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國偉:論林鄭特首房屋施政兩週年

2019-07-08
招國偉
公屋聯會總幹事
 
AAA

ha1.jpg

最近,支持與反對修訂《逃犯條例》鬧得滿城風雨,在風雨飄搖之際,香港似乎成為了政治之都,其他民生問題都被擱在一旁,有誰關心乎?

筆者想在目前高度的政治氣壓下,轉去談談民生問題,回顧政府施政表現。林鄭月娥就任行政長官兩年來,推行的房屋政策誠然有不足的地方,但並非無可取之處。首先談談房屋政策,去年6月底,政府推出了六項房屋新政策,當中最為觸目的是修訂了居屋定價機制,改以私人樓宇非業主家庭入息中位數作為定價基礎,令居屋單位的售價有大幅的滑落,並且更貼近市民的負擔能力,這點是贏得市民掌聲的,也回應了社會的普遍訴求;而且,亦把9幅私營土地調撥至興建公營房屋之用,對於公營房屋的供應顯示更大的承擔,並且於去年12月的《長遠房屋策略》中,調整了公私營房屋供應目標比例至七比三,亦作為未來新增土地中房屋供應的指標,這點值得支持。政府以重建置業階梯作為房屋施政的目標,先後通過「綠置居」恆常化,以及推出「港人首置盤」等,豐富置業階梯,為不同階層市民提供置業機會,重燃置業希望,這都實實在在回應了市民的住屋訴求。

誠然,強調重建置業階梯確未能解決到當前公營房屋短缺的癥結問題。在林鄭特首任內,公屋平均輪候時間上升至5.5年,是自回歸後19年以來的新高,亦很大機會長期維持高位或繼續攀升。雖然現屆政府已較過去更積極推動過渡性房屋,但目前供應量少,仍屬杯水車薪。公營房屋供應短缺,公屋輪候情況似乎無法作出措施加以紓緩,難免令人失望及氣憤,政府也必須審時度勢,在紓緩措施上作出更大的承擔。

最近爆發的一連串政治衝突,突顯了青年人對社會、政府施政的憤懣情緒,當中原因相當複雜,但筆者相信住屋難是其中青年感不滿的源頭之一,政府必須決心對青年住屋問題作出積極回應;於2017年10月,政府推出「青年委員自薦試行計劃」,讓年介18至35歲青年,成為政府諮詢委員會的委員,鼓勵青年議政論政。過去,有不少批評房委會的民間參與度不足,筆者認為政府可開放房委會等諮詢及公營機構,讓青年人自薦參與,藉此讓更多青年人參與房屋政策的制定,發表意見,直接聆聽青年聲音。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