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德武:美國進入大選周期 特朗普勝算幾何

2019-06-18
周德武
大公報副總編輯
 
AAA

TTT.jpg

6月18日被美國總統特朗普稱為「大日子」。這一天,他在佛羅里達州奧蘭多正式宣布開啟競選連任之旅。而民主黨候選人初選的首場辯論也將在26日開鑼。

在多個民調中落後於拜登的特朗普有點坐不住了,特別是在賓西法尼亞、密歇根及威斯康辛等幾個關鍵搖擺州均出現了險情。如同他把美國主流媒體的報導斥之為假新聞,特朗普也把這些不利於自己的民調斥之為「假民調」。

15日特朗普直接發推警告,「2020年大選如果無法連任,美國股市必將崩盤」。與此同時,他通過各種方式向美聯儲主席鮑威爾施壓, 要求其儘快降息以拉抬掉頭向下的經濟。

特朗普的任期已過大半,「關稅男」的封號名副其實。他給世人印象最深的就是動輒揮舞關稅大棒,掄向所有與美國存在貿易逆差的國家,全世界都活在特朗普的陰影之中。

當特朗普漸漸聚焦中國的時候,指望很快拿下 「非常虛弱的中國」(特朗普推特用語),卻沒有料到,中國成了特朗普最難啃的骨頭,多少讓他有點沮喪。美國大選的時針嘀噠作響,嘴裡喊着不急於達成中美貿易協定的他,比任何人都需要這紙協議,向美國選民展示他的「談判藝術」。

特朗普的極限施壓政策給中美關係帶來了巨大傷害。上個月,王毅國務委員兼外長警告國務卿蓬佩奧,不要在惡化中關係的道路上「走得太遠了」,大有讓美國懸崖勒馬的意味。一些網友調侃道,美國願意跳,何必攔它?但另一些網友給出了標準答案:「不能讓它跳,因為中國也騎在馬上」。儘管這是網絡段子,但也真實反映了中美關係的現狀。

中美之間「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相互依賴程度超出了特朗普的想像,即使美國的一些戰略家們急於與中國全面脫鉤,但沒有五到八年也是不可能完成的。屆時特朗普呆在什麼地方,的確需要一些想像力。

6月17日,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就剩下的3200多億美元中國產品加征關稅舉行聽證會,已經有600多家企業聯名寫信給特朗普:續征中國產品25%關稅,將令美國企業失去200萬個就業崗位,讓四口之家平添2000美元的生活成本,美國GDP因之下跌1%。

但特朗普能聽進去多少,的確不能抱太大的希望。不過,特朗普向全世界賣了一個關子,稱是否加征關稅,留待G20峰會後再做決定。

特朗普的許多做法看似毫無章法,其實背後有着自己的一套行為邏輯。一方面,在特朗普眼中,只要保持老大的地位,採取什麼手段他都不介意,正所謂馬基雅維里「目的總是證明手段正確性」的哲學,被這位號稱「進攻性現實主義者」的總統發揮到了極致。

即便被美英歷史學家們罵為「流氓超級大國」,他也滿不在乎,他在乎的是「結果導向」。6月12日,特朗普甚至表示,在2020年大選中,倘若有外國政府提供給他有關競爭對手的黑材料,他願意接納。此言一出,舉國嘩然。

競爭對手拜登批評道,「這不僅關乎美國政治,而且也關乎國家安全」,但特朗普我行我素,一些人還出來為特朗普的言行辯護。可見,美國政治領袖的道德底線已經被特朗普徹底扯掉。

另一方面,我們也非常清楚地看到,美國共和黨的建制派和極右勢力正利用特朗普,與中國下一盤更大的棋。

原先這些人,特別是建制派對特朗普並不看好,處處跟他較勁,但特朗普的當選讓共和黨的精英沾光不少,所以,他們乾脆順水推舟,借特朗普之手把中美關係往戰略對抗的道路上牽引。特朗普政府對華政策的戰略性、矛盾性和混亂性由此可見一斑。

特朗普本人則更多受制於選舉政治的邏輯,給特朗普戴上戰略家的帽子真是有點抬舉他,最多只能算是一位精明的策略師。他非常清楚,許多美國人正等着看他的好戲。

正像佩洛西所言,「不希望他被彈劾,更希望看到他坐牢」。特朗普上台以來,打破了美國政壇的許多清規戒律和「政治正確」,用推特、行政令和家族式的小圈子治國,釀成了美國歷史上少有的「憲政危機」。

為了防止被政治清算,特朗普格外看重連任總統,通過拉長任期,擴大自己的統治基礎。當選舉政治邏輯與其他利益發生碰撞的時候,特朗普寧願選擇前者。而眼下最大的政治就是怎樣能贏得選民的支持。

非法移民和製造業回歸是特朗普第一任期的兩大承諾,非法移民的大量湧入對存量勞動力市場形成擠壓,加劇白人藍領的不滿。美國著名中國問題專家傅高義說,在美國中西部朋友告訴他,那裡許多人找不到工作。既有技術進步的因素,也有產業外包的原因,但在華盛頓和紐約,社會精英們感受不到。

雖然美國失業率很低,但是勞動參與率從67%降到了62%,實際上美國有許多人徹底離開了就業大軍。漂亮的失業率數字掩蓋不了美國中下層人群的真實生存狀況。

2020年特朗普能否連任,很大程度取決於2016年的基本盤能否穩住。這些選民的邏輯是,過去他們過得很苦,無人關心,現在依然很苦,但至少有特朗普替他們說話,所以,對特朗普反覆無常的政策給予了一定的寬容度。而這種忍耐能持續多久,成為我們觀察美國政治的重要風向標。

美國的大選正式拉開大幕。時間不是特朗普的朋友,特朗普由着性子耍世界的空間也進一步收窄。他接下來能呈現給美國選民什麼樣的成績單,將直接影響特朗普的政治命運。

對內,「通俄門」始終關不上;對外,「中國門」一直踢不開;內外交困的特朗普真的需要冷靜地想一想了,否則一不小心撞上「牢獄之門」也未可知。但願民調數字的冰冷能讓特朗普的頭腦變得清醒一些。若特朗普能從一個「進攻性現實主義者」變成一個「建設性現實主義者」,或許中美關係的修復還存有一線希望。

 

文章原刊於《公評世界》  微信公眾號。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