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棄10萬月薪 洪拳女變區議會新丁

2019-04-10
 
AAA

s1.jpg

細細粒,但好打得。經民聯議會「新丁」李思敏剛在油尖旺大南選區補選勝選。她是精英運動員,當過保鏢,並非尋常女生。曾經有一份10萬元月薪的工作放在她面前,但她卻放棄機會,當上區議員的人工只有當天三分一,是否值得?

六年班開始習武 獎項難盡錄

外表身型嬌小,李思敏是洪拳師傅,更是精英運動員,曾遠赴新加坡、馬來西亞、北韓等多地出戰世界級賽事,其中北韓2004年起舉行國際武術比賽,她就連續參與了兩屆。李思敏說,每年本地有13個常規賽,加上5、6個外地賽事,多年來累積的獎項已不能盡錄,曾有報道指她「年年贏冠軍」,記者亦不禁問道:「你是否每次去比賽都贏?」她笑而不語,只比出個「V」字勝利手勢。

c7c.jpg

少年警訊圖片

不過,或者李思敏並不願被冠以「好打得」之名。她說,傳統習武之人著重和諧,自己參與的賽事多數不是對打形式,「純粹耍套拳出來,由不同的裁判評核你打得好不好,達不達標準。」她認為當武術涉及競賽,或多或少會變質,「要迎合賽事要改變自己」,所屬門派比較喜歡醉心研究武術,而非競爭。

52923186_286802018655245_7142474125838123008_n.jpg

李思敏Facebook圖片

習武生涯要由小學六年班參與少年警訊說起,Madam見她活潑好動,介紹她上功夫班,拜入江沛偉師傅(現香港中國國術總會會長)門下。「日子有功,第一,會鍛鍊到堅持同耐性;第二,傳統功夫重視德育思想,對於地區(工作)幫助好大,面對不同困難時,會有一個信心或信念堅持,向好的方面想。」

保鏢生涯短 不喜「隨時準備擋子彈」

當年從IVE畢業,未知大學會否取錄之際,有保鏢公司聘請她為一位「老闆」擔任貼身保鏢,月薪可觀,但任職一段時間後卻發現問題,「傳統功夫給我種的思想好深,你作為一個保鏢,永遠心態是隨時要打,是負責擋子彈的;但學功夫以及看一些書,卻告訴你如何放鬆你自己,你要接受,你要反璞歸真,你要融入大自然。理念上都有些背道而馳,是否每一日都要那麼精神緊張去保護一個老闆呢?這未必是我想要的東西。」

s4.jpg

適逢大學終於向她發出取錄書,主修運動管理,於是向老闆請辭。「其實老闆身邊也有很多位保鏢,都是高大威猛的,我自問『細細粒』,雖然可能打得,但細細粒未必能保護他,(攻擊)中他都未必中到我。」老闆加薪留人不果,「當時他出10萬元月薪叫我留低。」李思敏剛踏入34歲,區議員月薪大約3.2萬元。

當日面對優厚人工不動搖,然而做政治人卻不能時時「企硬」。「政治是妥協文化,要溝通,要有商有量。」換個跑道更多參與政事,她曾迷惘,「想了很久,問了好多前輩,自己不是一個很喜歡講政治的人,因為政治太深奧了,政治都有一科去讀,何況我沒有讀呢?」她自言更喜歡講民生,參與社區服務。

s3.jpg

憶師父莊永燦 「我有一件事未學到他」

最需要感激的前輩是師父──前大南區區議員、經民聯莊永燦。李思敏16歲起在區內做義工,後與燦哥結下緣份,「第一日認識他時都保持距離,當時是小朋友,他是律師,嘩!律師真是『每六秒六毫』的,社會將他們包裝得好高貴,一聽到『律師』兩個字已怕了,後來慢慢做(地區工作),距離才愈來愈近。」

莊永燦去年11月因癌逝世,李思敏今次出選正正是填補議席空缺,接手師父工作,繼續服務街坊。師父生前被稱為「正氣哥」,曾高調批評「佔中、佔旺」,李思敏稱希望秉承他「敢作敢言」風格,但也不會走完全一樣的路線。「我有一件事還未學到師父,說話技巧需要繼續進修,我比較偏向『貼地』一些。平時到學校開(功夫)班,或者社區內見到小朋友,跟他們聊天,他們都會接受。」

50e694cd-3bfc-4f37-b91b-df87083c462a.jpg

倡「聯廈聯管」管理三無大廈 

大南是舊區,區內有多幢「三無」大廈,沒有管理可言,連家居垃圾都無人收,落樓丟到街上垃圾桶旁便算,衍生安全及衛生問題。李思敏的政綱重點,包括推行「聯廈聯管先導計劃」,聘請管理公司統一管理「三無」大廈。然而要逐家逐戶拍門得到住戶及業主同意,並不容易,她承認這是一個「較長的計劃」,與此同時亦會處理區內交通黑點及旅遊巴泊位問題。至於11月的區議會選舉,她說現階段先做好地區工作,由區內居民決定是否讓她續以議員身份服務大南。

57a2addb-6269-45de-8e1e-4900a83e30cd.jpg
延伸閱讀
  • 數以十萬計的市民在酷熱天氣下上街遊行,反對政府的一項立法,不能不令人想起2003年。跟2003年一樣,今年11月是區議會換屆選舉。

    曾鈺成  2019-06-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