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里奧·普格列瑟:中日美-特朗普攻勢及日本的角色

2019-04-04
喬里奧·普格列瑟
倫敦國王學院講師
 
AAA

ff438d45-df91-48a3-9d39-0be0bfc29ce3.jpg

特朗普政府已經對中國展開全面攻勢,中國如今被視為美國最緊迫的安全威脅。首先,美國政府言出必行,增加了在南海的航行自由行動,擴大了軍事預警範圍,並大幅增加了防務預算。其次,華盛頓針對北京展開持續的經濟攻勢,除對中國實施關稅,美國政府還宣布願為印太地區發展中國家提供替代融資渠道。第三,行政機構在這一過程中改變了對中國的措辭,國會隨之跟進。國會推動通過的2019年《國防授權法案》,以及近期的《亞洲再保證倡議法案》,都是延續特朗普對中國秀肌肉行動的範例。以上所有這些倡議都是華盛頓“自由開放的印太戰略”的組成部分。有趣的是,正是日本一直在誘使特朗普政府接受“自由開放的印太戰略”,而傳統上東京的外交政策是對中國抱有同情心,同時響應華盛頓強硬的大戰略。

隨著大日本帝國覆滅及二戰終結,日本放棄了扮演大國角色。在所謂“吉田路線”指導下,日本遵循追求經濟發展的中型大國外交。在冷戰剩餘時間裡,著眼於遏制蘇聯,日本又追隨美國倡議加深了對華關係。日本的政策制定者們有意識地優先發展經濟,放棄在政治上更加高調。這段時期內,日本對中國並沒有明確的戰略,而是以默認方式與這個鄰國交往。隨著蘇聯解體,美國期待日本在雙邊關係中承擔更多安全責任,同時在面對朝鮮導彈試射、核試驗及緊張的台海關係時深化美日同盟。相反,日本擔心被捲入一場潛在的美中對抗,因此更傾向於不去疏遠這位鄰居。日本的溫和外交政策路線一直持續到21世紀初,彼時日中兩國的經濟差距依然較大,大到讓日本對其在亞洲的領導地位有一定程度的自滿。2000年,中國的經濟規模僅是日本的1/4,當年中國、韓國、台灣、東盟五國、越南和印度的經濟規模總和僅為日本GDP的70%。這些數字,加上美國在該地區無與倫比的安全投射,都讓日本得以在美國對中國扮演“壞警察”時扮演一個“好警察”。

我的研究證明,美國和日本在2000年代中期就已經角色互換。從第一次執政開始,安倍的外交政策團隊就始終推行一套政策,以平衡一個重新崛起並可能變得激進的中國,這套政策還旨在令日本在日中談判桌上的砝碼最大化。安倍第二次執政期間,他親手挑選的同一批日本戰略家又開始推動類似的對華戰略。他們倡導回歸2007年提出的日印美澳四方安全對話。正如我在之前的文章中提到,這些戰略人士將2006-2007年提出的“自由與繁榮之弧”重新命名為“自由開放的印太”。中日2012年爆發釣魚島/尖閣諸島對峙後(這是1972年以來雙邊關係中最嚴重的危機),第二屆安倍政府重拾大棒外交的呼籲並未被奧巴馬政府理睬,因為當時奧巴馬政府的主要關注點是國內政治和大蕭條以來最嚴重金融危機帶給美國的餘震。此外,據近期華盛頓特區某次會議與會者的發言,奧巴馬其實是一位“後現代總統”,主要關注的是跨國安全議題,如氣候變化、全球流行病以及核不擴散等。雖然奧巴馬政府宣布美國“重返亞洲”,但該倡議僅停留在言辭上,其間軍事預算在削減,而美國還在不斷介入對極端伊斯蘭恐怖主義的打擊。

特朗普上台迎來大國政治的回歸,而中國正是主要目標。從其早期的亞洲外交政策宣言就可以看出,特朗普公開反對奧巴馬的政策,宣稱將“憑實力帶來和平”。最早提到共同“印太戰略”的,是2017年8月美日2+2安全磋商委員會的共同聲明,它建議日本在背後發揮領導(至少是戰略)作用。美國2017年12月的《國家安全戰略》和2018年的《國防戰略》延續了這一基調。現在,安倍新的大戰略願景已成為美國、澳大利亞、印度及其他志同道合國家的共同願景,安倍對華政策的基礎愈發穩固。事實上,日本政策制定者們已經依照“中國尊崇實力”這一有充分證據的信念採取行動,他們歡迎美國重新扮演“壞警察”角色。有趣的是,奧巴馬的前國家安全委員會中國和亞洲顧問埃文·梅代羅斯承認,特朗普更具對抗性的倡議是馴服中國的有效手段。

因此,如果說奧巴馬外交和安全政策手段是後現代的,那麼特朗普的外交和安全政策本質上說就是現代的。但問題在於,無論內容還是方式,特朗普的手段都有可能是19世紀的“現代”。特朗普政府針對中國的經濟攻勢就是美國單邊主義和保護主義風險的最佳例證。首先,美國已經超出合理的經濟反制,如國內金融篩查機制,而變成通過貿易關稅強迫中國在貿易上讓步。這種戰術性經濟攻勢很可能影響日本。若中國與特朗普達成的貿易投資協議主要是特惠貿易讓步,那就會傷害與之競爭的經濟體,如日本。如果未能達成協議,日本經濟也會由於與中國融合而受傷害。第二,美國正對其盟友施壓,在昂貴的5G網絡推出之際設置紅線,但這樣做的後果遠超中國帶來的潛在安全隱患。在戰略層面,美國同時還針對中國的經濟赶超,為拖慢中國的進步,美國很快會進一步限制高科技產品對中國大陸的出口。出於上述戰略或戰術原因,中國部件佔比高的產品很可能遭美國禁運。無論哪種情況,日本的繁榮都將受到負面影響。日本將不得不謹慎行事,控制特朗普政府極具對抗性的衝動,因為日本原想要一個“壞警察”,但卻可能招來一個“瘋警察”。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文章原載於「中美聚焦」
http://cn.chinausfocus.com/foreign-policy/20190403/38286.html)

延伸閱讀
  • 美中之間貿易戰爭,大大限制了習近平在外交政策能夠揮灑的空間。這或許也因此,這次大阪中日高峰會沒有太多可值得紀念的重大突破。

    黃匯傑  2019-05-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