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成科:泛民升級底牌不過「二次佔領」 天不會塌下來

2019-06-11
韓成科
香港文化協進智庫副總裁
 
AAA

oc1.jpg

「民陣」發起的反修例遊行,「民陣」表示有103萬人參與,即是說當日7名香港人之中就有一人參與遊行,至於警方則指高峰期有24萬人參與,學者雷鼎鳴則受「香港發展中心」委託,以遊行人士所佔的道路面積和人數密度,以最寬鬆標準推算,遊行人數介乎18.7萬至21.2萬人。這樣看來,當日遊行最少也有20萬人以上,規模不可謂不大,難怪泛民在遊行後信心滿滿,揚言要升級行動,以迫使特區政府撤回修例。

對於這次反修例遊行所反映的民意,特區政府當然不能輕視,林鄭在翌日隨即就修例再作出調整,但這樣的回應當然很難令泛民收貨,他們已經喊出兩大訴求,一是撤回修例,二是林鄭落台,而政府的聲明已明確表示撤回修例不在選項之內。在這樣的情況下,泛民亦只有一個選項:就是升級行動,現在的問題是,泛民會如何升級?

其實,在遊行當日泛民已經就升級行動作了預演,當中包括在遊行途中率領市民預演一次包圍立法會;在遊行結束後一班激進分子有組織、有預謀的企圖佔領馬路;及後有激進分子更暴力衝擊立法會,與現場警員爆發嚴重衝突。泛民的升級行動將不出這三招。

這三招當然會引起社會極大衝突,全港市民都不希望見到,但如果泛民以為這樣的升級可以迫使政府就範,恐怕只是一廂情願。泛民的升級行動,說到底就是企圖重演2014年的「佔領」,現在泛民也確實沿用當年的操作手法,比如近日開始在社會上發動罷工罷課罷市,約而發起市民長期在立法會門外集結,到表決時候直接就宣布「佔領」立法會,從而發動第二次「佔領」,相信這就是泛民的「終極武器」。

泛民要再次發動「二次佔領」,固然是大殺傷力武器,不但傷人,更加傷己,而且不見得有多大作用。2014年第一次「佔領」,帶給香港社會巨大的震撼,金鐘、銅鑼灣、旺角長期被「佔領」,學民思潮及學潮更發動多次大型衝擊行動,規模之大,聲勢之強是香港從來未見,但結果如何?「佔領」所爭取的訴求一樣都得不到,不但得不到,更引起社會怨聲載道,泛民損兵折將,搞手身陷囹圄。這場大型的政治行動,也似乎改變不了之後的區議會及立法會選舉的形勢。一場「佔領」搞得翻天覆地,但卻是一無所獲。第一次「佔領」最終功敗垂成,為什麼泛民會認為「二次佔領」有用? 

現在經過第一次「佔領」已經五年,警方不可能沒有為第二次「佔領」作準備,從遊行當晚警方處理衝擊的果斷及高效,顯然警方已經針對可能出現的「佔領」有了全盤部署,要重演當年「佔領」的「戰績」將更為困難。更重要的是,特區政府對於泛民的威脅和開價,根本沒有退讓理由,這是一場政治的角力和較量,不但是建制陣營和泛民陣營的較量,背後更是中央與外國勢力的角力。在這樣的形勢下,特區政府的任何退卻、軟弱、妥協,都會造成全盤皆輸的後果,不但特區政府的管治威信將遭受重創,更會令全力支持修例的建制陣營遭受重創,連帶中央的威信都會受到拖累,整條戰線就會崩坍。

不論是中央及特區政府肯定會汲取2003年基本法二十三立法夭折的教訓,這一次更沒有退讓的理由。如果這次特區政府退卻了,試問如何面對數以十萬計支持修例的民意?如何面對建制派的力挺?如何面對自己提出的修例理據?不論泛民如何將行動升級,最壞情況也不過是「二次佔領」,香港可以承受一次,就可以承受第二次,天也不會塌下來。況且,泛民不見得有能力和決心真的再發起一場「佔領」。泛民現在要鬥大,可惜手上的籌碼並不多。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