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煒:美國談判的最終三個目標

2019-07-01
李煒
鳳凰衛視資深主持人
 
AAA

cn1.jpg

中美領導人見面後,讓全世界大大地鬆了一口氣。暫時中美貿易的戰火不會進一步擴大和蔓延了,戰爭規模維持現有的水平,雙方重新回到上次會談的桌邊,繼續沒有結束的會議。這場戰爭是美國人主動開始叫板,宣戰,開戰,中國被動應戰,然後邊打邊談,邊打邊談,很像當年的朝鮮戰爭,美國和中國都亮出了懲罰性關稅的利劍。現在,由於美國國內反戰聲音非常強烈,主要來自商業界,產業界,其餘的主戰派都是政客,美國依然是兩種聲音,所以休戰只是暫時停止拿出更多的武器參戰,但是亮出的劍也都不打算收回去了。於是,大家關心,美國既然知道不可能徹底打敗中國,那麼,美國到底想要什麼東西呢?它的最終目標是什麼呢?

我認為,美國最終需要從這場爭鬥中實現三個目標:第一,中國要承認自己是個發達國家。第二,人民幣匯率市場化,跟美元的匯率水平達到3.5人民幣兌換1個美元!第三,中國的進口關稅加權平均應該跟美國一樣達到2.4%。

一,發達國家

第一個目標可以反映出特朗普總統商業作風。特總統談判的手法就是先歌頌談判對手:「你是我見過最偉大的人物,我的好哥兒們!」讓對手受到尊重,這樣一來,對手就可以尊重特朗普的建議,會認真考慮和接受他的建議,因為你自己也是被尊重的。其實美國對中國政策和歐盟對華政策在這個問題上是一致的,他們都認為,中國其實是一個發達國家,但依然享受的發展中國家,也就是窮人國家的政策補貼,比如:二氧化碳排放待遇,進口工業產品關稅待遇,在這些問題上,發達國家和發展中國家有巨大的政策差距,而美國智庫們認為,正是這種差別化待遇使得中國快速進入了世界上實力最強的國家群,而且僅僅用了17年時間!現在,美國根據自己國內法對很多國家強徵懲罰性的進口關稅,它就是使用了世界貿易中組織給經濟落後的國家的待遇,對進口產品徵相對比較高的關稅,用來保護美國自己的民族工業,它自己寧肯將身份降低到發展中國家的地位,來搶回製造業的產業鏈,如果批評說它破壞WTO遊戲規則,它馬上就威脅要退出世界貿易組織(WTO)。

中國為什麼說自己是發展中國家的呢?因為,世界銀行區別發達國和發展中國家的最核心界限是人均GDP12500美元,超過的這個界限的是發達國家,是富農;沒有超過的是發展中國家,是中農;低於1750美元的是不發達國家,是貧農。中國官方數據顯示,中國的人均GDP9679美元,典型的發展中國家,是中農!而美國是6.2萬美元,典型的富豪和大地主。此外,更重要的數據是二氧化碳排放,有錢人家的機器多,所以碳排放就多,窮人家裡機器少,所以碳排放就少,中國人均二氧化碳排放僅僅是美國的三分之一,美國是中國的三倍,比如,美國10個人就有8輛小汽車,中國10個人只有1.4輛小汽車,所以中國是一個典型的發展中國家。

美國和歐洲為什麼說中國是發達國家呢?

中國的基礎建設好:高速公路14萬公里,比美國多出一倍,世界上三分之二的高速鐵路在中國,美國完全沒有!中國世界最大的新汽車銷售市場;中國消費水平(內需)跟美國差不多,都是5萬多億美元;世界上50%鋼鐵是中國生產;54%的鋁是中國生產;世界上25%的製造業在中國;世界上50%豬肉被中國人吃掉了!別忘了,世界人口77億,中國人口僅佔總數的18%!更重要的是,中國的GDP90萬億人民幣,按照中國官方匯率換成美元為13.6萬億美元,但是按照購買力平價來算,就是25萬億美元,超過了美國,英國,俄羅斯之和還多,憑什麼你說你是發展中國家?搞了半天就是你這個官方匯率作怪,1個美元官方匯率6.8人民幣換1個美元,而美國人認為,人民幣匯率應該大幅度升值,升到3.5人民幣換1個美元!所以,美國真實的目標就是要逼迫人民幣升值,升到跟購買力平價一樣的水平!

二,人民幣匯率3.5

購買力平價(Purchasing Power Parity)是一個學術概念,它是根據各國國家物價水平計算出來各國貨幣之間的係數。比如,你選擇600樣不同的商品,鞋子,麵條,電費,汽油費,手機等,你在中國買這些同等數量和單位的東西需要花多少錢,而同樣的東西,你在美國買的話,你需要花多少錢:如果你在中國一共花了3.5萬人民幣,而在美國花了1萬美元,這時,人民幣和美元的購買力平價就是3.5比1。請注意,這是個學術係數,不是官方匯率。但是,美國一直以這個目標作為讓人民幣升值的目標。5月25日,中國銀監會負責人郭樹清先生在清華五道口國際金融論壇上一個書面講話中也談到這個話題:「隨着經濟發展質量提升,人民幣市場匯率將不斷向購買力平價靠近。」所以,人民幣匯率的提升,本身也是中國政府發展的目標。而美國人一直認為,官方匯率和購買力平價有巨大的差異,就是中國故意這樣做的,其「目的」是為了佔領美國的內需消費市場,甚至全球的消費市場,因為數據顯示,中國長期保持世界第一大出口國,並且經常是(不是一直是)世界第一大貿易順差國,外匯儲備也是世界老大。美國人認為,這一起都是因為人民幣匯率太低!所以,只有人民幣升值,才能解決美國對中國每年3000多億美元的逆差。

