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順傑:韓國瑜累了?誰不是呢?

2019-09-02
 
AAA

17d5fbfbbeb9fa22a3be84165538f92a.jpg

高雄市長韓國瑜去年底上任以來,每個月都堅持到基層民眾家過夜,了解各行各業小老百姓的生活狀況,「苦民所苦」。前晚,韓國瑜原定到一個新住民家夜宿,但因身體不適臨時取消,引發外界好奇:韓國瑜是不是累壞了?

自從獲得國民黨提名成為總統參選人後,韓國瑜便開啟「平日市政,假日國政」的競選模式,一方面藉此消弭外界,尤其是民進黨對他忽略高雄市政的批評,另一方面則是希望以市政表現,作為他競選總統的最佳輔選工具。

但一個多月下來,韓國瑜的方法已證明難以為繼。

首先,政敵的攻擊可沒「平日和假日」之分。套用韓國瑜的說法,「黑韓」已儼然成為一條產業鏈。不論是失言、打麻將、酗酒、學歷、婚外情、不批公文、農舍違建,甚或是在演講中使用中英文夾雜的「晶晶體」(源自台灣名媛李晶晶),各種「黑韓」指控鋪天蓋地,讓市政繁重的韓國瑜窮於應付。

除了民進黨的圍剿,瀕臨破局的國民黨內部整合,也令韓國瑜疲於奔命。

雖然黨主席吳敦義已多次強調,不可能陣前換將,但媒體上「換瑜」聲浪越來越大,加上鴻海集團前董事長郭台銘和前立法院長王金平各懷鬼胎,韓國瑜的「藍營新共主」寶座還沒坐熱,如今已岌岌可危。

眼看韓國瑜腹背受敵,不忍丈夫一天比一天消瘦的李佳芬,最近忍不住吐苦水,一面抱怨黨中央「沒幫忙」,一面懊惱自己當初沒對韓國瑜重返政治的決定狠下心說「不」。

然而,若要為韓國瑜的困境究責,韓國瑜自己不是沒有責任。

當出任市長不久的韓國瑜,明知缺乏正當性,卻在支持者的鼓吹下起心動念,參選總統的那一刻,就註定他必須承受一切煎熬;當韓國瑜以「愛與包容」,變相默許鐵粉和挺韓媒體對黨內對手群起攻之,就註定他難以挽回郭台銘和王金平等人的信任;當韓國瑜在高雄市長選舉期間婉拒藍營大老站台,營造出非典型的「韓流」,就註定國民黨中央輔選有氣沒力,派系諸侯紛紛與他保持距離。

所以,韓國瑜若累了,情有可原,但累的又豈止他一人?

當然,真正該喊累的,或許是那些早已看淡政治的台灣選民。

經過六次總統直選、三次政黨輪替,習慣民主環境的台灣民眾早已看破政治人物的手腳,對傳統政治鬥爭和派系利益分贓厭倦不已。這也是為什麼台灣藍綠政治版塊逐年縮小,務實的中間選民日益擴大的主因。

然而,他們每天卻仍不斷被政客相互攻訐、爾虞我詐的選舉新聞疲勞轟炸,終日困在選舉的團團迷霧中,對台灣何去何從毫無所悉,也無能為力。

親藍的《聯合報》昨天就發表評論指出,在藍綠兩大陣營中,「一方(指國民黨)連最基本的隊形都擺不出來,另一方(指民進黨)則除了『很會選舉』就別無長處」。評論感嘆,台灣選民「能不悲哀嗎?」

的確,從最近的選舉走勢來看,在攸關台灣生存與發展的兩岸議題上,不少選民似乎已經被擅於操作「抗中牌」的民進黨政府綁架。在「辣台妹」蔡英文的再三渲染下,「芒果乾」(取自「亡國感」諧音)已成為時下青年的流行用語,「2020可能是台灣最後一場有意義的選舉」則成了普遍憂慮。至於蔡政府未來對兩岸僵局有何解方,早已不是重點。

而當藍綠皆不爭氣,選民原本還可寄望號稱「白色力量」的台北市長柯文哲。但幾年下來,這位政治素人也在台灣政治的惡性循環中,現出了原形。一邊痛罵藍綠政黨,一邊卻自組政黨;昨天才跟台灣首富郭台銘眉來眼去,今天再對親民黨主席宋楚瑜擠眉弄眼。柯文哲的左右逢源,無非是掩飾他機關算盡、政治角力的甜蜜外表。

面對如此政局,任誰看了都累。

 

(記者是《聯合早報》台北特派員)

 

文章原刊於《聯合早報》。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