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向偉:美方疑鄰盜斧心態不可取:哪有那麼多間諜呀!

2019-04-29
王向偉
《南華早報》前總編輯
 
AAA

SPY1.jpg

上世紀八十年代初,中國終於對西方投資者、學生和學者打開了大門。這一開放決定曾令中共精英階層抓狂,痛心不已,因為他們既害怕資產階級的影響,更擔心外國間諜的滲透。

當時,外國留學生和學者隨時處於警惕目光的密切關注之下,只能住在指定的宿舍,在指定的餐廳就餐。除了上課,他們還不能與中國教職工和學生交往。而來華訪問的商人和學者也只能住在指定的涉外酒店。如果有中國人想進入去,酒店門衛還要經常查驗他們的證件。

值得慶幸的是,這樣的偏執狀態是短暫的,多數限制性政策也早已取消。更有意義的是,當年來華的學生、學者和商人大多數都成了中國的支持者,都在為中國的發展進步和融入世界進程吶喊助威。

美國崇尚自由和包容,令無數中國自由派人士仰慕不已。而今天卻要把來自中國的投資者、學生和知識分子拒之門外,這也太匪夷所思和令人沮喪了。

在某種程度上講,一些偏執狂型美國政客所表現出的過分猜疑一點兒也不亞於中國開放之初時左派頑固分子的表現。他們認為每個來自外國的學生或學者都是潛在的間諜,都聽命於他們政府的指令和吩咐。

對學術交流的偏執和猜疑或許只是影響中美兩個大國關係的一個因素。然而,學術交流是不可替代的,是推進公民社會的形成、確保強勁雙邊關係不受政治風向影響的重要途徑之一。

但是,從過去一年所發生的事情看,前景不容樂觀。

據《紐約時報》本月報道,在過去一年裡,出於對間諜活動、竊取商務秘密或政治干涉的擔憂,美國已經撤銷了約30名中國社科學者以及學術機構的負責人和專家的訪美簽證,或被美方列入行政評估名單。其實,專家的職責無外乎是宣傳和解釋政府政策,(並為決策者提供建議)。

去年曾有報道稱,美國政府已開始削減對申請在美研究機構和大學工作和學習的中國科學家和理工科學生發放簽證,同時加強了對已在美國的中國科研人員和理工科學生的審查和監督。去年還曾有報道稱,作為美國打擊知識產權盜竊行動的國家戰略的一部分,白宮甚至討論了單方面禁止中國學生來美學習的可能性。

在雙邊關係優先項出現巨變的背景下,兩國間緊張局面也隨之而來。在經歷了40年積極主動的接觸之後,華盛頓現在突出強調與中國的戰略競爭關係,尤其是在高科技領域。在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直言不諱地講要在2035年把中國建設成經濟和科技強國並在國際事務中發揮更大作用之後,情況更是如此。

中美關係出現裂痕,還有一個深層次的原因,即美方對過去40年對華接觸政策結果的不滿。美國認為,四十年的努力未能把中國引上一條民主和自由的可持續發展之路,而習近平上台執政以來,中國反而變得更專權,甚至還在試圖輸出與西方截然不同的新治理模式。

華盛頓有理由反對中國的崛起,比如指責中國竊取知識產權和強制技術轉讓等,但它敘事方式和手段卻充滿了偏執狂的要素,甚至散發著當代「麥卡錫主義」的味道,即上世紀五十年代美國臭名昭著的「紅色恐怖」。

美聯邦調查局局長克里斯托弗·雷以及其他高級情報官員一直在試圖推銷一個令人不寒而慄的觀點,即每個訪美或在美學習的中國公民都可能是間諜。

在去年的國會聽證會和公開演講時,克里斯托弗·雷反覆重審這樣一個觀點,即中國對美國的威脅「不只是來自政府層面,而是整個社會」。

他尤其提到了學術界,稱中國科學家、教授和學生都在積極為中國政府搜集情報。然而,他並沒有任何具體證據,以證明在美大學和研究機構的多數中國學生和研究人員對美國國家安全構成威脅。

目前,全美國有100多萬國際學生,其中超過三分之一來自中國。

美國執法機構加強了對中國遊客的審查。3月30日一名中國女子因試圖非法進入特朗普總統位於佛羅里達的海湖莊園而被捕一事,似乎給了他們足夠的談資。被捕時,這名女子攜帶有兩本護照、四部手機、一台筆記本電腦、一個移動硬盤和一個便攜U盤。除了為進入莊園而對安保人員撒謊之外,疑點主要集中在她的U盤上。起初檢測發現U盤帶有惡意程序,但美國媒體報道,隨後的檢測證實並沒有惡意程序。

此後,出現了另一可信的說法。這名來自上海的女子其實是一場騙局的受害者,她被騙支付了大筆金錢,來特朗普的私人莊園參加一個子虛烏有的活動。

總而言之,一些美國政客試圖利用一些孤立事件製造聳人聽聞的中國威脅,是無益的,只會加深中美間的相互猜疑和誤解。

比如說,一些被美方撤銷簽證的中國學者,都是國際關係和中美關係的頂級專家。他們的觀點和看法不僅被政府官員高度認可,也被普通民眾所接受。

值得注意的是,據稱他們的簽證被取消之前,其中一些人曾被聯邦調查特工調查和詢問過,了解他們與中國政府的關係。其實在中國,所有的頂級大學和研究機構都接受政府資助和撥款,幾乎沒有例外。 

照此邏輯,他們都毫無例外地與政府有着千絲萬縷的聯繫。此外,全球各地的國際關係專業的學生,都必須想法設法與有關機構建立良好關係,以便更好地理解複雜地域政治問題,形成有見地的觀點。再說了,華盛頓主要智庫也都毫無例外的對政府高級官員實施旋轉門政策。

沒錯,中國政府確有一份黑名單。那些撰寫文章或發表演講抨擊中國人權和攻擊中國政府的美國和西方學者,都可能被列入了這份名單,其中一些人幾十年都無法來中國。

同理,這並不合適,也是無益之舉。

白邦瑞來華簽證申請被拒,就是最新例證。白邦瑞曾是五角大樓高官,據稱他現在是特朗普總統中國事務的顧問。據媒體報道,白邦瑞曾多次訪問中國,本月早些時候再次申請中國簽證時,被拒簽了。人們猜測,這可能是中國對美國拒絕和撤銷中國學者簽證的報復之舉。

在接受《南華早報》採訪時,白邦瑞表示,如果中國希望在國際舞台上扮演主要角色,就不能容許發生這樣「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事件。

講得太對了!然而,他的這番話也許更適合用於描述美國這一超級大國,因為美國總是自詡為世界開放和包容的一盞明燈。

 

王向偉是《南華早報》前總編輯,現常駐北京,擔任《南華早報》編務顧問。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美國也不再是世界最後的消費者所在地,中國可以在歐盟、東北亞、東盟,甚至一帶一路國家,找到新的市場擴充地,而美國卻無法填補中國市場的空白。因為盟友們事實上亦是競爭者,自己也有同樣產品,世事就是如此。

    張建雄  2019-08-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