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伯達:做人不能太毛孟靜

2019-08-08
李伯達
媒體人
 
AAA

MO1.jpg              

香港修例風暴燃燒了兩個月,局勢愈來愈嚴峻,示威遊行活動演化為極端暴力行為,用港澳辦發言人楊光的話:「手段不斷翻新、烈度不斷升級、破壞性不斷加劇,令人觸目驚心。」不斷升級的暴烈,霸王硬上弓的「三罷」,「革命」的口號,也令香港民意出現了一些調整,中央政府和特區政府開始轉守為攻,強力打輿論戰。

這場風暴之所以愈演愈烈,其中一個原因就是政府在輿論戰完全處於下風。在一般市民眼中,政府對於示威者提出的五大訴求(撤回修例、收回暴動定義、特赦抗爭者、成為獨立調查委員會追究警隊濫權、實行雙普選)毫無回應,毫無作為。特首因為推動修例的「原罪」,幾乎處於龜縮狀態,只在深宮以淚洗臉,不敢出來解釋哪些訴求已經回應,哪些無法做到,背後有何考慮。特區政府高層也只懂得發表網誌,當鍵盤戰士,躲在一旁。

五年前佔中期間每日都有「四點鐘許sir」,向市民闢謠及滙報相關情況。如今特區政府用巨額公帑養了二十萬公務員,關鍵時刻竟然沒有一個發言人出來見記者,簡直是荒腔走板。

週一(8月5日),林鄭月娥終於率領主要官員亮相,回應五大訴求,而且化被動為主動,對這場運動作出定性:「整個反送中事件已經徹底變質,抗爭者在顛覆香港,摧毀社會穩定,挑戰國家主權,也即在搞革命,所以政府必須要用更強硬的手段對付示威者。」財政司長陳茂波則引述數據,警告香港經濟面臨嚴峻挑戰及下行壓力。

林鄭還同時宣佈,警方將會每天舉行記者會,回應傳媒提問。6日,政務司司長張建宗、保安局局長李家超、路政署副署長吳偉強舉行跨部門記者會。

政府的出擊當然不可能馬上扭轉民意,但至少呈現積極的態度,也令抗爭者感到壓力。同(6)日,一群抗爭者組成「民間記者會」,「主攻」警隊,形容事件不斷升溫因警方執勤未能自我克制。警方則開記者會反駁,指出前線警員均確保有專業態度,並且痛評「將示威包裝成不合作運動,癱瘓社會,令市民惶恐。」

同樣赤膊上陣的還有北京。國務院港澳辦在香港回歸首次召開記者會,發言人楊光和徐露穎連續兩周走向前台,闡述對香港局勢看法,回答記者提問,也預示港澳辦記者會常態化。

8月7日,港澳辦主任張曉明、中聯辦主任王志民在深圳主持座談會,討論香港局勢,邀請五百名建制派領袖參加。張曉明警告,如果香港局勢進一步惡化,出現特區政府不能控制的動亂,中央絕不會坐視不管。這既是輿論戰的一部分,亦是對建制派下動員令。

中央和特區政府聯手強勢出擊,雖然不可能立竿見影,但搶奪了話語權。以京港同時痛斥示威者的口號「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為例,就讓反對派陷於被動。眾所周知,這一口號是本土派梁天琦喊出的。抗爭者發言人也不敢公開承認「港獨」,只稱不同人對該口號有不同見解。民主派會議召集人毛孟靜則稱,在她的理解中,「光復香港」代表反暴反黑,「時代革命」是要求香港得到被承諾的高度自治。

正如做人不能太王永平,做人也不能太毛孟靜。毛孟靜的辯解是蒼白的,荒唐的,可笑的。「光復」,就是「恢復故國」、「收復失土」的意思。國民政府在二戰之後從日本手中收回台灣,就設立「台灣光復節」。中國政府在1997年已從英國手中收回香港,如今還要「光復」,英文口號叫「Free Hong Kong」,與「Free Tibet」如出一轍,說白了就是要「脫中」。

這是和尚頭上的蝨子——明擺著。如果還嫌不夠,「革命」二字就更坦率了,《現代漢語字典》對「革命」的定義就是「用暴力奪取政權」。毛澤東有句名言:「革命是暴動,是一個階級推翻一個階級的暴烈的行動。」

香港人即使對現行制度有諸多不滿,但真的希望用「革命」的方式來改變嗎?真的沒有想過「革命」的代價嗎?這正是毛孟靜睜眼說瞎話的原因。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長期以來,新聞自由是港人最珍視的價值之一;但在過去兩個月,我作為記者,在遊行活動中就親身經歷了不少遭示威者恐嚇、要求「不要拍照」的場景。

    戴慶成  2019-08-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