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潤恬:北京動口不動手 香港社會接招嗎?

2019-08-12
 
AAA

BB.jpg

針對香港局勢,中國國務院港澳辦至今已經開了兩場記者會,旨在向不同崗位和立場的香港人喊不同的話,引導香港特區政府、警察和市民正確判斷時局並自行收拾局面,免得需要大陸直接動手。

香港抗議活動已延燒多日並幾乎接近沸點,諸如塗鴉國徽等行為,按港澳辦首場記者會的說法已經觸碰「一國兩制」的底線。儘管如此,北京仍然按兵不動,選擇優先讓港人治港。這種戰略耐心和剋制,說明北京非常在乎出兵出警對香港和大陸的負面影響。客觀呈現出來的結果是,北京目前的處理尊重了「一國兩制」精神中的「兩制」。

然而在引導「港人治港」的過程中,港澳辦針對香港不同群體發出不同信號,這對於香港既有的社會分化,會起到彌合還是拉大的作用,有待觀察。

針對香港政府和警察,港澳辦重申堅定不移、毫不動搖地支持他們,毫不保留地肯定他們的工作。港澳辦還向特區政府、司法機構和警隊發出明確的政治指令,不能對暴力違法手軟。

這個信號的積極作用在於鼓舞香港公務員和警察的士氣,給他們恢復香港正常運作的動力,同時也意在安撫建制派和不想香港亂下去的市民,表示大陸依然是香港強有力的後盾。

不過示威者對特區政府施政的不滿,以及在7·21元朗事件上對香港警察執法的不滿,則沒有得到港澳辦發言人的充分回應。香港政務司司長張建宗此前曾嘗試通過表示願意就7·21元朗事件道歉來安撫民心。這種平息社會情緒的嘗試,在港澳辦表態之後短期內多半不會再現。

港澳辦也向被貼上不同標籤的香港市民,發出不同的信號。

在上周的首場記者會上,港澳辦發言人楊光表示堅決支持「愛國愛港人士」捍衛香港法治的行動。之後就有「愛國愛港人士」把被丟下海的國旗兩次重新升起的行動。這種標籤的問題在於,許多香港市民也是以愛港和守護法治的名義參加遊行示威,如果雙方為了爭相證明自己更愛港而採取越來越過激的行動,那可就沒完沒了。

楊光在前天的第二場記者會上再次表揚「愛國愛港人士」,並動之以情地呼籲香港市民站出來守護家園:「要像那位在機場堅決拒收示威者傳單的白髮老者那樣,拒絕無知、偏執和凌辱」「要像急匆匆趕往上班地點的工薪族一樣,向那些扒住地鐵車門、阻止列車行駛的破壞分子發出怒吼」「要像慈愛的阿媽一樣,把自己的充滿莫名憤怒的孩子領回家,並心疼地數落一句,你見過那些天天鼓動年輕人搞暴力襲警的大佬們,他們的孩子也這麼幹嗎?」

港澳辦前天首次把示威者區分為前台的激進暴力分子,居中被誤導、被裹挾的善良市民,以及幕後的「反中亂港」勢力。中央對居中且屬於多數的示威者所做的定性,是向他們釋放了極大的善意,鼓勵他們回頭是岸,別再支持抗爭,希望以此使抗爭因缺氧而自然消亡。

團結一切可團結的力量,這在中共革命和統戰歷史上是行之有效的策略。在香港局勢亂成一鍋粥、眾說紛紜之際,中央出來為事態定性和定調,闡明原則底線,或許有助於讓部分市民更清楚自己應站在哪一邊。

不過這也可能意味,以分化市民來實現止暴治亂的代價是——香港社會進一步分化。特區政府沒有了放軟姿態跟示威者協商的機會,警察有了嚴懲暴力犯罪的指令後執法時更不會手軟。許多市民上街遊行本來就是因為擔心中央「有形的手」過多地伸入香港司法或政治制度,如今看到中央把香港人區分為「愛國愛港」「反中亂港勢力」來對待,可能會理解為這是大陸又一次衝擊他們作為香港人的身份認同感,因而產生更多抵觸情緒。

怎麼糾正部分香港市民對中央的猜疑,挽回市民對港府和警察的信任以破解僵局,是今夏考驗北京和香港領導人智慧最大的難題。

 

文章原刊於《聯合早報》。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長期以來,新聞自由是港人最珍視的價值之一;但在過去兩個月,我作為記者,在遊行活動中就親身經歷了不少遭示威者恐嚇、要求「不要拍照」的場景。

    戴慶成  2019-08-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