中國認為,逆差的原因來自結構性問題:1,工廠都從美國都搬到中國了,美國沒有生產了,但是產品還需要,需要進口,而中國人在中國就可以買到;2,美國有大量高端科技含量的產品,但是禁止賣給中國,低端的產品全在中國,美國沒有,於是美國買中國的多,賣給中國的少!人民幣就算升到3.5換1個美元,貿易依然不可能平衡。其實,最簡單的方法就是美國開放高科技產品向中國出口,兩年內貿易就能達到平衡。可是,美國可能嗎?更何況,工廠搬到中國,是美國歐洲和日本資本擁有者賺得最多,工廠的投資方都是美國、歐洲和日本的資本家們,西方社會的核心價值就是保障資本利益最大化,這本身就是市場經濟基礎支點,所以,全球化的潮流至今沒有改變方向,因為資本追逐最低成本最高回報的規律沒有改變,但是,美國人希望中國人民幣升值的奮鬥目標一直也沒有動搖過,非常可笑,實際上這是對資本主義的背叛!

害怕人民幣貶值的中國人不要太擔心,特朗普總統和美國人比你更擔心人民幣貶值,他們會全力以赴、義無反顧地保護人民幣穩定或升值!他們會替你看護着你的人民幣財產!

三,進口關稅2.4%

世界貿易組織164個成員國,大家的發展水平不一樣,有的是富豪,有的是窮人,也有的是中產階級,但是,大家相互要做買賣,怎麼能讓窮人和富人坐在一起共同做買賣呢?最簡單的方法就是區別對待,如果你是窮人,你可以把你國家的關稅「壁壘牆」壘得高高的,比如,對汽車的關稅「壁壘牆」壘到25%,這樣一來,你這個窮人就可以受到「高牆」的保護,可以開始發展你自己的國產汽車,雖然汽車質量不高,外表不美觀,但是有「高牆」保護,外來的汽車雖然比你的好,但是起碼比你要貴25%。買車的人多數是剛剛掙了點兒錢的窮人,在最初階段,這些窮消費者只能解決「有沒有」的問題,不能考慮「好不好」的問題,於是,窮國家的壞產品就賣出去了,而富國家的汽車太貴,窮國家的人買不起,其結果就是:窮國家的民族工業開始發展了,所以,「高關稅牆」首先保護了民族工業的起步和發展,但是與此同時,保護了落後技術,傷害了本國消費者的利益。改革開放初的中國和今天的美國都是用高關稅,保護和促進本國製造業的發展,但是,世界貿易組織制定這些政策的目的是相讓窮國家有更多的發展空間,全球更多貿易,更多均衡發展,並不是讓富人有更富,窮人更窮,其實,富人的消費本身就是對全球最大的貢獻。

美國現在威脅要退出WTO(世界貿易組織),因為它覺得,中國現在已經是富人國家了,發達國家了,憑什麼中國依然享受發展中國家的「高關稅壁壘」的待遇?應該跟美國一樣,因為WTO要求發達國家的進口關稅必須很低,比如只能平均有3%進口關稅,因為發達國家的工業化已經完成,並且很成熟,不害怕外來產品的競爭。現在,美國認為,中國雖然進口關稅也降低了一些,按照WTO統計,中國的貿易加權平價關稅稅率已經降低至4.4%,但是,美國是2.4%,歐洲是3%,中國依然有距離,讓中國承認自己是發達國家,中國的平均關稅應該跟美國一樣,都是2.4%!

中國人說,我當然是發展中國家了,人均GDP不到1萬美元,美國都6萬多美元,按照世界銀行標準我是中農,你是大地主,你憑什麼給我定富農的成分?美國人說:你的成分跟你的匯率有關係,如果按照你官方匯率來算,你是中農;但是按照購買力平價3.5:1來算,你人均GDP已經達到1.8萬美元,你當然是富農了,所以你應該採用富人國家的標準,進口關稅不可以高於3%,最好跟美國一樣,2.4%!

看完我臆測的美國三個進攻和奮鬥目標後,你現在就會明白,為什麼G20峰會在日本召開期間,另外16個國家,也就是東盟10國加上中日韓、澳大利、新西蘭和印度,他們同時6月28日也在澳大利亞墨爾本緊鑼密鼓地召開秘密會議,他們最終要建立一個「零關稅壁壘」的單一大市場,也就是RCEP成員國,正式名稱: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議。這個市場既沒有美國,也沒有歐盟,更沒有俄羅斯,甚至沒有西亞國家,主要都是東南亞的亞洲國家:以後還談什麼WTO啊,以後都是FTA(自由貿易協議)了!這樣一來,大家更明白,為什麼中國積極搞上海進口博覽會,建立上海和海南自由貿易區,這一切都是為迎接新時代的到來的準備,以後都是零關稅了。中國堅持按照自己的戰略規劃和安排,一步一步地緊跟着時代的潮流,從來不猶豫,不動搖,走自己的路,提前準備,絕不掉隊!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