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景祥:中美貿易戰:一場史詩級鬥爭的序幕

2019-08-05
宿景祥
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研究員
 
AAA

eeeee.jpg

上月底,習近平主席和特朗普總統在日本G20峰會期間會晤,同意重啟貿易談判,並停止加征關稅,從而避免了中美貿易戰的進一步升級,兩國關係的緊張氣氛也得到了些許緩解。

目前,中美兩國高層官員正在磋商醞釀談判計劃,以落實兩國首腦會晤達成的共識。白宮經濟顧問庫德洛表示,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財長姆努欽與中國國務院副總理劉鶴一直保持着接觸,雙方計劃將舉行數輪談判。對於談判的時間表、達成協議的最後期限,中美雙方都沒有向外界透露。

庫德洛還表示,不會在談判期間取消現有關稅,但希望中國能大量購買美國產品。這表明,美國並不打算與中國達成一項公平的協議,其真實意圖可能只是在爭取時間,緩解貿易戰在美國國內引發的各種批評。

美國對中國發起的貿易戰給兩國都造成了損失,美國的直接損失甚至更大一些。據《日本經濟新聞》分析,貿易戰開啟一年來,被加征關稅的中國商品對美國出口額減少了14%,約為180億美元,佔中國對美國商品出口總額的3%。與此同時,被加征關稅的美國商品對中國的出口額減少了38%,約230億美元,佔美國對中國商品出口總額的15%。另據美國大豆出口協會報告,美國2017年向中國出口大豆3750萬噸,總額122.53億美元,但2018年只有31億美元,降幅高達74%。可以確定的是,只要中美不達成貿易協議,美國大豆就無法再像過去那樣進入中國市場。

中美貿易戰的前景,在很大程度上取決於美國經濟形勢的變化。據美國國家經濟分析局的數據,到今年6月,美國經濟擴張已達10年之久,追平了1991年至2001年的紀錄。去年美國經濟增長率為2.9%,是2015年以來最高的。今年一季度增長率超過3%,仍保持強勢。此外,美聯儲已連續9次升息,一旦經濟放緩,可以通過降息緩解。美國之所以能夠向包括中國在內的很多國家發起貿易攻勢,正是藉助了這一比較有利的經濟形勢。

但美國經濟確已顯示出放緩跡象,許多先行指標,如家庭消費支出、房地產銷售、製造業訂單、企業投資等都開始轉差,美聯儲也準備從下半年開始下調利率。一些銀行和大型投資公司的研究部門認為,到今年年底或明年年初時,金融市場將出現劇烈震蕩,美國經濟也有可能出現衰退。出於政治考慮,特朗普政府多半會在2020年美國大選之前尋求與中國達成協議,並在科技領域做出讓步,以便宣布取得一項「重大勝利」。

即使中美達成貿易協議,中美貿易戰也不會結束。實際上,這場鬥爭已經擴展到了科技、軍事、外交、文化和意識形態領域。預計在2020年美國大選之後,中美爭端將會重啟,屆時,有可能直接轉向技術領域,這是目前中美爭端的真正核心。特朗普身邊的新保守主義份子、對華強硬派堅信,中國在人工智能、網絡安全和5G等關鍵領域的進展,最終將顛覆美國在全球的軍事主導地位。

冷戰結束後,美國一直尋求建立一種單極世界秩序。在這種世界秩序中,美國將是唯一擁有主導權的國家,擁有世界資源的支配權,並通過金融資本控制整個世界經濟體系。為建立這樣一種秩序,美國採取了軍事入侵、代理人戰爭、經濟制裁、政權顛覆等各種手段,以消除敵人和對手,或迫使各國做出政治經濟讓步。近年來,隨着世界多極化的發展,美國對單極世界秩序的追求也比以往任何時期都更加公開,更加全面,也更加蠻橫。

單極世界與多極世界之間的矛盾是當今世界的基本矛盾。中國是多極世界力量的天然核心成員之一,中國的崛起,代表着世界多極化的客觀趨勢,為世界和平發展開拓着一條新的道路。美國謀求對世界的全方位控制,而中國倡導發展的哲學,強調「發展是解決一切問題的關鍵」。事實已越來越清楚,中美貿易戰遠遠不只是貿易爭端,甚至不只是中美兩國之間的衝突,而是單極世界與多極世界之間一場史詩級鬥爭的序幕。

 

文章原刊於《中美聚焦》。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