊努力宣傳,但無法爭取到上次補選無投票的選民出來投票,認為需要檢討。李卓人說,今次是他最後一次的選戰,現時落選,仍會一樣為新生代助選。


馮檢基指責「鎅票」是找代罪羔羊


同樣落敗的馮檢基說,自己票源是來自不想含淚投票的人,投票結果顯示沒有「鎅票」,指責其他人「鎅票」,是找代罪羔羊,逃避做好自己的責任。他又說一日見到非建制甚至建制派以篩選不民主方式令香港政治變得獨裁,可以推動民主的方法,他都會考慮,包括參與選舉。


對於馮檢基批評民主派「欽點」李卓人作為替代人選,李卓人重申,民主派有「Plan A」初選機制,但「Plan B」一向沒有相關機制,會尊重被「DQ」議員選擇替代人選的意願。

學者:民主派連續兩次落敗並非偶然

嶺南大學政治學系系主任李彭廣認為,今次立法會九龍西補選的結果屬意料之內,民主派不能團結共同推舉一個候選人,加上社會氣氛緩和,民主派無法「炒熱」政治議題,也影響投票率及得票。


而中大政治與行政學系高級講師蔡子強分析,民主派在連續兩次補選落敗,並非偶然事件,民主派支持者、尤其是年輕選民,可能因政治無力感大,而感到意興闌珊、心淡,再提不起勁投票。民主派在上次補選後做了很多工作,但投票率仍沒有很大增長,相信今次響起很大警鐘,可能影響日後的選舉。


馮檢基與李卓人在參選過程互相指控,港大社會科學學院講師丘梓勤認為讓人認為民主派不團結,流失中間選民。至於馮檢基「鎅票」的爭議,丘梓勤認為站不住腳,因為即使選民不投給馮檢基,亦不一定要投給李卓人。

WhatsApp Image 2018-11-26 at 11.51.57.jpg

陳凱欣勝選最具體的影響

陳凱欣今次的任期只會去到2020年立法會換屆,即只有不足兩年的時間。


但民主派今次補選落敗,意味日後即使勝出餘下仍未補選的新界東一席,亦不能扭轉失去分組點票否決權的形勢。


立法會2016年換屆選舉,非建制派六個當選人被撤銷議員資格。今年三月及今次補選完成後,現時仍剩下新界東一席未填補。三月地方選區補選,民主派失落九龍西一席。

在立法會分組點票,地方選區直選一組已由建制派佔多數。今次民主派再失一席,就算之後取回剩下未填補的新界東一席,亦不能扭轉失去分組點票否決權的形勢。

李慧琼.jpg

李慧琼:考慮討論修改議事規則


民建聯主席李慧琼已表明在選舉期間,不少市民都提到,希望向不開會的議員罰錢,並就屢次犯規的議員設立「紅黃牌」制度等,因此要按議事規則委員會的進度討論。


香港智明研究所總監許楨預計,如果泛民有某些的言行觸碰了建制派大部分人的底線,會否再次收緊《議事規則》,從而令未來不夠兩年時間泛民更難在議會發揮呢。
 

 

延伸閱讀
  • 陳凱欣下午見傳媒,答謝支持者、議員同事、地區工作的社區幹事等,稱對結果有心理準備面對,但仍感到不理想和失望,因為並非自己做了任何行為或言論,或工作有錯失。

    2020-09-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