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信:長毛批評選民,增添補選變數

2019-01-04
劉信
媒體工作者
 
AAA

LONG1.jpg

曾經何時,「長毛」梁國雄是新一代的希望,回歸後,經濟差、民生差,主流民主黨堅持的右派路線無力挽救政局。左翼思潮在泛民間興起,開始有大量左翼泛民組織興起,最知名的莫過於左翼21。長毛作為一個哲古華拉支持者,就憑著對政府的怒罵及其極左思想,成功突圍而出被選民送入立法會。

想當年,長毛捧著激進民主派之名進入立法會,一邊掟蕉一邊提出各種政策倡導。與當時已經令人失望的主流民主派,特別是民主黨不同,走在議會抗爭最前線的梁國雄,及其後的社民連,風頭可說是一時無兩。高峰應該要數聯同公民黨在2008年策劃變相公投,雖然投票率極低,但毫無疑問那一刻是梁國雄及社民連最意氣風化的一刻。

隨後的故事大家都知道,社民連分裂,人民力量再分裂,本來最有力扳倒主流民主派的激進民主派,與現今踩紅線而被DQ的港獨及自決派不同,他們的城牆是自毀的。

香港被英國政府統治二百年,資本主義思想早已根深蒂固。當民生逐漸好轉,左翼思想在香港被證明無法遍地開花,長毛梁國雄亦都逐漸被標籤為一名「左膠」。

縱然被指「做Show」,但劉信相信2014年佔中跪地要求市民不要走的長毛,那一刻他是真心的。可惜權力使人腐化,這名香港泛民左翼先鋒也是如此,正當主流民主派發聲,要檢討兩次九龍西補選的敗因時,長毛突然出現聲討選民。

最知名的當然是「你有票我不要,我不稀罕你的票」,真的是不稀罕嗎?假設梁國雄DQ案最終被判落敗,而出現這個可能性的機會極大,新界東便需再次舉行補選,屆時梁國雄及他所創辦的社民連,真的是有票不要嗎?

數數手指,2019年時長毛已經六十有三,不少同年的人可能已經退休歎世界。長毛抗爭多年一事無成,萌生去意同人講「你有票我不要」,是可以理解的行為。然而,如果梁國雄不選,社民連又還可派誰出來選呢?難道又是吳文遠黃浩銘嗎?

老老實實,即使長毛沒有批評選民,其新界東選情本身就極嚴峻。面對的問題比想像中更多,溫和泛民的支持者會否轉投長毛,而梁天琦的自決票又會否落到長毛手上都是問題。如果長毛不參選的話,就連長毛本身的支持票都失去時,新界東作為泛民票倉,今次新界東的得票隨時比楊岳橋大減,是否可以重新獲得議席,就是一個問題了。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港人不再熱衷投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部分人於《香港國安法》及選舉改制後,不再盲目參與廣泛的政治活動,避免了可能引發的社會動亂。但從另一個角度來看,也折射出新選舉制度在港人心目中的認受性偏低,不利港府日後施政。

    戴慶成  2021-04-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