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忠平:誰是襲擊海灣油輪的幕後黑手?

2019-06-17
宋忠平
鳳凰衛視評論員
 
AAA

m1.jpg

不到一個月,海灣地區再次有油輪被襲擊。全球媒體再次把眼光聚焦伊朗。同時,這件事對前來調停的安倍晉三無疑是打臉之舉,本次斡旋還沒結果,日本租用的油輪就被襲擊。按照蓬佩奧的話來講,正是安倍見的哈梅內伊和魯哈尼等人所為,這無疑一點面子都不給這位遠道而來的「和平使者」,連給特朗普帶個話都被哈梅內伊直接駁回,毫不留情面,畢竟國家利益不能靠說客來調停。美軍緊急抽調P-8A「海神」反潛巡邏機和「宙斯盾」戰艦前往阿曼灣巡航,估計是要做一下「毀傷評估」,找點所謂的蛛絲馬跡。

究竟這次又是誰幹的?誰唯恐中東不亂,伊朗不亂?

首先我們來分析一下這次襲擊的手段。信息很亂,有說是魚雷,有說是水雷,還有說是「蛙人」。從目前公布的少量信息判斷,油輪是水線以上出現了大洞,這比較奇特,如果是魚雷和水雷攻擊的話,水線以下出現大洞,水密艙進水,油輪沉沒,這才符合水雷和魚雷攻擊的意圖。導彈攻擊可以選在水線以上,打擊船隻的核心區域造成巨大的毀傷。美軍驅逐艦2000年在也門被恐怖分子襲擊是自殺式快艇,造成美軍軍艦艦體一側嚴重損毀。如果是水雷提前引爆而不是油輪觸雷引爆可能會造成水線以上損失,而魚雷一般都是在水線下觸發引爆。相比魚雷和導彈,真正的水雷的威力要大得多,裝藥量大,對油輪或造成致命損害,但從目前信息來看還不是致命的毀傷。「蛙人」的破壞比較多樣化,可以在水線下,也可以在水線上安裝粘性炸藥並通過遙控引爆。由於油輪的船員數量不多,安保力量十分有限,完全無力盯控和對付「蛙人」,不具備這個能力,可以說防範能力極低,這就給蓄意破壞着以可乘之機。如果聯合調查人員能做到客觀公正,究竟是什麼原因導致油輪受損並不難解釋,但問題的核心是誰來調查,是否帶有政治目的和傾向,一個月前的油輪襲擊事件至今沒有結果,但已經嫁禍給了伊朗,這次呢?繼續嫁禍伊朗也是必然的結果。

基地組織和「伊斯蘭國極端組織」有嫌疑,嫁禍伊朗。敘利亞內戰成就了「伊斯蘭國極端組織」,甚至差一點就拿下來伊拉克,亂中求生、求勝是這些極端恐怖組織的最佳生存和發展方式,如果能讓美國、以色列和伊朗打起來,甚至大打起來,這些躲在幕後的恐怖組織一定是興奮異常。一來有了用武之地,可以發大財,二來可以謀求美國等國家的「招安」和再利用,借美國之勢實現自己的政治目標。

m2.jpg

美國也有嫌疑,嫁禍伊朗。美國已經宣布對伊朗石油制裁,但還有不少國家依舊我行我素購買伊朗石油,甚至用非美元貨幣來結算,這完全觸怒了美國方方面面的利益。通過打擊經過霍爾姆茲海峽的油輪,讓伊朗被黑鍋,可以一舉多得,既可以強化對伊朗的制裁,又可以強化美國的金融霸權地位。但僅僅是假冒「恐怖襲擊」,美軍並不想真開戰,只想搞個中東的反伊朗統一陣線出來。

以色列和沙特也有嫌疑,甚至會用苦肉計,把自己打扮成一個受害者、無辜者,逼着美國軍隊儘快出手收拾伊朗這個眼中釘,畢竟「伊朗擁核」將是這兩個國家的噩夢,自己動手會導致國家利益受損,畢竟伊朗不同於敘利亞,實力比較強大,主動出手不如找「代理人」以免引火燒身。

伊朗最不想打仗,伊朗最大的問題是國內問題,尤其是經濟惡化,這是擺在哈梅內伊和魯哈尼面前的關鍵問題,雖然強調外部制裁可以緩解國內政治和社會矛盾,但這不是解決問題的根本。伊朗已經希望通過經濟改革,減緩國家經濟對石油的嚴重依賴,但這又是談何容易。因此,求穩和「高掛免戰牌」是伊朗的最佳選擇,無論外部風雨如何變化,伊朗都要避免局勢惡化,從政治危機轉向軍事衝突。一旦海灣地區再次開戰,伊朗政權和經濟將會面臨重大的考驗,這十分不利於已經疲弱的伊朗現實。利用國際社會的斡旋和拖延,延緩中東爆發戰爭的幾率更加符合伊朗的現實利益。

伊朗如今也是以拖待變,這一屆美國政府不行、不友好,那就拖到下一屆政府,這樣比較符合伊朗的實際利益,而主動去求戰打仗則絕對是下下策,伊朗不會那麼傻。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