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言:在「爆眼少女」沒爆眼後那些我們要追問的問題

2021-05-25
承言
時事評論員
 
AAA

WhatsApp Image 2021-05-25 at 10.17.35.jpeg

據《東方日報》24日的報道,在2019年「修例風波」中受傷的「爆眼少女」,原來早於去年已離港赴台,其雙眼「炯炯有神」有講有笑的畫面更被人拍到。當我們回顧整個事件時,「爆眼少女」沒爆眼是意料之中,我們當然不能就此放過,社會應當追問「爆眼少女」為何說謊,而當局則應當追查利用「爆眼少女」而煽動違法活動的人和機構。

事發於前年8月11日晚,負責救傷的一名女子在彌敦道近尖沙咀警署的衝突現場中,右眼被異物擊中受傷,血流如注,及後被送院治療。該女子聲稱被警方發射的布袋彈打穿眼罩所傷,此後該女子被反對派媒體和反對派政客封為為「爆眼少女」,並圍繞她的形象製作許多文宣,成為修例風波的抗爭符號。

儘管事件從一開始就充滿了疑問,引發社會熱議,但這並能不阻礙黑暴勢力藉此為機會,煽動社會仇警情緒,並緊接著發起百萬人包圍香港機場的機會。毫不誇張的說,「爆眼少女」事件將修例風波推上高潮。及後,黃絲教育界更連續發起學生參與的聲援「爆眼少女」的活動,而相關事件也引發國際社會的關注,讓特區政府承受巨大的壓力。

事實上,從國外的顏色革命就可以看出,幾乎每一場顏色革命都會有如此的劇本,即一位「平民」受傷甚至死亡,運動發起者藉此煽動社會情緒,從而推動社會運動,讓人記憶猶新的就是烏克蘭2014年的社會運動,彼時有示威者被人射殺,從而讓引發民眾對當局的不滿和對示威者的同情,引發更大規模的衝突。

當我們回顧「爆眼少女」的事件,先不論兩年多來公眾自始至終都見不到「爆眼少女」真身,再到其拒絕提供給醫療報告等等,「爆眼少女」沒有「爆眼」其實是意料中的事情。現如今,「爆眼少女」沒有爆眼,讓當時聲援「爆眼少女」的人感到尷尬。然而,筆者深信許多人從一開始就是裝傻罷了,有不少人更是寧願上當,以「爆眼少女」作為藉口來參與運動,從而佔據道德制高點。

儘管事件已過兩年,「爆眼少女」也已經笑著去了台灣,願意被「爆眼少女」欺騙的人們可能只是覺得小事一樁,當自己笨。但「爆眼少女」的事件對社會造成的傷害到現在都是難以挽回的,事件對警方聲譽的傷害,對社會造成的撕裂,對經濟民生造成的破壞,對香港國際形象的衝擊,這些賬都應當好好算一算。

現在,我們有許多事情需要釐清:一,「爆眼少女」背後還有誰,僅僅憑她一己之力是無法對抗執法部門的調查;二,利用「爆眼少女」發動機會的人、參與者、政客,乃至媒體,他們在整件事情發揮的作用是什麼;三,當時聲援「爆眼少女」而發起的集資,資金去向如何,現如今「爆眼少女」沒有爆眼,相關的行為是否已經觸犯欺詐等等。

當局應當運用法律的武器,讓「爆眼少女」以及「爆眼少女」事件中發揮積極作用的任何人和機構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