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道:拘捕的底線 做人的底線

2019-08-08
李道
資深時事評論員
 
AAA

LASER1.jpg

甲:買觀星筆,被拘捕是不合理!

乙:因為有傷人嫌疑。

甲:僅僅購買,還未使用,為何拘捕!

乙:這是否肯定了,使用的話就是合理拘捕?過去示威已見大量鐳射光束。

甲:......但,使用了也不一定傷人!

乙:這是否肯定了,傷人的話就是合理拘捕?過去示威已見大量襲警行為。

甲:......但,掟磚的也不一定傷到人!許多都是投向死物!

乙:這是否肯定了,只要蓄意並實質傷人就是合理拘捕?過去示威已見大量明顯針對的襲警行為。何況,破壞死物也涉刑事毀壞。

甲:......但,一切都是適可而止,至今還未有黑警殉職!

乙:是否到了鬧出人命,才是合理拘捕?其餘無論如何,示威者如何傷人刑毀都是合情合理合法?你的底線到底是甚麼?

的確,你的底線到底是甚麼?「底線論」,乃筆者近日大大高舉的一個價值。因為,做人做事都有底線,大家也必須為抗爭訂下底線。

按照以上對話,所反映的是黃絲本身都有底線。查第三組問答對話,亦是目前最多人講的,已潛藏了「不傷人」的底線。而在最後一組裡,筆者則假設了一般人的底線訂於「不殺人」,慶幸地現時應該無人膽敢逾越。可是,一旦局勢繼續惡化下去,實不排除這條底線也會崩潰......事實上,從上述對話反映,抗辯理由及底線往往會不斷後移......

只能夠說,拘捕是否合理,不同人有不同標準。就似所涉的,究竟是「鐳射筆」?還是「鐳射槍」?抑或是「鐳射電筒」?單單名詞的選擇已大異其趣。在香港,我們一向訴諸一個絕對公平、公道的機關一錘定音,那就是法庭。不是嗎?遇到爭拗,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便應找一個客觀、中立的第三者來主持裁決;否則,無論雙方如何爭吵下去,都不會有任何結果。這就是法治,也是香港行之有效的排難解紛機制。

「有甚麼留待跟法官說吧!」這是常見的電影台詞,也是尊重法治的適切說法。如果法官判被告有罪,則證明拘捕合理;如果法官判無罪釋放,則再批評「濫捕」不遲,道理顯淺不過。當中,法官自會作出全面考慮,包括「觀星筆」有否攻擊性、疑犯有否攻擊動機等;到底結果如何,目前尚未可知,但法庭必然會給出最公允的答案遺憾的是,近日香港法治精神已見崩壞,警方的執法既是受盡質疑,動輒糾眾包圍警署要求放人,甚至執行私法私刑;由此路進,若然法庭判決不合某方心水,某方是否又會糾眾包圍法庭要求放人?更進一步言,還柙之後又會否糾眾包圍監獄要求放人,甚而衝擊監獄強行救出囚犯?

以上固然都是假設,所要帶出的,乃各讀者為自己訂下底線了嗎?如果文宣要求糾眾抗爭,各讀者又會否不顧一切響應到底?當有人號召包圍警署、攻擊警署及警員,又或號召包圍法庭、攻擊法庭及法官,以至號召包圍監獄、攻擊監獄從而劫走囚犯,凡此種種,難道都無底線地支持參與?每一步各讀者均應深刻思考,這是否超越了自己的底線,這才是獨立及批判思考的應有之義。

「無底線抗爭」的後果可以很可怕,但我們各自都不應該及不能夠「無底線」的。

最後,作為一個汽車維修員,也不代表要帶士巴拿入球場。「佔中」時,有藍絲持刀走入人群,他自稱理由是愛吃水果「榴槤乜乜乜」,說法已被黃絲瘋狂戲謔;那麼,一位示威常客購買十支「觀星筆」,而環境證據又顯示示威者常常以此照射警員,即使法官的判決尚未可知,但其使用意圖只怕路人皆知……

自欺欺人、小學雞式強辯,只對圍爐取暖者有效,對法官和一般市民則是無效並令人反感的。不要明知故犯地顛倒是非、指鹿為馬,本身亦屬一個做人做事的底線,更莫說支持參與傷人、毀物的包圍警署集會了。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長期以來,新聞自由是港人最珍視的價值之一;但在過去兩個月,我作為記者,在遊行活動中就親身經歷了不少遭示威者恐嚇、要求「不要拍照」的場景。

    戴慶成  2019-08-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