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鈺成:信心全面崩潰,亟須厲行改革

2019-09-16
曾鈺成
立法會前主席
 
AAA

hk.jpg

社會秩序是靠人們自願接受制度的約束而維持的。當人們對制度產生懷疑以至敵視,抗拒制度對個人的約束,社會秩序便會被破壞,以至盪然無存。目前這場政治風暴,正在摧毀人們對制度裡的幾乎每個方面、每個環節的信心。

政治風暴  摧毀信心

市民對政府失去信心,不相信政府「執政為民」,會維護市民大眾的福祉。他們認為政府不肯虛心聽取市民的意見,對市民的訴求置諸不理。在政圈中,反對派懷疑政府做每件事的背後動機,採取全面不合作態度;建制派則懷疑政府的管治意志,害怕「跟車太貼」,對政府的決定每有保留。

市民對政黨失去信心。建制派政黨成為政府的附庸,跟政府綑綁着一起失去民眾的信任。至於反對派政黨,人們只看到他們跟在抗爭者的背後,找機會「抽水」;市民同樣不能把希望寄託在他們身上。

市民對傳媒失去信心。社會兩極化,傳媒都歸了邊。「客觀」、「中立」變成罪惡;煽動偏激、鼓吹仇恨,甚至有意發放假新聞,反顯得大義凜然。所謂「第四權力」,已失去了提供真實資訊和理性分析的功能。

很多市民對警隊失去信心,不再相信警隊是可依靠的除暴安良、維護法紀的力量。發生衝突時,他們不會聽從警務人員的指令或勸告;警隊採取執法行動時,他們不肯合作;自己的安全受威脅時,他們不敢報警求助;他們不相信警隊發放的訊息,懷疑警隊有很多不當行為不敢公之於眾。

很多市民對教育制度失去信心。「黃營」認為教育當局向學校和教師施壓,限制學校裡的思想言論自由;「藍營」則認為政府放任,教師放肆,國民教育被抵制,通識科教壞學生。5年前的「佔中」和這次反修例示威,都有大量青少年學生參與,就是「教育失敗」的明證。

不少市民對司法制度失去信心。在動亂中出現的大量違法行為的檢控和審訊,對律政司和法庭構成很大的挑戰;不同陣營都按各自的立場作政治演繹,質疑檢控和審訊的獨立性和公正性。

信心崩潰  如何挽回

對制度不信任的不單是「黃營」反對派;本來應是親建制的「藍營」,也對現有制度的多個部門有極大的不信任,其中最明顯的是傳媒、學校和法庭。連鐵路公司、航空公司和商業機構,都因為不同原因分別遭到兩個陣營的攻擊。可以毫不誇張地說,香港的制度,已陷入社會信心全面崩潰的局面。這是為甚麼許多在常態社會裡不能容許的行為例如隨意堵塞馬路、搗毀公共設施、辱罵警務人員、欺凌警察子弟等,現在幾乎天天發生,成為我們日常生活的一部分。最近的發展,是兩個陣營在公眾場所同時舉行互相針對的大規模集體活動,無法控制的衝突場面可能愈來愈多。

這樣的局面,還要維持多久呢?怎樣才會結束呢?看來沒有人知道答案。更重大的問題是,在「止暴制亂」之後,香港怎樣重建制度,挽回已崩潰的社會信心?

上世紀香港經歷了六十年代末的社會動亂之後,英國政府派來當總督的麥理浩,推行了一系列重大社會改革,遍及房屋、醫療、教育、福利、交通、廉政、警務和公務員制度,使香港蛻變成為一個現代化城市,經濟、社會和民生都面貌一新。

事隔50年,香港在眼前這場風暴過後,也同樣需要全面的、大規模的改革。但這場未來的改革,又可以由誰來發動,誰來領導呢?

 

文章原刊於《am730》。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