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成科:朱凱迪挑戰DQ底綫頭撞南牆 明年區選應如何把關?

2018-12-11
韓成科
香港文化協進智庫副總裁
 
AAA

2821de01-0046-4413-9721-f4dfdb514b48.jpg

朱凱廸參選鄉郊代表選舉被選舉主任裁定提名無效。這次事件的重點並不在於DQ朱凱迪的理據,因為選舉主任已經清楚出列出朱凱迪提名無效的原因,包括他曾發表共同聲明,表明支持「香港獨立」作為港人自決前途的一個選項;又如他在今次鄉郊選舉提名期前,在社交網站表明不支持「港獨」,但認為香港人應決定自己命運。

按照前幾次立法會選舉的「把關」標準,DQ朱凱迪是同一把尺下的必然決定,這次事件的重點不在於DQ朱凱迪理據,而在於DQ的範圍。泛民認為鄉郊代表屬於「非政權機構」,基本法104條有關「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主要官員、行政會議成員、立法會議員、各級法院法官和其他司法人員在就職時必須依法宣誓擁護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的規定並不適用於鄉郊代表選舉,因而指當局的DQ範圍不斷搬龍門。

DQ範圍是否搬龍門?這個說法並不準確,因為選舉管理委員會於2016年立法會選舉開始才引入「確認書」制度,之後逐步延伸至立法會補選及村代表選舉。所以在「確認書」制度之前可以「入閘」,不代表在之後也可以,這是新機制下的新規定,而不是搬龍門。難道任何新制度的設立都是搬龍門?任何制度都不能改變?

顯然,朱凱迪這次參選並非是有意成為村代表,而是要試探及挑戰DQ底線,立法會選舉已經全面落實「確認書」制度,「港獨」、「自決」人士基本上已經斷絕了立法會之路。但基本法104條並沒有提及鄉郊代表選舉,也沒有提及區議會選舉,所以他參選目的就是要測試「確認書」機制是否全覆蓋。最終朱凱迪頭撞南牆被取消參選資格,之所以引起泛民極大反響,重點不在於他不能成為鄉郊代表,而在於明年的區議會選舉也將嚴格執行「確認書」機制,這才是泛民切身利益之所在。

朱凱迪因為「自決」主張被DQ,說明了兩個事實:一是「確認書」DQ機制覆蓋鄉郊代表選舉,意味在明年區議會選舉也會全面執行。二是主張「港獨」、「自決」人士在香港不但不能參選立法會,而且連區議會、鄉郊代表選舉也不能參選,朱凱迪、「香港眾志」等參選公職之路已經斷絕,這才是泛民激烈反彈的真正原因。

然而,中央反「港獨」、反「自決」是動了真格,在憲法全適用之下,反「港獨」反「自決」的機制自不然也是全覆蓋,這條底線是很清晰,泛民要繼續參選就不能主張「港獨」、「自決」,就算泛民如何在立法會上搗亂,甚至「全面焦土」退出議會,也不能改變這個事實,他們唯一的出路是接受及適應這條底線,在憲制的範圍下扮演反對者、監察者的角色,否則就只有離開建制一途。

不過,要執行好這套「確認書」機制,最大挑戰在於明年區議會選舉,立法會選舉始終參選人數有限,要審查、找出主張「港獨」、「自決」的人不難,但區議會選舉不計及當然議員,多達452個,參選人數上千,當中固然有「知名」的「自決」分子,但也有不少名不見經傳之輩,更有為參選而一早改換門庭的「自決」分子,這些人可能知名度不高,並且有意地刪去自己網上的一些主張及政見,到提名期時,選舉主任要在有限時間內檢視各參選人的政治立場、核實其以往言行有否違反基本法,恐怕極為困難,甚至有可能讓一些「自決」分子成功「入閘」。如果他們落敗問題或者不大,但如他們成功當選,將導致「確認書」機制存在漏洞,讓「自決」分子有機可乘。

明年的區議會選舉將是這套機制的試金石,要堵塞漏洞,有兩個方向值得研究,一是修改現行選舉條例,列明參選人不可鼓吹「港獨」或「自決」,讓區議會選舉有更明確的指引,並且表明有關要求具有法律追究效力。二是研究建立追究機制,即如果參選人在當選後違反有關宣誓,公開主張「港獨」、「自決」,是否有機制作出懲處,取消其議席。這樣就算「自決」人士成功「入閘」,也可令他們不敢貿然挑戰底線。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光復香港、時代革命」這句口號,蘊含不同的歧義,給予參選人寛闊的詮釋空間。當然,選舉主任是否信納參選人的解釋,還是認為對方為求取得參選資格而玩「捉字虱」,可能才是參選人會否被DQ的關鍵。

    陳凱文  2019-1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