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Travel Lovers:阿根廷比格爾海峽 不寂寞的盡頭

2019-06-21
 
AAA

t1.jpg

比格爾海峽與世界上最南的燈塔

阿根廷的烏斯懷亞(Ushuaia)是世界上最南的城市,被稱為世界的盡頭。我們很好奇的想知道,除了這個城市之外,到底世界盡頭的附近還有什麼?會是一片寂寥嗎?還是會有意想不到的驚喜呢?為了一探究竟,我們決定從烏斯懷亞出海到比格爾海峽(Beagle Channel),才發現原來這片海域比想像中熱鬧得多,是一個不寂寞的盡頭。

 

t2.jpg

世界最南的城市—烏斯懷亞

比格爾海峽全長約240公里,連接大西洋和太平洋,在巴拿馬運河落成之前,曾經是國際船運的主要通道,現今演變成旅遊熱點,是探索巴塔哥尼亞(Patagonia)和南極洲的主要路線之一。

我們坐上小郵輪離開烏斯懷亞,向比格爾海峽的東面進發。在比格爾海峽上漂洋,可以一次過飽覽阿根廷和智利的景色。我個人比較喜歡左邊的阿根廷,這裡的雪山有超過三千米高,而且一直沿著海岸線延伸,綿延不斷,像一位默默伴隨著比格爾海峽的摯友,一起看著時代變遷,春去秋來。至於智利那邊,山沒有那麼高,但沿岸有一個小鎮叫威廉斯港(Puerto Williams),位於比烏斯懷亞更南的地方。多年來與烏斯懷亞爭奪世界最南端的寶座,可惜因為只有約五千名居民,國際上多數認為她只是一個小鎮,而非城市。

 

t3.jpg

阿根廷的雪山山脈

雪山以外,比格爾海峽還有很多動物朋友。海峽上偶爾會有些小荒島和岩礁石,上面雖寸草不生,卻站滿了密密麻麻的雀鳥,吱吱喳喳的叫個不停。這些雀鳥當中,佔大多數的是鸕鶿。鸕鶿背面的羽毛是黑漆漆的,脖子的正面和肚子則白皚皚的,從遠處看過去,站起來的鸕鶿跟企鵝很相似,不同的是鸕鶿有雙長長的翅膀,可以在天空中展翅飛翔。

 

t4.jpg

荒島上站滿了密密麻麻的鸕鶿

t5.jpg

藍眼睛的鸕鶿

抬頭一看,天空上不只有鸕鶿,還有很多其他海鳥。牠們有時翱翔於天際間,與遠處的雪山相映成趣,有時貼近海面低飛,專心一致尋找獵物。看著看著,我們見到一個奇怪的畫面,一隻啡色的鷹竟然站在海上!仔細再看,原來牠並非懂得輕功水上飄,而是站在一隻死去了的鸕鶿身上。牠使出渾身解數想把鸕鶿抓起來當晚餐,可惜鸕鶿的身型太大了,折騰了一輪,結果都是無功而回。那雪白的肚子就繼續在海上漂洋。

 

t6.jpg

英明神武的海鷗

t7.jpg

站在鸕鶿肚上的鷹

我們開始聽到雀鳥以外的叫聲。那低沈的聲音不太悅耳,還有點像人類嘔吐反胃的聲音,看看舺板上的船友,大家一副精神的樣子,似乎那並不是有人暈船浪而發出的聲音。我們走到船頭,遠眺另一個荒島,終於發現聲音的來源!原來是一群懶洋洋的海獅!牠們躺在岩石上,擺動著胖胖的身體,仰起頭來,發出嘈吵的聲音,就像一班好食懶飛的流氓,只會虛張聲勢。

 

t8.jpg

又懶又吵的海獅群

船繼續向前駛,繼續經過一個又一個被鳥兒和海獅佔據的荒島。然後,終於來到了比格爾海峽最有名的地標—世界最南的燈塔(Les Eclaireurs lighthouse),象徵著我們已經來到世界的盡頭。這座漆上紅白間的燈塔,為人民服務了差不多一個世紀。燈塔給人一種寂寞的感覺,但我認為它是一個例外。它並非獨個兒屹立在荒島之上、雪山之前,而是由無數的海鳥陪伴,看著潮來潮去,一點也不孤單。

 

t9.jpg

有海鳥陪伴的燈塔,一點也不孤單

雖然我們稱呼這裡為世界的盡頭,但其實這裡只是人類止步的地方。到過比格爾海峽,就知道這裡並非絕路,而且一點也不寂寞,反而是動物和雀鳥的一片樂土,充滿生氣。也許少了人類,動物們過得更自由自在呢。

 

作者簡介:

Manix和Garry—The Travel Lovers (https://www.facebook.com/thetravelovers/)

一對旅行成癮的情侶。一個好動,一個好靜;一個膽大,一個膽小;一個狂野,一個斯文。個性不同,卻天生一對。決定手牽手環遊世界,蒐集屬於兩個人的甜蜜回憶。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Rano Raraku是復活節島另一個必遊景點之一,這裏是島上摩埃像的採石場和製作工場,島上95%的摩埃像也是出自於Rano Raraku,然後利用人力運送到島上各個地方。

    Flyplan旅策谷  2020-05-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