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蘇淑賢:幼兒照顧服務之一﹕真的有扶貧效果嗎?

2019-07-11
蔡蘇淑賢
香港保護兒童會總幹事
 
AAA

 KID1.jpg

去年年底政府公布《2017年香港貧窮情況報告》關注兒童貧窮,並建議加強幼兒照顧服務,從而更全面地對育有兒童的在職貧窮家庭提供更具針對性的支援。當時,我曾撰文指出雖然幼兒照顧服務的主要性質應着眼於幼兒發展,但它亦具有防貧作用 (見《信報》〈幼兒照顧服務的防貧效果〉)。年初,政府陸續公布幼兒照顧服務的改善措施細節,措施一旦切實執行,是否便能發揮防貧效果?可惜答案出乎意料是否定的。

低收入家庭「用得起」服務嗎?

觀乎政府提出的改善措施,主要有三﹕制訂服務名額與人口比例,並將之納入《香港規劃標準與準則》;改善幼兒工作員與幼兒比例;及增加政府資助的份額,由佔成本20%增至40%。若名額充裕便可讓低收入家庭有更大機會使用服務,而人手比例提高亦有助更貼身關顧幼兒的發展需要,尤其是來自資源匱乏的低收入家庭幼兒,需要更多專業承托才能達到良好身心發展的目標。政策方向無疑良好,既然如此,為何筆者仍說難以發揮防貧效果?根源在於究竟低收入家庭是否「用得起」這些資助幼兒中心的服務。

年輕父母入不敷支

讓我們看看統計處的數據。2017年女性首次生育年齡中位數為31.6歲,這個群組的收入如何?2018年第2季的25-34歲的男及女性的收入中位數分別為$19,000及$15,000,合共$34,000。哪麼開支又如何?根據統計處每5年一次的住戶開支調查,2014年育有0-5歲的3人家庭開支中位數為$31,000,經甲類消費物價指數調整後,2018年6月應為$33,356。換言之,中等收入並育有幼兒的年輕父母幾乎只能達至收支平衡,低收入家庭情況肯定更為困難。

幼兒中心服務就是貴

雖然資助獨立幼兒中心號稱資助服務,但服務月費卻介乎$4,385至$6,500(中位數為$5,537),育有幼兒的中等入息的家庭本身已捉襟見肘,要再負擔如此高昂的月費著實不易。雖然政府設有學費減免計劃予低收入家庭,但半免的三人家庭入息門檻卻是$25,255(2018/19)。換言之,大部分家庭與此無緣,而必需付全費。對於月入$25,255以上至中等入息的家庭來說,五千多元的服務月費肯定是「貴」。試想想大學本科生資助學額的一年學費只是$42,100,相當於每月$3,508,入幼兒中心比入大學還貴58%,差距之大,令人咋舌。

增加資助≠降低月費

或許有人會認為只要立法會通過政府預算,順利增加社會福利署所建議的資助,服務月費肯定會降低。不過,這只是美麗的誤會。估計所增加的政府資助,主要對沖改善人手比例以優化服務的額外開支;換言之,在服務月費上並不會大幅下降。如此,假以時日,服務名額充裕了,服務質素提高了,但家長卻仍然是「用不起」服務,一切也是枉然。果如此,對於未能獲取學費減免的低收入家庭來說,根本無助他們防貧;反而一旦使用服務,礙於資助太少,而被迫支付高昂費用,令家庭財政陷入困難。

既然如此,收費水平應訂在那裡才算合理?留待下一篇再討論。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