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書蘭:一個香港人的眼淚!

2019-08-01
廖書蘭
香港珠海學院亞洲研究中心副研究員
 
AAA

weee.jpg

雨後的武夷山蒼翠欲滴,碧蘿如煙。 

香港這座城市好像進入了無政府狀態,從六月吵鬧打架到了七月,一晃眼已進入了八月,從白天吵到了黑夜,再從黑夜打到了白天,對於一個國際金融城市來說,簡直是個笑話!對於我們香港市民來說,簡直是痛心疾首!

如今社會普遍呈現,是非對錯混淆不清,價值觀念徹底顛覆,我落淚我氣憤,甚至我奮筆疾書也無濟於事,對於「修訂逃犯條例」我竟然感覺政府是一籌莫展,我不能天天困坐愁城,所以,只好去旅行,選擇眼不見為凈,讓日子自然隨風流逝吧!

高鐵果然方便舒適快捷,看着車窗外的風景,沿着鐵路看國土,一傢伙就到了福州,在福州轉車,可真是千鈞一髮有驚無險,這個教訓讓我知道,雖然路在嘴邊,但也要多問幾個人,以防有些不負責任的人隨便教你!日後自己無法肯定的事,別輕易教人,敎錯了人對自己沒有影響,對別人可影響大了!

IMG_3552.jpg

終於到了武夷山,有位吳先生來接我們,真是「在家靠父母出外靠朋友」,有位當地人做嚮導,真是省了不少力氣。雖然正逢武夷山大水,對於我們的到來並無影響,除了遊山玩水,我們天天吃山腳下活蹦亂跳的土雞,撥開新鮮的蓮蓬就把粒粒蓮子往咀裡送,田野上剛剛摘下的竹筍和蔬菜,還有安陽溪的黃鱔魚蝦,喝酒品茶吹牛……。哪怕天空飄着雨,減不了我們一顆如火焰般的興緻。

來到武夷山,雖然正逢雨季,但這三天天清氣朗,四處碧壟如煙,纖塵不染,果然是名不虛傳的名山。地靈人傑,這裏誕生了南宋理學家朱熹以及我的至愛,一代詞家北宋柳永。

對於祖國的認識,我素來僅從中國歷史地理上得來的認知;這一次跟着朋友穿州過省,真是最貼地氣的一次,原來福建武夷山和安徽黃山這麽近,坐着火車一個半小時就到了,甚至還經過了江西省,天啊!這是我夢裏的神州啊!父親!父親!你聽到了嗎?我替你回到了大陸。這是你朝思暮想心心念念的故土啊!

IMG_3837.jpg

我們避不開大時代,一代人有一代人生活的軌跡,我總覺得,國家民族虧欠了他們那一代人,既然已經無法補償,我們這一代人就應該活得好好的,活出精彩豐盛,然後為他們的時代寫下故事,要讓子孫記得那不可遺忘的一段血淚史。

我們從武夷山順利到了黃山,由於連日大雨,無法上黃山,只能到附近的景點走走看看。在黃山的山腳下,遠近濃淡的青山綠水稻田旁,竟是國家前主席胡錦濤的祖籍地!隱約可看出遠處一條龍脈高低起伏而來藏於水。

一些小販販賣胡家辣椒醬和胡家餅,回到內地,發現人人想發財,處處是商機,想起香港啊!由於這個夏天亂象頻生,商店關門外資撤走,股市下滑,外國政府勸諭本國人民不要到香港,列為危險地區。

這一顆東方之珠,是不是被風暴捲進了海港?什麼時侯才能見「她」重新綻放光芒!會嗎?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