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健楚《上大夫堂》--抑鬱女人怎自救

2019-05-14
余健楚
香港註冊中醫師
 
AAA

shutterstock_1250673868.jpg
這座煩囂的城市,每天夜幕低垂時,有多少女性獨自地無故悲傷哭泣?

也許她們在社交圈裡看來若無其事,也許她們在家人面前顯得堅強無比,一個人呆着的時候,不管在公共場合還是在家裡,總是開心不起來,莫名的悲傷隨時像風暴來臨前一樣發動,卻不知道為甚麼。

她們抱怨有這樣的理由或那樣的經歷把自己帶向鬱悶的漩渦,又總是習以為常地責備他人,常常感到疲憊和周身不適。

前陣子,有位病人給大夫傳來手機訊息這樣說:「睡不到吃不到,吃下又想吐,十分煎熬!原來食得瞓得不是一件理想當然的事!」這是多麼平實的心聲!即使家財萬貫也買不了一場恬靜的睡眠。大夫有時在想:名牌手袋或者榮譽獎項倒是一點炫耀價值也沒有,擁有一顆好心情,睡得好、吃得香、精神足,便有了本錢去建立獨立不倚的人格,不隨着社會風氣走。班固說: 「夫唯大雅,卓爾不群。」

shutterstock_1288502857.jpg

大夫的醫案裡記錄有不同年齡階層的抑鬱症女病人,診治有成功的也有完全不見效的。大夫如今三十多歲,記得頭幾年行醫歲月,只要門診那天有抑鬱症病人,晚上下班後在港鐵車廂中有時情緒短暫低落。回想起來這一定是接收了「病氣」,沒有及時釋放出來之故。可見,思想負面的人攜帶有破壞力的磁場。

最近有位女病人求診。她在懷孕初期悲哭不能自主,無需時間醞釀可隨時隨地瞬間掉下眼淚。中醫看病不像西醫那樣只要診斷抑鬱症這個病名後就能直接開藥給予抗抑鬱藥、鎮靜劑和安眠藥,他們處方是病名對藥名即可。中醫可不是這樣,病名對中醫來說永遠只是一個參考而已。中醫學的診斷標準是「察色按脈,先別陰陽。」,至於醫術如何那就看醫師用了多少工夫。

shutterstock_40164781.jpg

這是一首簡單而著名的方劑。《金匱要略》記載:「婦人藏躁,喜悲傷欲哭,象如神靈所作,數欠伸,甘麥大棗湯主之。」藏躁(臟躁),是病名;喜悲傷欲哭,是主要臨床症狀。判斷能否服用此方要點之一是有沒有陰陽俱不足這個狀態,尤其血虛體質之人出現血不養心就會擾亂心神,服用此「甘藥」即可補血安神亦補脾氣,可療治一切與情志相關之疾病。古今臨床驗證,療效非凡。

又來到悲傷欲哭的三更半夜,心中默記迎接你的永遠都是天已破曉時的心如明鏡!

A.png

附錄:
《甘麥大棗湯》
配伍:甘草、小麥、紅棗。(藥量依據註冊醫師診斷病情而定)
應用:抑鬱症、焦慮症、妊娠臟躁、失眠、小兒夜啼、盜汗等等。

B.png

《上大夫堂》女士抑鬱篇(一)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常見坊間以訛傳訛的說法較為普遍存在,例如紅棗補血。若紅棗能夠直接補血,大夫願意在臨床上以單味藥紅棗代替當歸黃芪湯,等有補血功效的複方來治療不同情況下的血虛症。

    余健楚  2019-07-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