鮑渤:一國兩制台灣方案的香港經驗

2019-01-14
鮑渤
資深傳媒人
 
AAA

shutterstock_483347809.jpg

一如外界所料,習近平在元月二日發表對台講話之後,後續動作陸續有來。據筆者所知,相關部門已經圍繞「一國兩制的台灣方案」展開諮詢了,類似上世紀80年代,大陸成立香港基本法起草委員會及諮詢委員會,為香港九七回歸實施「一國兩制」作準備。動作之快,大有「東風吹戰鼓擂」之勢。

說到諮詢「一國兩制的台灣方案」,香港的角色吃重,發言權陡增。作為「一國兩制」最早的實驗者、踐行者,香港比起台灣、澳門和大陸,感受最深。成功與否,真可謂「得失寸心知」。

《告台灣同胞書》告了台灣同胞足足四十年了,兩岸的這邊都說累趴了,那邊卻似乎越來越聽不進去。所以比起那些年的「葉九條」、「江八點」、「胡六點」,「習五條」的霸氣暴漲,有一種「箭在弦上,不得不發」的氣勢。如果用香港人接地氣的說法,習近平不是「齋Talk」,而是「重在Action」。套用大陸官媒的表述,習主席已經「吹響了兩岸統一的集結號」,或者「拉開了國家統一的序幕」。習的「必須統一」論,就像鄧小平當年一定要收回香港,沒有商量餘地。

香港曾經是國共兩黨達成「九二共識」的誕生地。在可預見的未來,香港仍將是海峽兩岸融通交流的不可替代的紐帶,更可扮演獨特的角色。

過去數百年,香港一直是全球華人華僑下南洋、闖蕩歐美、出入台灣的最重要驛站。1949年中共建政前後,民國政府大批黨政軍要員攜家眷及金銀細軟南逃,香港既是落腳點,也是通往海外的中轉站。中國大陸1978年實施改革開放之前,香港是全球華人返鄉最便捷的中轉站。在福建1992年提出「兩門對開,兩馬先行」、台灣在2000年提出「小三通」,直至到2008年實施「兩岸直航」之前,香港充當唯一的中途棧道。往返大陸的台灣民眾,對香港應該不陌生。

香港回歸與台灣的歸統有一些區別。首先是談判的對手不一樣。中國的對手是英國,香港人無從置喙。當時有團體希望「幫港發聲」,但被中方以反對「三腳凳」為理由堅拒門外,《中英聯合聲明》究其實是沒有香港聲音的。反觀台灣版本,商量的主角就是台灣人民了。

此外,香港在長達一百五十多年的英國殖民統治中,幾乎沒有民主可言,是一個高度「政治冷感」的城市。台灣很不一樣。這個地方經歷了世界上實施時間最長的戒嚴(長達38年),還有比香港回歸時間還要長(始於1996年)的「一人一票」大選,民粹主義日熾。兩岸協商之門打開之日,也是人民「腦洞大開」之時。不論是否樂見,兩岸的執政者都要面對洶湧的民意。

shutterstock_325449674.jpg

習近平講話的最大亮點之一,是一反鄧小平、胡錦濤一以貫之的論調,不再「寄希望於台灣當局」,只「寄希望於台灣人民」。習的取態無異於在臺島畫了一個大圈,涵蓋藍天綠地、楚河漢界,不再糾纏「你方唱罷我登台」的政黨輪替,只強調沒有一中原則,就沒有和平統一。正是習近平「快刀斬亂麻」的取態,才有統一進程的驟然加速。

習近平的「寄希望於台灣人民」,也是對兩岸交流權貴化的糾正。過去多年來,藍營壟斷了與北京的對話權。一眾國民黨大佬在北京獲得超高規格的待遇,有些人還撈到不少商貿利益。但回去台灣之後,能夠做的事少之又少,大家有目共睹。

「一國兩制」既是國家統一方略,也可被視為向台灣老百姓推銷的政治產品。要做到暢銷,有非常大的難度,需要有很好的「市場策略」。不要說民進黨嚴詞拒絕,連國民黨也不接受,島內有民意調查說八成民眾不接受。如何從硬銷到暢銷,的確考驗各方智慧。這方面,香港各界有識之士,可以有所作為。

舉例說,由於經驗不足,香港基本法的起草比較粗糙,不無缺陷,否則就不會引起全國人大常委會的多次釋法。習近平提出探索一國兩制的台灣方案,說既要充分考慮台灣的現實,又「有利於統一後台灣長治久安」,此中話語值得玩味。香港回歸二十多年了,人心還沒回歸。港獨從回歸前的無到有,再到氾濫,二十三條至今沒有立法。這恐怕是北京當初沒有料到的。如今若要起草台灣基本法,顯然要吸取許多經驗教訓。

無人能夠預見兩岸的「民主協商」是一帆風順還是濁浪滔天。香港的回歸談判及交接過程是非常曲折艱難的。許多人都知道,1982年,英國歷史上第一位女首相,也是迄今在任時間最長的首相、號稱「鐵娘子」的戴卓爾夫人(大陸譯為撒切爾夫人)訪華,開始就香港問題正式坐下來磋商,歷經22輪的艱難談判,《中英兩國關於香港問題的聯合聲明》才在人民大會堂西大廳正式簽署。但是,按照前國務院港澳辦主任魯平的回憶,真正的開端,其實不是1982年,而是1979年,當時的香港總督,一手創建廉政公署的麥理浩,把鄧小平一定要收回香港的話帶回倫敦。英國朝野大吃一驚,不得不開始圍著鄧公的點子轉了。

shutterstock_49687564.jpg

習近平的講話不怒而威,被許多台灣問題專家視為「新一代領導的國家統一綱領」,「祖國必須統一,也必然統一」更成為媒體引用最多的「金句」。不知台灣政界尤其是綠營人士,是否也有鄧小平的話傳回英倫的震撼?既然「不能一代代拖下去」,有人猜測會在習近平的任內解決。也有人注意到習解釋台灣問題「因民族積弱百年而產生,自然會隨著民族復興而終結」。

按照中共的規劃,2049年中共建政一百週年,也是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時刻,國家統一顯然要在這年限內完成。

除了香港、澳門,中國幾千年歷史上所有的分裂,都是武力實現大一統的。事實上,中共高層尤其是軍方,有不少人認為「勸降是不可能的」,所以,大軍壓境,以「碾壓」之勢逼簽城下之盟的「北平模式」,是最可能的選項 。如果真的要走到這一步,和平統一於一國兩制的憲制框架,雖不是最好的方案,也許是最不壞的選擇。

 

延伸閱讀
  • 朱高正是一位極富爭議的政治人物,但是他有一顆鮮活的中國心,在那個年代生長的台灣人絕大部分都與朱高正一樣,愛中國,愛中國的土地與人民。

    廖書蘭  2019-05-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