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瀾昌:特朗普會支持台深綠「獨立公投、正名入聯」?

2019-02-13
劉瀾昌
香港資深傳媒工作者,時事評論員
 
AAA

TRUMP1.jpg

台獨激進派分子去年成立「喜樂島聯盟」,公然提出「獨立公投、正名入聯」立場和綱領,並將未來一年視為是「台灣建國」的重要一年。美國知名台海問題專家卜睿哲就此發表公開信,「台獨公投」若成功震盪巨大,對美國也意涵重大。他強調,反對台海兩岸任何一方片面改變現狀仍是美國政策的核心內容。但是,「喜樂島聯盟」在他們的網誌回應指,卜睿哲是一個在當前華府根本沒有影響力的前政治人物,請不要放話誤導台灣人!所代表的,是過去「親中美國人」的利益,是過去「親中美國國務院」的利益。但這都是過去,他們不代表現在特朗普政府及蓬佩奧領導的美國國務院,甚至是整個美國國會的「友台政策」。

那麼,假如台獨真的將「台獨公投綁大選」,推動「法理台獨」,特朗普政府會採取什麼態度?

首先,要問「台獨公投綁大選」機率有多大?筆者認為,幾乎就是百分之一百。陳水扁在執政期間,曾經在2004年搞過「防禦性公投綁大選」,在2008年「以台灣名義加入聯合國公投綁大選」。其目的有三:一是通過公投達致直接含台獨內容的目標;二是催谷綠色選票;三是擴展台獨意識。陳水扁在支持「喜樂島聯盟」的網誌稱,自己走過8年艱困的「台灣國家路」,深知接下來的「獨立公投、正名入聯」之路將更難走。他指,要成事的前提是完成公投法的修改,同時「領導人政治信仰與意志決心非常關鍵」。陳水扁還鼓吹要發動「前進總統府的群眾運動」,壓力要大到蔡政府願意讓步妥協。

現實是,台灣通過修改的公投法,從提案人人數、連署人人數、公投通過票數、公投年齡等多方面降低了公投的門檻,並使到去年九合一選舉公投案有十個之多。陳水扁說的公投法沒有問題了,至於蔡英文呢,是否還要深綠的台獨施加壓力呢?也許,蔡英文不承認自己是獨派,她的兩岸政策也曾試圖如卜睿哲要求那樣維持現狀,但是,面對九合一選舉大敗仍要試圖連任保住民進黨的執政權的惡劣形勢,她已顯露倒向激進獨派、火中取栗的取態。她多次公開發表談話,肆意攻擊國家主席習近平在紀念《告台灣同胞書》發表40周年大會的講話,妖魔化「一國兩制」的統一模式。而曾被蔡英文委任「行政院長」並自稱為「台獨工作者」的賴清德,更與「獨派」大老辜寬敏成立的「台灣制憲基金會」,並聲稱,台灣需要「新憲法」。這與「喜樂島聯盟」的「獨立公投、正名入聯」,實際是一唱一和,因而也不能排除蔡英文也「鋌而走險」。

那麼,美國特朗普政府是否會公開支持或者私下默許這些「法理台獨」的動作呢?

現任布魯金斯學會東北亞政策研究中心主任的卜睿哲的公開信是表明反對的。最近他連續就事關台灣未來、兩岸關係以及美中關係的重大問題發聲。他反對美國若干參議員要求眾議長邀請蔡英文到美國國會演講,接着又以公開信的方式對推動「台獨公投」發出警告。他強調,美國台海政策核心是反對兩岸任何一方片面改變現狀以及美國不支持台灣獨立的立場。他明確認為,台獨必然引致北京根據《反分裂國家法》第八條授權使用「非和平手段」來回應。他並且含蓄的表示美國對台灣防衞承諾「從來都不是絕對的」。問題是,他是否真如「喜樂島聯盟」所回應的是舊派的美國觀點,不代表當下的特朗普政府。

可以肯定的是,卜睿哲觀點的基點是美國的最大利益。長期以來,美國的台海政策是隨着對華戰略的轉變而轉變。當美國放棄台灣而改為與北京建交之時,美國認為可以在對蘇聯等全球戰略以至開拓中國龐大的市場獲取經濟利益上得到最大的好處。因此,美國承認一個中國。之後,在應對九六台海危機以及陳水扁推動「法理台獨」後,再確立「不支持台灣獨立」的立場,並認定陳水扁等試圖改變台海現狀的人為「麻煩製造者」。再後,當解放軍軍力取得壓倒台灣的優勢後,美國更擔心台獨引發台海戰爭而造成美軍「救也不是不救也不是」的尷尬局面,因而更加約束兩岸都必須維持現狀。卜睿哲的美國對台灣防衞承諾「從來都不是絕對的」觀點,實際就是表明美國不能被台獨拖入台海戰爭而造成傷及既得利益的立場。

問題是,當下的時空又發生了改變。特朗普的「不確定性」在未上台已表現無遺,他與蔡英文的一通電話,即已衝破美國之前的兩岸政策的紅線。接着,多項違反中美建交三個聯合公報的法案連續出台。而他發起的對華貿易戰則還在持續,這形勢美國的對華戰略從接觸到加大遏制的重大轉變。因此,到底是延續既定維持現狀的台海政策,還是鋌而走險衝破既定的紅線,從打台灣牌變為打台獨派來配合其整個遏制中國戰略的動作呢?相信美國的新鷹派會不屑卜睿哲觀點而將各種激進的方案擺上特朗普案頭。

筆者相信,激進台獨分子一意孤行,鋌而走險,是不用懷疑的,蔡英文為連任而鋌而走險也有可能,特朗普政府也鋌而走險以「默許」態挺「台獨公投」也不能排除。故此,未來台灣島內發生「台獨公投綁大選」,訴諸「法理台獨」的機率大,需要高度警惕,做好應對。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