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順傑:當選民被當政者瞧不起

2019-03-11
 
AAA

hon.jpg

高雄市長韓國瑜日前出訪新馬為農漁民搶訂單時,都在兩地掀起不小的「韓流」旋風。不管是吉隆坡機場還是樟宜機場,熱情的「韓粉」不但大陣仗接機,還自備手板布條歡迎,更有人送上熱騰騰的包子加油打氣,惹得韓國瑜大笑「我是土包子頭」,以高情商回應民進黨前陣子酸言酸語的一段小插曲。

事緣兩周前,韓國瑜為推廣高雄酒吧文化在深夜開直播,介紹在地特色調酒時喝了幾口。但不知是否「酒後吐真言」,選前不斷強調「政治零分,經濟100分」的韓國瑜,忍不住對鏡頭開罵,抱怨民進黨中央政府要求高雄市府改寫「前瞻基礎建設計劃」的補助申請(行政院已否認此事),還順帶炮轟總統蔡英文的兩岸政策。隔天,總統府發言人黃重諺就在個人面簿上不點名批評韓是「喝醉的土包子」,暗諷他直播一派胡言。

沒想到,這句看似隨口說說的「土包子」居然引發軒然大波。忿忿不平的韓粉陸續在網絡上表態力挺,「我土包子我驕傲」成了集結南北韓粉的強力號召,以卡通版韓國瑜為造型的饅頭更是成了熱銷商品。「土包子」說宛如不受控的野火不斷延燒,最後回頭燒向民進黨政府。

原想置身事外的蔡英文雖在「迴廊談話」被記者逮到機會提問,卻也只是不動聲色地以「話是他說的」來搪塞、切割;黃重諺則是神隱,既沒道歉,也沒把相關貼文刪掉。儘管民進黨企圖以不變應萬變,但隨着牽動明年總統大選的台南、台中立委補選將於本月中舉行,加上「土包子」議題又成為藍營候選人狂打綠營的着力點,民進黨想要從爭議中毫髮無傷地抽身,恐怕機會渺茫。

這起「土包子」風波表面上雖看似只是藍綠的口舌之爭,卻也揭露民進黨主政者與選民脫節的深層問題。在去年地方選舉的競選過程中,不少綠營政治人物都認為韓國瑜每談起政策總是信口開河,是個「沒內容」的江湖郎中。順着民進黨的邏輯,黃重諺以「土包子」形容之,也就顯得情有可原。不過,深受藍領、勞動基層力挺的韓國瑜,可是憑着89萬票高票當選高雄市長,比對手陳其邁足足多了15萬票。因此,黃重諺一句「土包子」可不僅罵到韓國瑜,也掃到傳統上長期支持民進黨的南部農漁民們——因為只有土包子才會支持土包子。

民進黨政府的「不接地氣」可不只限於這一例。去年「九合一」後,原為民進黨主席的蔡英文向黨員發表公開信分析敗選原因時提到,「我們在往進步價值前進的時候,沒有注意到社會大眾沒有跟上」;本土資深藝人白冰冰無償為高雄市代言行銷觀光,卻招來前行政院副發言人丁允恭(現民進黨中央新聞部主任)批評「摧毀高雄質感」。顯然,創黨30年的民進黨從當年穿草鞋的街頭政黨,搖身變成穿皮鞋的執政黨時,無形中也與當年無怨無悔、犧牲奉獻、出錢出力、滋養民進黨成長、壯大,再到二度執政的草根基層人民產生了鴻溝。

有評論分析,民進黨脫離甚至鄙視基層,原因至少有二:一、當今多數的當權世代,並非如第一代都是草莽草根出身,或依靠草根支持者與國民黨抗衡。因背景不同、接觸不多,容易產生權貴的階級傲慢;二、政黨輪替常態化,年輕幕僚只要跟對主子,選後論功行賞,立馬魚躍龍門。這些以留洋居多、未曾經歷長期基層磨練的年輕人,一夕成為高階人員,也難怪無法苦民所苦。而當選民的聲音和需求被輕視或忽略,當權派的政策必然不得人心,反彈的民眾最終也會以選票的制裁作為對主政者的反撲。去年地方選舉結果就是最佳例證。

傲慢自大已被公認是民進黨中央執政不力的原因之一,而這也可能構成明年綠營蟬聯執政的最大絆腳石。未能履行「謙卑謙卑再謙卑」承諾的蔡英文,已宣示要「衝破同溫層」。她近日就找來貨車駕駛和計程車司機等勞動階層茶敘,聽他們甘苦談,這未嘗不是好的起始。當高高在上的政治領袖放低姿態,真正苦民所苦,與「土包子」同在,「傲慢精英」的標籤也就自然會被甩開。

 

文章原刊於《聯合早報》,本網獲授權轉載。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距離大選還有半年,蔡英文已經擺脫困境,還會繼續拿香港說事,國民黨招架乏力,只能跟著走,令她不無蟬聯執政的勝算。

    李伯達  2019-06-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